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十三)
193/1149

近在咫尺(十三)

  我闻言心中一愣,我们对此地人生地不熟,去哪里寻找村庄,又如何知道村庄中是否新丧?

  允舒航俯首看我,唇边笑容荡漾:“你担心这个做什么,自然有人同我们一道启程。”

  我四下打量一番噗嗤一笑:“你也不是没有看到,这四周除了我和你,哪里还有——”

  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声音猛地停住,眨巴着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允舒航道:“不是吧,他?”

  允舒航抬眼,似笑非笑道:“你等着就是。”

  我抬眼继续凝视他,“等谁啊?”

  允舒航沉吟片刻,低声道:“两个总会来一个。”

  我的眼中透着一股子错愕,压根不晓得允舒航口中的两个来一个是几个意思,于是只能撑着头,静静的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视线中飘飘忽忽地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那女人身子曼妙的如同从洞中盘旋而出的蛇,她微微抬起光洁的下颌,低柔的笑,她说:“丫头,我回来了。”

  我抬眼蒙圈着看了她好半天,后知后觉的磕巴道:“你……灵医?”

  “没错。”女人微微一笑,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就是我。”

  “你……你怎么又……”我用一种鱼刺卡喉的表情诧异的看着她:“你就不能正常点么?”

  灵医仿佛受到了巨大的质疑一般,看着我很没底气的开口:“胡说什么,我哪里不正常了?”

  我闻言扑哧一笑:“正常,你正常,有人一天到晚转换自己模样的么?”话才说完,我又在后面加一句:“简直雌雄难辨啊!”

  谁知灵医闻言,朱唇轻启:“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于是,我就直接为了她这突如其来的女子装扮静默着不知如何接话了。

  打破静默的是来自允舒航的一声询问,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抬眼看了一眼灵医,十分配合的用一双蒙圈地眼睛继续道:“前辈,这附近可有村庄?”

  我这才在允舒航的话语中突然间想起有关那喜摩的事情,猛地抬起头,我的眼神变成了一片艳羡的柔和:“灵医,你老人家真有奉献精神!”

  灵医闻言,脸上蓦地染上一片红晕,嗤笑道:“好你个小丫头,居然敢说我老,你可知道,依照我现在的年纪,我在灵界根本就是青年才俊?”

  我“啊!”了一声,眸色惊讶道:“灵医赎罪,小女子才疏学浅……”

  “浅”字还在喉口不曾落声,突然听见身后一阵凄厉惨叫,那省心沙哑沉闷,根本不像是活人的。

  还没等我反应,眼前突然有一个什么飞速而过,我瞪着眼睛,刚要开口说一个“阿”,头顶蓦地一片白云现下,我感觉一双温暖的手抱着我,正在不知疲倦的飞快跳跃。

  好不容易终于停下了忙乱的脚步,我还以为终于有空喘口气了,那知道允舒航突然身影一闪,将我按在马背上。

  我喉头一阵呼呵,紧紧的闭着眼睛,颤颤巍巍道“阿藏,又遇见杀手了?”

  我说话的语气带着略微的颤抖,却也没有格外的惊慌,这段日子对于那些冷血杀手手里的刀,我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虽然已经努力的告诉自己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我感觉到握着我肩胛的手指已经让我几乎脱力的时候,我的心中依旧一片茫然。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我感觉到耳畔刮过的一阵血腥极重的风,允舒航的身子慢慢的压下来,低声在我耳边道:“别问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的脸颊贴在他的背脊上,手指滑过他背上叫不出名字的印花云纹:“我想知道啊,知己知彼才百战百胜啊!”

  允舒航的身体不被人察觉颤抖了一下,声音依旧平稳地如同无风的湖面:“雨儿……”

  “嗯?”我应他,“告诉我啊!”

  正在我心下疑惑着允舒航究竟是见到了什么不肯对我说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啪嗒一声脆响,灵医的咒骂随后也接踵而至:“天 杀 的,居然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待一个女子!”

  允舒航大约是听出了灵医话中强烈的不平等咒骂,也顾不上其他许多,只伸手将我的眼睛蒙住,一言不发来到了灵医跟前。

  因为我的眼睛被蒙住,压根就看不到眼前两个人的表情,耳畔冷风阵阵,夹杂着灵医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未见过这样作贱女人的,明明是一刀毙命,居然还把脸划了……”允舒航不说话,帮着灵医将女子翻了个身,我听见那修长的手指和雪地发出的轻微摩擦声,下一刻,灵医的后头发怵了一阵猝不及防的哀声。

  我被那声音吓得一阵颤栗,急忙伸手对允舒航道:“究竟怎么了,灵医究竟怎么了?”

  此时此刻,在我面前一直波澜不惊的允舒航的喉头也变得有些哑瑟,却也当真没有落下那双覆在我眼睑的手:“雨儿,你见不得。”

  我闻言心中一惊,虽然之前的很多次,面前的这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都同我说过:“见不得。”可是,他的声音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我将身子靠近他,点头道:“阿藏,我不看,我不看就是,你告诉我……”

  允舒航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叹息道:“是个女子,被……”他的喉头如同被火灼烧一般,艰难道:“被人划破脸颊,去了……去了 椎骨……”

  我的头顶顿时像一道响雷炸开,“去了 ——椎骨?”

  喉头一阵强烈的呕吐被压制下去,我缓缓抬头,低声道:“她的身体没有脊骨岂不是……”

  “女子内脏完整,无外力打击痕迹,无撞击痕迹……”灵医的干涩的声音缓缓而起:“她是在行走过程中,被人从背后伤喉。”

  “但这不是女子的致命伤。”灵医的声音继续夹杂着冰冷的风雪响的突兀:“凶手乘她苟延残喘,爬行在地的时候,取走了她的椎骨……”

  灵医的话,让我的耳中轰鸣,终于伸手搂住允舒航的腰,声音细若蚊吟:“取……椎骨?”

  允舒航缓缓地回头,身上的白色斗篷突然如同脱了壳的鸡蛋一样滑落下来,他按在我眼前的时候变得有些颤抖:“所以让你不要看的。”

  我的睫毛摩挲着眼前男子的掌心,我想,一定轻微有些痒。

  我听见灵医的声音平静的在耳边响起:“这绝对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我感觉允舒航一下子将我的身子悬空放在马上,我感觉马后又多了些许的重量。

  后来的后来,允舒航告诉我,那个女子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被去了脊骨的后背被填充了大量棉软的雪块和干草整个身子就像是被棉花塞满的布偶似的。

  后来的后来,允舒航还说,他看到了她分明的肌 理,看到了清晰的刀口,唯一没见到的,是那一抹最具有代表性的——血。

  换句话说,这个被凶手杀害的女子,在死亡之后,凶手将她的身体进行了清洗和美化,除了——那张脸。

  最后的最后,我终于按耐不住性子,隔着允舒航披在我身上的大斗篷低声道:“可是,这一切也太出乎意料了,究竟是什么人划破可女子的脸,还要取走女子的脊骨?”我顿了顿,想到一个最不可能的答案:“那人,是一个骨骼收藏家?”

  可是话未出口就觉得事怪近妖。

  谁知灵医听了我的话,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道:“收藏脊骨?”

  他口中不断嗫嚅“收藏……脊骨……”

  就在那个刹那,我的眸底突然飘过一道白光,下一秒,仿佛自己置身于那幽暗的水泽深处,看到了那个目光幽冷的少年。他缓缓对我说:“云天河中有骨鬼,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在云天河的水面上唱着引魂歌,满载而归的招魂师……”

  不知什么时候,我冰凉的手掌突然被一双大手包裹,在这一天一地的冰雪之下,他的手掌也不可避免的冰凉,然而即便是这样,他的身上那一股子叫不出名字的清甜花香,依旧让人莫名的心安。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近他,小小声开口:“阿藏,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骨鬼是绝对不能离开水的。”身后灵医的声音淡淡的飘来,这面前的一切,很明显是人为……”

  我惶急脱口道:“目的呢?有谁会无缘无故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女子,而且……”

  而且,这手段还这样残忍。

  灵医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话,他平静的对允舒航开口:“我将尸体埋起来,你不用担心这丫头。”

  我一听他要就地解决尸体,急忙出声阻止:“灵医,别……你仔细看看尸体的伤口,凶手用的是什么刀?”

  灵医的手缓缓地触碰过那女子,突然仿佛触电一样的开口道:“骨鬼,居然有人用离魂术赶走了她的魂魄,把她的身体让骨鬼寄居了。”

  我踏在雪地的脚猛地一沉,整个身子也前倾,亏得允舒航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拉住。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