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二十六)
206/1121

近在咫尺(二十六)

  但那莫名的心安只存在了须臾的光景,我的头顶突然挨了一个板栗,下一刻,允舒航清冷的声音蓦地响在我的耳旁:“不过是个女儿家罢了,过了这样久也不晓得求助。”

  他抬眸定定的看了我半晌喉结上下动了动开口:“我若是不来寻你,你是打算一直呆在这里?”

  我的身子依旧是被一股莫名的力度拖着,自然也就没空理会允舒航的问话,然而就在此时,我耳畔的那个欲颠欲狂的女人,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左肩出神。

  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顺着那女人的视线落在我的左肩,当看到我鹅黄色的衣裙上晕染出的一抹不一样的湿润痕迹的刹那,他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整个人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

  他快步来到我的身边,急声道“你……受伤了?”

  我淡淡的撇过头,看着还在我怀里挂着的孩子低声道:“嗯,流了几滴血……”

  话音落下,我突然见到允舒航的眼眸变得阴郁,急忙伸手将他即将爆发的愠火压住,低声道:“我的伤口不要紧,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允舒航没有说话,手落在我肩头地玉钗上,我的声音放的很低很低,在他的耳畔小声问道:“你告诉我,你这玉钗是哪里来的?”

  允舒航闻言眸光一冷,瞬间如同万千海浪翻涌,他的嘴唇开合了半晌,终于有些心疼的对我道:“是……是我从那个女人头上取下来的。”我噗嗤一笑,眸色中没有半分惧意:“是那个已经死掉,被取了脊骨的女人?”

  允舒航见到我的神色没有半分的异常,转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似的看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上前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道:“你还当真是够胆大的,一个死人的头钗居然也被你光明正大俘虏了来,要是你遇上了个没有道理的恶鬼,你要如何收场?

  我兀自的开口对允舒航说话,他却许久不言,那双深邃地眼睛只看着那个在我怀中的孩子。

  我低叹一声,接着开口:“这孩子说我头上的钗子是她阿娘的,如今来寻我要回去。”我有些委屈的开口:“我这肩膀的伤口就是这家伙留下的。”

  允舒航静静的听着眸色中虽然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

  大约又过了片刻,他突然抬起头,只低低的对我说了一句:“忍着点疼。”伸手握住钗头,将那孩子刺入我肩膀的钗子拔了下来。

  直到那一刻,我才猛然间想起这几乎是一件事怪近妖的事情,没错,我肩膀的伤口是我怀中的孩子留下的。

  伤口薄而小,只在我的皮肤留下一个浅浅的血口,允舒航迅速刮开我肩膀上的衣服顿了顿声音变成的喃喃耳语:“我真的未曾料想,终究还是我来迟了一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他那只握着玉钗的手,低声道:“谁说来迟了,只要我还能站着呼吸,你就不算迟。”话落,我立刻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转头诧异的看着允舒航“是谁把你的阳火灭了,你怎么来这儿的?”

  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把玩着手中的玉钗,全然不顾已经披头散发地我,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就像是面对着神灵宣誓一样的开口道:“我来把你带回去。”

  我伸手碰了碰被那个孩子刺伤的痛处,转身看着那个笑的癫狂的女人道:“恐怕现在我们离开不了,这个孩子……”

  允舒航闻言沉声道:“不必担心,这个孩子我们也带走就是。”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那个癫狂的女人,允舒航抬眼看着她却是一脸的淡漠神色。

  他的手指夹着从我头上取下的钗子,走到那个癫狂的女人身边道:“别费力气了,这样的伪装很容易被人识破的。”

  女人愣愣的看着他,半晌才道:“你……”

  允舒航定定地睁着一双琉璃色的眸,伸手从我怀中接过那个摇摇欲坠的孩子,低声道:“万籁无声是真的,尸骨无存却是假的。”

  我眸色切切的看着他,低声问道:“阿藏,你在说什么呢?”

  允舒航没有开口,只是把那个小小的像是泥鳅一样的身体缓缓地放在地上,目光深邃地朝着不远处一扫而过。

  癫狂的女人看着那如同泥鳅一样的孩子,眸色之中突然间飘过一抹惊诧神色,她喏喏的看着允舒航,小心翼翼的问:“你……你认识他么?”

  “不然呢?”允舒航笑,“你以为我一个大活人,是如何灭了阳火来到这里的?”

  他独自开口说着话,手指尖的钗头已经靠近了孩子的头发,然而就在那个刹那,原本不断扭动着自己身体的孩子,突然厉声一叫,飞快地离开了允舒航的怀抱。

  允舒航也不再阻拦了,只是抬手轻轻的在孩子的耳畔弹了两下,低声道:“我们回家去吃花糕好不好?”

  我看着年前的这个温柔的少年,眸色黯淡道:“她娘亲都已经魂归黄泉了,哪里还有功夫做花糕啊!”

  话音方落,突然听见脚下一声呲响,小小的孩子蜷缩着身子,开始一点点朝着不远处的声音匍匐而去。

  就在那声音一点点距离我们越来越快的时候,允舒航突然抬手捡起一颗石头,不由分说的打在那个一言不发的女人身上。

  我抬头诧异的凝视他,“阿藏,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能让她跟着我们走。”允舒航一句话说完,立刻转身拉住我的衣袖。

  那个癫狂的女人被允舒航的一颗石头定在雪地里,我却被他带着向雪地深处走,垂眸而下,视线中是那个已经冻僵却还在奋力爬行的孩子。

  我幽幽的抬眼看着允舒航:“为什么我们不能抱着他走呢?”

  允舒航的脚步突然顿住,指着那孩子问我:“你觉得,她现在像什么?”

  我盯着那蠕动的身子看了半天,有些不确定:“什么?”

  “她现在的活动方式,不是一个活人该有的状态。”允舒航指着那孩子道:“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我顺着允舒航的手掌陷入沉思了半晌后突然茅塞顿开道:“蛇,这孩子现在的状态,活像一条盘身冬眠的蛇!”

  话才出口,我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金星灿烂:“不是吧,那么小的孩子啊,有一条魂链还不够折腾她么?”

  允舒航扯着我的衣袖,低声道:“怎么,你又慈悲了?你忘记方才那女人是怎么说的?”

  允舒航一面问我,一面伸手从不远处的雪松上折下一根长松针递给我。

  此时我正在凝眸思考那女人的话,一见到他将松针递过来,满脸诧异。

  他倒是也耐心极好,伸手到我的鬓边,示意我微微低头。

  我这才会意,迅速从他手里接过松针道:“这样也行?”

  他轻轻点点头,眸色中透出几分淡淡的温柔:“还是这样顺眼些。”

  我的面颊腾地红了一片,转过头不再理会他。

  谁知我刚走了两步,身后的允舒航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衣袖道:“千万别再这个时候同我走丢了,我可不想去四处寻你。”

  我抬头毫无杀伤力的白了他一眼,“谁说我会丢,好歹我也十六了啊!”

  允舒航闻言,脚步突然停住,看着我头顶插着松针的长发悠悠道:“破瓜……”

  我的眸色微微沉了片刻,等到思忖出允舒航话中的意思时,只觉得胸口涌起一抹异样的情绪。

  我蓦地抬头看他,却见他的眸色依旧一片的云淡风轻,一双琉璃色瞳孔落在我的头发上,他沉声道:“等到这一次回去,你……”

  允舒航将一个“你”字停滞在唇边,我的耳畔传来一阵轻微的摩擦声,我诧异的回头,入目的一双瞳孔如同是一只受伤的豹子,只在我的面前一个劲儿扭动身子。

  那双琉璃色瞳孔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依旧用四平八稳的脚步保持在距离我半尺的范围,时间一点点的流失,我缓缓地抬头问道:“阿藏,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允舒航定定地看了我半晌,声音凉幽幽道:“一条要冬眠的蛇,最有可能去哪里?”

  我看着眼前一望无际地雪,低声道:“洞里。”

  允舒航的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走吧。”

  我略略一点头,踩着绵软的雪跟着允舒航,耳畔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哔咔声,允舒航说,那是魂链传来的回声。

  我听了允舒航的话,唇瓣荡漾起一抹笑容愉悦道:“没错,山洞是有回声的,看样子,我们的方向没错!”

  允舒航垂眼看了一下地上蠕动的孩子,手掌落在我的肩头道:“跟过去。”

  最后的最后,我们果真随着那个孩子来到一个被大雪封住的山洞洞口。

  “阿藏,我们还要跟过去么?”我紧了紧自己的衣领,看着洞口一脸茫然。

  允舒航没有说话,只一个侧身倒在山洞口,他的耳朵贴着洞络,呼吸几乎轻的听不见,煞须过后,允舒航的眸色突然变得森冷一片。

  

  

  ”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