近在咫尺(二十一)
201/1088

近在咫尺(二十一)

  我的视线就这样被那一抹红色锁的死死的,它若是存在,也就意味着那个旋转的血阵依旧还在继续。

  可是,可是这一切才是最奇怪的,因为,因为那原本停顿在血阵中间的那只乌鸦,此时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死在了我的面前。

  九娘的魂魄也终于从那乌鸦的身体之中飘荡着出来了,回到了那个白色的装着石头的荷包里。

  我抬眼看着天幕的雪,还有在雪中岿然不动的允舒航。

  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了,害怕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再也不能用他深邃地双眼温柔地凝视我。

  和我的茫然无措截然不同,一旁的灵医在那只乌鸦彻底断气之后,提着它的尸体唱着一阵古怪的调子来到我的面前。

  我戒备的看着他,一边笼着袖口后退,“你要做什么?”

  灵医毫无杀伤力的看了我一眼,笑着问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我一脸戒备的继续后退,“不管你要做什么,可以把手中的乌鸦放下么?”

  灵医一脸坏笑:“你觉得这可能么?”

  我只好认命的摊着手掌叹道:“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灵医手中提着一只死乌鸦,在寂静的空气中喊了一声“逐月!”话音落下,马儿拔腿而来,他却一个璇身带上马背,还不忘把那只死亡的乌鸦丢到我的怀里。

  我的身子在马背上猛地僵住,满脸嫌恶道:“灵医,你,你要我抱着死的乌鸦,是要诅咒我么?”

  灵医立刻上前捂住我的嘴巴道:“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你可不能死啊,九娘还阳的希望还寄托在你的身上呢!”

  我看她的神色及其认真,却还是茫然的指着怀里的乌鸦道:“这个,可以扔了么?”

  灵医的眸色黯淡了片刻,低声对我说:“那可不行啊,它可是九娘的大功臣。”她静静的开口说:“我们一定要厚葬它。”

  我抬眼看着灵医,实在不明白她在面对这样一只乌鸦的时候究竟是怀着多么崇拜而敬畏的心情,四处都是茫茫的雪,我的手抓着那乌鸦的双脚,颤颤巍巍道:“藏在哪儿?”

  灵医凝眸想了片刻,目光看着雪地那一片逸散的红色低声道:“来不及了,你抱着乌鸦往南,快些离开。”

  我依然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却听她说:“快,快走!”

  逐月在我的面前一声长嘶,我伏在马背上,这才看到一旁的允舒航依旧是纹丝不动,我立刻有些慌了神,对着灵医道:“如果,如果他有什么不测……”

  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子冲着我笑,笑声爽朗无比:“能有什么事呢?他是个活人,如今又被隐魂了,断然不会被招魂师寻去献给骨鬼的。”

  “倒是你啊!”她的手臂缓缓地绕过允舒航的脖子道:“你是逐月承认的人,以后就是它的主人,你可要对它好一点,千万不能让它回来寻我诉苦。”

  我听着灵医的话,急忙出声打断她:“停停停,我怎么觉得,你就像是临终托付?”

  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那四个字,可是,在我看到那张有些苍白地容颜的时候,这是我心底最真实的感觉。

  谁知灵医在听到我的话之后,果然在我的头顶狠狠的来了一个板栗,我哎呦一声,就听她呵斥道:“且不说我不是人,在灵界,我这样的年纪……”

  我急忙拱手道:“我晓得,我晓得,青年才俊,青年才俊。”

  灵医白了我一眼不说话。

  在冰冷的破风声响起的那个刹那,灵医的手指在允舒航的耳畔弹了两下,他的眸光立刻变得闪烁起来,唇角的血丝却依旧让人心疼。

  我看着灵医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周围的一切,最后把视线落在了被逐月驼回来的那个男人身上他伸手将男人身上的蹀躞带抽空,让他敞开衣衫,躺在雪地里。就在我根本不知他究竟意欲何为的时候,他将那蹀躞带放在了允舒航的身上,上面的玉穗还在一个劲儿晃荡。

  后来的后来,允舒航也挨了几个板栗,悠悠缓缓的抬起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问灵医道:“前辈,我们是成功了么?”

  我骑在逐月背上,闲庭信步的问:“你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吗?你……”

  允舒航的眸光中没有半点惊讶,低声重复道:“我被隐魂了。”

  我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听允舒航的语气,这隐魂对于他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不是让他害怕的事。

  我听着他气定神闲的怎灵医:“前辈帮我隐魂,是因为担心招魂师觊觎我一个中原之外的人?”

  灵医毫不遮掩的冲着允舒航点头,转瞬间那娇艳欲滴的唇瓣,贴上他的耳垂,传递着近乎呢喃的秘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