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五)
185/998

近在咫尺(五)

  也不知道究竟是飞了多长时间,头顶的一片纯白的颜色隔绝了外界的寒冷与嘈杂。我就这样呆在允舒航的羽翼庇护下,对视野外的风雨充耳不闻。

  允舒航的手臂虚无落在我的腰间,偶尔一个回身,却也让人看不清眸色。

  当他的身子终于如同一片轻羽缓缓落下的时候,我才平静的睁眼问道“阿藏,我们到哪里了?”

  允舒航没有回答我的话,只轻轻的抬起手臂,口中又唱起了我听不懂的调子。

  我莫名的盯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看了半晌,低声笑道:“你这是在唱什么?”

  允舒航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转身更加贴近我的腰,却在片刻之后,猛地颤抖了一下身子道:“冒犯了。”

  我听到耳畔细如蚊呐的声音有些好笑,心想这人真是奇怪,之前不知多少次我躲在他的白色斗篷下面脸颊紧紧的贴着他的背脊,也没见他如同今天这副样子,如今大家渐渐熟络,他反倒是拘谨起来了。

  我深深呼吸一口气,抬眼道:“允郎君与我可是初识?”

  他缓缓摇头,我笑道:“那就是了,雨儿虽是闺中女子,却也不必这样拘谨,现在我们大事未成,自不必拘于小节。”

  他放在我腰上的手臂抖了一下,片刻之后看着我慢条斯理的开口:“原来中原也有这样真性情的女子。”

  我听他说地平静,眸色中却跳跃着一种莫名的深沉情绪,微微侧身,脸颊不由得一阵绯红。

  等到面颊的一阵潮热褪去,我重新抬头,低声道:“你方才说的顺藤摸瓜,要从哪里开始下手?”

  允舒航笑着指了指面前的一片白茫茫的雪丘,就是不说话。

  我诧异的盯着他的侧颜,依旧是一片退不去的风轻云淡:“你可知道,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手,你二话不说的将他的手筋断了,你要他下半辈子怎么办?”

  允舒航缓缓地侧过身,目光看着遥远的天幕笑道:“一个男人,手中要是没了一把剑,也许还能活的安逸些。”

  我听着他的话,感觉那语气中透着一股子冰冷的疏离感——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刀一刀的解决眼前的黑衣人,带着我一脸平静的离开。

  鲜血落在白雪上,如同一朵朵绽开的腊梅花那样,允舒航的剑锋插进雪里,声音低沉而怜惜的说:“不到万不得已,剑锋……”

  其实我很清楚,允舒航是想说不什么,不到万不得已,剑锋上的魂魄还是少一些为好,毕竟午夜梦回,也能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

  琉璃色瞳孔的念唱终于停了,我的手心贴着他的手背道:“现在怎么才好?”

  允舒航缓缓地回身,用身上的白斗篷更加用力的包裹了我的身体,我的脸颊贴着他的背,还是无法阻挡鼻腔里渐渐散开的血腥味。

  允舒航的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来的真够快的。”

  允舒航话音落下,素手靠近了怀中,我诧异的抬眼看着在允舒航面前渐渐晕开的一道血线,惶急道:“阿藏,你这是在干什么?”

  “别担心。”允舒航平静的说,“这不是我的血。”

  我听他的语气,却不知为何依旧不放心上下打量着他:“你……当真没事?”

  允舒航缓缓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怎么,难道还担心我骗你么?”他的声音变得温柔至极:“我可穿着一身白衣,若是真的染了血……”

  “没事就好!我长呼一口气,“白衣染血不好看。”

  他闻言轻轻勾起唇角,转身对我道:“是啊!”

  那好不容易从黑衣人手里俘虏来的马陪伴我们还不到两个时辰,结果就被一支从天而降的箭射穿了腿骨,光荣的退役了,算算日子,它这伤口少说也要养上两个月,听允舒航的意思,它是彻底靠不住了……

  于是,当我们在那雪丘后面休息过后的第一件事,就变成了——

  “阿藏,你还能飞多久?”

  “我们要快点找到马匹。”

  “说的好听,这四周一片白茫茫,去哪里找?”

  和我的担忧完全不同,允舒航看着我潇洒的摊开手掌道:“急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

  允舒航的话让我的心口猛地怔了一下,半晌才反问道:“你说,鬼?”

  允舒航莫名的眸色落在我的面庞上,似笑非笑道:“害怕?”

  “没有!”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豁然开朗道:“你说的对,也许我们可以找鬼帮忙。”

  “你胡说些什么?”允舒航冲着我笑道:“鬼是阴间的东西,怎么可能管阳间的事? ”

  我沉默了片刻,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对面前这个神色从容的男子解释,正在静默之时,突然听见远处传来的一阵歌声。

  我不由得苦涩一笑:“阿藏,你走吧,我怕是走不了了。”

  允舒航抬眼看着墨蓝色的天空诧异道:“你要陪鬼?”

  我唇角微微一动,低声道:“招魂师满载而归了,会去云天河见骨鬼。”

  出乎我的意料,允舒航没有因为我的一句有头没尾的话显示出半分的错愕神色,他只是轻轻的将那俊逸的身子直挺挺的站的如同雪松一般,然后旁若无人的打了一声呼哨。

  我顿时吓得身子一软,伸手就要阻止他,哪知道动作根本来不及,远处的一片黑压就这么从天而降了。

  我根本来不及躲闪,眼前一片混黑之后,只听见嗦嗦几声,有柔软的重物狠狠的落在雪地上,现出一个雪坑,扬起一片冰冷的雪沙。

  允舒航则在那个黑衣人的身体落下的刹那之间带着我飞离了那一片空地,避免了雪沙打湿我们的衣服。

  就在我们重新在一个雪丘的最高点站定的时候,那凹陷的雪坑之中躺着的那个男人突然改变了身体的姿势,他的一双手伸出雪坑,脸上却是一种几近扭曲的神情。我刚想伸出手去探个究竟,允舒航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别去,你一过去会跟着遭殃的。”

  我一脸懵懂的抬眼看着允舒航问道:“我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是中毒么?还是痉挛?”

  允舒航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将我很好的拉到身边护住,抬手轻轻的指了指黑衣人的背脊道:“你看。”

  顺着允舒航手指的方向,我十分惊讶的发现黑衣人的背后居然冒出了一团火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雪地里怎么可能……

  “不用觉得惊讶。”允舒航说,“这个人的身后很明显有一个内功高手,他只是任人宰割罢了。”

  我的嘴唇嗫嚅了半天,却始终说不出话来,只能让自己呼吸再呼吸,把声音尽量放开朗的说:“那么说,这黑衣人的主人不会是高家了吧?我顿了顿继续道:“要控制一个活人,没那么容易吧?”

  允舒航深邃的眸色中飘过一丝不被察觉的疲惫,轻轻的叹息一声,刚想要开口同我说句什么,身子却蓦地僵住,下一刻,从不远处的雪坑里传出一阵凄厉的像是被卡住喉咙的绝望叫声。

  允舒航见怪不怪的搬过我的身子,我眼角的余光只看到了一抹鲜红的颜色在前方的雪坑攒动,不一会功夫,只听见允舒航微微叹息一声道:“果然毒辣。”

  我正要抬头看一眼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乞料允舒航突然一只手落在我的眼睛上,言简意赅道:“你见不得。”

  我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努力的挣开他,可他的力气极大,我努力了半天,依旧是徒劳无功。

  终于,我还是放弃了。

  也在我低眉顺目的那个刹那,允舒航的喉头突然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轻颤,我的瞳孔迅速回缩,不由得伸手想要抱住他,谁知他接下来的几个字,更是让我差点倒在地上。

  我睁着一双眼诧异而惶恐的看着他,却听他有些疼惜的开口道:“玲珑血阵,居然在一个活人身上用玲珑血阵。”

  我的大脑一片轰轰,脑子里猝不及防的闪过一个名字让我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破,耳畔不断的回想允舒航的一句话:“玲珑血阵,在活人身上!”

  我终于有着害怕了,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这一次我感受到了强烈的无力感。

  允舒航没有开口询问我什么,只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脊,用一种清楚的笃定的声音对我说:“别怕,别怕。”

  话音落下,他俯身堆起一堆雪对我开口:“来吧,我知道你见不得那些。”他指着面前的雪堆,爽朗的笑:“如果我的判断不出错,那么,这个在人后背的血阵一定预示着什么。”

  允舒航平静的开口,转头看着我的反应,我依旧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直到后来,允舒航捧起一捧雪蓦地甩到我的脸上,才让我如梦初醒。

  允舒航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那一个凄厉声音的来源声音低沉道:“祭者的血阵还没褪去,看样子我们还要继续找。”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