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家有女名碧瑕(九)
177/1097

阴家有女名碧瑕(九)

  重新见到那玲珑血阵的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自己都快把胆汁吐出来了。

  那个鲜红夺目的血阵依旧在飞快的旋转着,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在我身边扑腾着翅膀的乌鸦却像是终于见到了荤腥的狼,只是一眨眼,一头栽进了血阵里。

  那速度快的根本来不及阻拦,我费力的眨巴着眼睛,感觉冷风从我的嘴里灌进去,总算让我的神智清楚了些,不至于吐的天昏地暗。

  过了好一会,我干脆伸手从天上接下一捧雪吃了,抬起脑袋泪眼婆娑的哽咽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其实,我压根不晓得那只乌鸦在那个旋转的血阵上面做什么,只是偶尔回过头去,眼见着那个小家伙的嘴唇微微蠕动。

  于是,我也就只能按耐住心中的好奇心,安静的等着那小家伙在血阵一个劲的上下乱飞。

  我看着那颤抖的翅膀在我的面前不停的颤抖着,随着它的颤抖,那玲珑血阵渐渐的慢了下来,霎时,那阵中的乌鸦突然冲着我哇呜一叫,我被吓得一个趔趄,勉强支起身子,怀中放着灵石的白色荷包却莫名其妙朝着乌鸦的方向划出一条半圆的抛物线,向着雪地下落。

  我的喉头蓦地一声惊呼,几乎要把整个身子都探进了血阵,千钧一发之际,身前突然的一道白色光,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光墙将我和那血阵分隔开来。

  我身子一定,眸中充满了险象环生的快慰。由于身前有光墙隔离,我的胆子也大了许多,我的手指停留在虚无的光墙上,看着那只在旋转的血阵中依旧气定神闲的乌鸦顿时心中升起些许的好奇来:“难道,它就不会头晕?”

  正在我努力的思考着眼前旋转在血阵里的乌鸦达到了多少心率的时候,耳畔却猝不及防的想起一阵轻微的噗嗤声,我缓缓的抬起头,却见那乌鸦突然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冷不丁的直线下落。

  我见状顿时有些急,突兀的将手伸出去,也就在那个刹那,我惊喜的发现我的手臂居然可以轻而易举穿过眼前的光墙。

  然而出乎意外,正当我决定用手触碰那乌鸦的时候,那家伙的身体却突然间就像是触电一样弹跳起来。

  我仓皇的收回手,庆幸自己的速度快让我的手指幸免遇难,将手臂放回怀中的那一瞬间,我茫然抬头看着那原本可以让我插入手臂的光墙突然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痕,转瞬间,那裂痕中突然出现了许许多多溃散的光影,就在那溃散的光影之中,我仿佛看到了好几个天真的孩子,他们盘腿坐在学堂的石阶上,口中不停的叨念着:“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见到那群天真的孩子的刹那,我心头的乌云顿时散了大半,我微微一笑,手指轻轻的拂过那光墙,像是呢喃似的说:“出来吧,姐姐给你们糖吃。”

  仿佛是听懂了我的话一般,那光墙里的孩子一个个的都睁着一双天真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我温柔的注视着他们,摊开了手掌。

  那些孩子一见我手掌清晰的纹路上安静的躺着的糖果立刻变得雀跃,只是一眨眼,那光墙就因为强烈的撞击而皲裂开来。

  无数白色的光晕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渐渐的汇聚,我垂眸那个刹那,光晕仿佛神差鬼使的全部聚拢到了那个血阵,下一秒,那血阵变得悄无声息。

  我惊讶眼前发生的一切,然而当真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丫头,下雨了。”

  那声音几尽苍老,却又不知为何让人听的心惊我的身子顿了一下,茫然的回头,却未曾见到半个人影。

  身后有一股冷风猝不及防的灌进我的耳朵,我缓缓地抬起头,隐约中似乎又听到那飘渺的歌声像是轻风一样落在我的耳际。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开始变得飘忽,脚步也不知为何变得虚浮,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飞速的旋转着。

  就在我以为我因为这高速的旋转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遥远的天幕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一把将我趔趄的身子扶住,低声问道:“丫头?”

  我记得那个声音,这让我内心平静不少,好不容易压住了喉头的干涩,我诺诺的开口,头一句话是:“灵医,你为何现在才来?”

  话音才落下,那灵医立刻闪身堵了我的口,神情专注的四下环绕了好一会,才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不要叫我灵医。”

  我闻言大为奇怪,“可是你就是灵医啊,不叫你灵医叫什么啊?”

  灵医见我的神色充满了疑惑,笑着对我说:“我是收了钱才来办事的,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人间的人,要是一个不小心被人告上官府……”

  我闻言噗嗤一笑,“还官府呢,我进灵界找你的时候……”

  话还没有说完,我顿时想起,自己进灵界找灵医的时候,是拿了阿渡的灵牌的。

  一想到这里,我转身问灵医:“九娘和阿渡呢?你来了这里,他们怎么办啊?”

  灵医眸中闪过一抹黯淡的神色:“丫头,你不曾见到九娘么?”

  我略略沉思,终究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眼前的乌鸦就是九娘的事情,于是十分不确定的指了指遥远的天空,低声的说:“喏,我就只看到那只乌鸦……”

  “嗯,看样子她回来了。”灵医满意的开口赞赏,“它的记忆力不错,至少我们不用担心会迷路。”

  我缓缓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血阵里站着的乌鸦,磕磕巴巴道:“不会吧,那只乌鸦真的……真的是九娘啊?”

  灵医的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傲娇的神色:“怎么丫头,那些招魂师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把一个人的灵魂寄放在乌鸦身上。”

  我轻声一笑,也不反驳他,指着那旋转的血阵道:“那她要在里面呆多久?”

  灵医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好一会儿,他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道:“丫头,你方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我看着灵医的样子,突然觉得表情严肃的有些沉闷,柔声道:“也没有什么声音,就是听见一群的孩子在背硕鼠啊!”

  “几个孩子?”他继续问。

  我开始记不清了,只能凭借感觉道:“五六个吧。”

  灵医闻言,眸光闪烁了一下,低声道:“有几个出来?”

  我顿时被这问题卡的语塞,半晌沉沉道:“这个,我真的不清楚。”

  听了我的话,灵医的神色中开始闪烁一种莫名的情绪,他微微的低着头,视线专注的落在那鲜红的血阵上面,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丫头,你和九娘先回去吧?”

  我闻言,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你要我回去?随身……带着一只乌鸦?”

  我有些难为情的看着他道:“这样的话,我只怕是进不去水云轩大门的。”

  毕竟啊,人们一直以来都是很讨厌乌鸦的,它的出现都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要是带着一只乌鸦大摇大摆地走进水云轩,老鸨八成是要把我告到官府去的。

  我兀自的笑了笑,虽然我的爹爹也是一个官,奈何他却对我的事情不是那样十分的热忱,要是被他知道我因为一只乌鸦被水云轩的老鸨告上官府,八成会劈头盖脸的斥我一顿,说我没教养,说我给他丢脸。

  心中这样思忖着,我半天没有开口,灵医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指了指那乌鸦笑道:“你在担心它进不了水云轩么?”

  我幽幽的叹息一声,无奈的点头。

  灵医垂眸看着我,低声道:“那你就独自回去,把这家伙放在窗外的雪地里,让它自生自灭。”

  灵医的话音刚落,那乌鸦立刻像是受了巨大的委屈一般,埋头就往他身上撞,然而就在下一刻,灵医突然长袖一佛,转身对我道:“现在可以走了。”

  灵医的身子稳稳的站在那个血阵之前,口中不停的嗫嚅一句:“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我静默的看着他,随着他的念唱,血阵中的白色光晕变得越来越强烈,却听他低声的说了一句:“跟着我走。”

  仿佛是经过了千回百转的路途,我终于在天明之际踏上了回水云轩的路,在我的身边,还有一个灵医,和一只在血阵之中旋转的七荤八素的乌鸦。

  走了一会儿,我突然转身问灵医:“你方才要我躺在雪棺里那么长时间,究竟是把那群穷追不舍的灵医怎么样了?”我后知后觉的开口,“会不会他们到时候又找我们的麻烦啊?”

  灵医闻言皱起眉头,“你怕什么?”

  我抬头看着灵医“我怕遇见鬼啊!”

  灵医笑的淡然:“那你还同我一起。”

  我拍着他的肩膀扬声道:“你不是鬼啊!”

  “可是我要去见鬼啊!”

  灵医说完这句话,饶有兴味的转头看着我的反应,我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转身抓住了脖子上的玉佛。

  当我的面前出现了水云轩中彻夜长明的灯火的时候,我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转过身,耳畔灵医的声音飘忽悠远:“我去见鬼了,适当的时候,再来寻你。”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