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十七)
197/1149

近在咫尺(十七)

  我伸手拂去落在肩膀地雪粒子,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对允舒航回话,只是抬眼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平静的摊开我的手掌道:“阿藏,我很好,我没有受伤……”

  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一双骨节匀称的手按了个猝不及防,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喷吐在我颈间的呼吸有些粗重:“脸都痛白了,你还告诉我你没事么?”

  那一声悠长的叹息从他的口中脱出,我的心中莫名的荡漾起一阵涟漪来,强忍着泪意干涩道:“阿藏,也许我真的逃不过……”

  “绝对不可能!”允舒航冰凉的手掌落在我的肩膀上,“上天有好生之德,绝对不可能让你一个活人为了冥婚变成死人!”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茫然开口:“我只不过是想要好好的活着,它却如同诅咒一样,随时随地。”

  允舒航闻言淡淡一笑,“你放心,总会有办法的。”

  我冲他勉强的扯了扯唇角,不再言语。

  允舒航见我的反应如此平淡,伸手将我的身子抱紧,低声道:“我会护着你的。”

  我闻言不觉苦笑,却见到允舒航的一双琉璃色瞳孔越发幽深。

  就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是被那双幽深的目光锁了魂似的,居然一时看的有些痴了。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少年的专注神情问道:“阿藏,是不是只有音辽人的眼才是琉璃色的?”我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继续道:“我看,你和阿渡的眼睛挺像的,生的极美,都是琉璃色。”

  允舒航闻言轻笑出声,“雨儿,我可是个男子,你居然开口说我美,让我……”

  我的大脑呼啦一转,正打算换一个字替代方才脱口而出的“美”,突然听他诧异的问道:“你说的阿渡,是什么人?”

  我略略思忖片刻,低声道:“是我在水云轩遇上的。”

  允舒航闻言侧眸:“我记得我在离开时,千叮万嘱要你不要出门的。”他平静的看着我:“你为何会……”

  

  我听出了允舒航的话语中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垂眸定定地看着他道:“我记得你同我说的话,我一直很安静的呆在水云轩里,只不过……”我顿了顿接着开口道:“后来水云轩里起火了,我的暖阁和那个殿宇相连,我要是不逃开,一定会丧命的。”

  允舒航闻言身子一沉,伸手更加用力的拥抱我,我看着他,周身的戾气突然暴涨低呵道:“怎么,对一个活人那么感兴趣么?还当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我在允舒航怀中躺的安静,头顶有偶尔掉下来的雪粒子,我突然想起那个说好和我们寸步不离的灵医来。

  “阿藏,为何只有我们?”我垂眸四下环绕,“灵医和烈影去了哪里呢?”话音落下,我看到允舒航缓缓抬手,低声道:“他们不适合呆在这里。”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着允舒航的这句没有解释的话,为什么,灵医和烈影不适合呆在这里,结果我只有一个结论——他们不是人。

  允舒航就这样抱着我在树冠上呆了一个时辰,我不知道他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在这期间,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权的好像是一滩烂泥。

  “再坚持一下。”允舒航的视线温柔的落在我身上,“灵医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

  我轻轻点头,沙哑着喉咙问道:“阿藏,你知不知道灵医究竟去干什么呢?”

  琉璃色的瞳孔看着我,缓缓摇头。

  我顿了顿,有些茫然的看着远处缓缓飘散的飞雪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灵医为何……”

  “他什么也没有说,我也就什么也没问。”允舒航平静的开口说话,唇边的梨涡荡漾开来。

  “不过,我想,她必须躲过魂链。”

  允舒航的一句话,让我的大脑仿佛走马灯一样的闪过许多的画面,就在那一刻,我突然间想起,我们还有一堆关于魂链的麻烦还没解决好。

  我抬头看着允舒航深沉的眼睛,低声道:“方位确定了没有?”

  “确定了。”允舒航伸手指了指在雪地上冻的瑟瑟发抖的那团黑肉:“只不过,能不能活着到,就要看她自己地造化了。”

  我看着蜷缩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乌鸦,低声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下去……”

  允舒航平静的看着雪地,放在我肩膀的手却没有半分松懈:“我门不能下去,至少不是现在。”

  

  我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口中吐着白气道:“好吧,听你的。”

  允舒航看了一眼我干裂的唇瓣,低声道:“怎么,还是很冷么?”

  我赶忙摇头道:“不,不冷了,只是现在,我感觉好渴。”

  允舒航闻言点头,二话没说开始往我的身体输送内力。

  我和允舒航达成共识,好好的在树上呆着等灵医归来,虽然我也不晓得那个有些不靠谱的家伙会不会因为烈影害怕魂链就不管我们了。

  我寻思着灵医的意图,看着天空愣愣的出神,却不知何故鼻端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血腥味道,伴随着一阵嘈杂的窸窣声,听的人心惊。

  于是,我在眼前又一次飞过那莫名的软体的刹那之间,飞快的脱下身上的斗篷还给允舒航,可是就在那斗篷重新落体的刹那,我的身子又被那白色的羽翼彻底包裹。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笔挺的背影,心下暗叹:“这速度,和闪电侠肯定有的一拼。”

  冰寒的空气开始逸散,我半闭着一双眼,感觉允舒航伸手折下一根树枝,心下好奇道:“这个能有什么用?”

  允舒航没有回答我,只是揽着我的肩膀,飞跃着躲开那柔软的攻击,一面缓缓开口:“你记得抱紧我。”

  我用力的点点头,就听见耳畔一阵强烈的无法遏制的撞击声,允舒航抱着我飞快的躲开,转瞬之间,我的眼前蓦地一片黑影。

  我诧异的问允舒航:“那是什么东西?黑乎乎怪吓人的。”

  允舒航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平静的回答道:“如果不出意外,是尸体。”

  我闻言头顶如同落雷,“尸体?!”

  允舒航的声音轻轻的似乎害怕吓到我似的:“你别看啊,尸体还是烧焦的。”

  允舒航的话音落下,我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允舒航伸手捋了捋我的后背道:“你……没事吧。”

  我的喉头呜呼两声,吃力道:“没事。”

  头顶一片冰冷的雪沙猝不及防的掉进了我的脖子,我突然听见眸底雪地里有一点亮闪闪的光。

  我缓缓地抬起头,低声问道:“阿藏,你看那是什么?”

  允舒航凝眸细看了许久,眸色突然变得冰寒一片,下一秒,他就像是见到了阿物似的蓦地惊呼道:“不好,有人要毁尸灭迹。”

  说话间,允舒航的身侧突然划过一阵劲风,下一秒,一个曼妙的身影像是一只白鸽似的,突然出现在我们视野的天空之下。

  谢天谢地,灵医这一次没有再改变他的模样。一见到眼前的人,我顿时心下一阵狂喜,急忙道:“灵医,烈影呢?魂链的事情,你们解决好了?”

  灵医也不同我废话,快步来到我的身边,不由分说就开始给我输送内力。

  我被那骨节分明的手掌打的猝不及防,一声惊呼出口,突然感觉头颅如同炸裂一般的疼痛起来。

  灵医同我在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丫头,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管闭目养神。”

  我闻言一阵心凉,我倒是也想安安静静的照做,可是头颅的疼痛让我根本就做不到。

  然而,此时的灵医也没有功夫去怜香惜玉,他迅速的拔下我头上的发簪,转身对允舒航道:“帮我抱紧这丫头,我倒要看看,她的身子里有什么古怪。”

  听到灵医的话,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我有什么古怪?我能有什么古怪?我这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家,唯一古怪的,就是三天两头总是和鬼打交道。

  没有发簪的固定,我满头乌黑的长发瞬间垂落了下来,然而此时,我却感觉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缓缓地插入了我的头发,他的动作缓慢而笨拙,却又似乎是轻车熟路,缓缓地将手指插入固定了我的发。

  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大约也让灵医有些惊讶,我听到那个妩媚的女人用一种娇柔的声音好奇的问道:“公子这是何意?”

  允舒航冷静的撇了一眼面前的人,声音低沉如落石的水花:“前辈恕罪,该女尚未及笄。”

  我闻言一阵惊讶,正在思忖着允舒航如何晓得我还没及笄的事,突然间想到我成日都是用玉簪和银簪插在头上,却当真没有束过发。

  “是我疏忽了,”灵医抱歉的冲着允舒航一声轻笑,转身又将一根簪子插回到我的发丝之间。

  然而就在簪子落下的一刹那之间,灵医口中的惊呼也几乎脱口而出——“丫头!”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