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十八)
198/1122

近在咫尺(十八)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猛地惊了一下,下一秒,灵医手中的簪子缓缓的插进了我的发的瞬间,一个巨大的火团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

  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诧异道:“灵医,那一批是什么人?”

  我没有得到灵医的回答,眼前蓦地一道白光闪过,我的身子立刻轻飘飘的飞起来。

  定睛一看,那一声白衣的琉璃色瞳孔正在专注的凝视我,盘腿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气定神闲。

  大约过了一碗茶的功夫,眼前的一片白光缓缓归矣的退了,我的视线中,依旧看着那个身姿绰约地女人,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我隔着一天一地的大雪茫然看着他,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我垂落的长发上。

  我的头靠在允舒航的肩膀上,长发垂直而下,如同一条黑色的丝绢,偶尔有燃烧的火球从我的身边堪堪擦过,却始终不能伤我分毫。

  就在我暗暗庆幸自己有上帝保佑和死神擦肩的时候,允舒航突然间一个飞身落地,我的耳畔一阵冷风刮过,冷不丁让我打了个哆嗦。

  发间的钗子不被察觉的晃动了两下,灵医突然伸手,拨动了钗头的那颗小小的白珍珠,低声道:“丫头,你这钗……”

  我诧异的看着她:“钗怎么了?”

  “没有什么。”灵医伸手捋起我的头发道:“等你及笄时……”

  灵医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听到耳畔呼啦一声,还没等我做出防备,头上方才插好的珠钗被那凌风猛然一带,掉在地上。

  我的身子顺势来了个凌空旋转,根本站不住脚,然而也是在那一刻,那固定我头发的珠钗也彻底离我而去。

  我听到了空气中轻微的破风声,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雪,几乎低的微不可闻。

  我猛地一缩脖子,低声问道:“灵医,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灵医抬头,口中吐着白气,立于一片银白的天地之间:“要送命的人。”

  我听了灵医的话,只是平静的扯了扯唇角,似乎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

  允舒航看了一眼我垂落的长发,低声道:“还当真是一帮不要命的。”

  乌黑的发丝在瑟瑟的寒风中吹的纷飞,就在我感觉眼前的视线要被长发遮挡的刹那,允舒航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阵风般离开我的视线。

  我怀着十二万分的诧异凝视他,眸光因为隔着雪粒子变得有些迷离,只见那少年依旧是长生玉立的模样,银白色的面具下只露出一双琉璃色的瞳孔和凉薄的唇。

  他看着我,突然笑了,手心握着一个淡青色的簪子,轻声的说:“过来,戴上。”

  我埋头思索了好一阵,猛然想到自己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变得披头散发,于是也没问那簪子的来处,伸手就要去接。

  然而就在簪子入手的那个瞬间,我浑身突然如同触电一样的颤抖了一下,仔细一看,原来那簪子居然是一支刻着卷心草花纹的玉簪,只是那工艺粗制滥造明显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我看着那簪子许久,朝着允舒航弯了弯唇角道:“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你且把簪子给我吧。”

  簪子入手,簪头的触感有些突兀,我正要拿着它将就着往头上插下去,身后突然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悄无声息的帮我挽起头发,低声道:“是我疏忽了,丫头,你可会怪我么?”

  我转头看她的时候,她的一双修长的手指正微微弯曲着,如同梳子一样的穿过我的发丝,我的长发绕过他的指尖,他开口问道:“就快要长发及腰了,可有心上人了么?”

  灵医的话,让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长发穿梭,最后落在头顶,然而就在落簪那一刹那,我的头顶一阵刺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刚要开口突然听到灵医的声音中透着惊喜:“丫头,你这……”

  我闻言微微仰头,诧异道:“怎么了?”

  诧异的眸光还没有从我的脸颊褪去,灵医弯曲的手指猛地触到我头顶的一点,片刻之后,我感觉到一只修长的手拨开了我的发,允舒航声音清朗无比:“前辈,不要弄疼她……”

  然而那一刻的灵医,对允舒航的话语全然不顾只冲着允舒航摆手道:“年轻人,你过来。”

  身穿白衣的少年依言过去,我终于也按耐不住好奇心,抓着他的胳膊道:“阿藏,你告诉我,我的头顶有什么?”

  头顶的少年缓缓一笑,笑容融化在冰寒的天幕之下,他的手指停顿在我的肩头,声音低低的,仿佛是遇见了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他告诉我,我的头顶长了一颗红豆大小的朱砂。

  我闻言松了一口气,抬手虚按在头顶问道:“哪儿呢?我怎么不晓得自己头顶还有这种东西。”

  允舒航闻言轻轻一笑,“就算是二郎神也看不到自己的头顶,你怎么可能……”

  话说了一半,他突然笑得玩味:“你这朱砂要是再往下,刚好落在额头正中央,你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我听了允舒航的话,略略沉思过后,突然一跃而起道“还菩萨呢,我现在根本就是泥菩萨过江……”

  可是,过了片刻之后,我就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我在现代生活十几年,亲妈怎么没有发现我头顶的朱砂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