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七十四)
162/1143

梦断红琼不知处(七十四)

  那粗狂的声音引起了一阵抱怨地骚动,有人在很小声的告诉那男人:“我们也没有想到啊,那人也许有帮手,就……”

  禀报的声音颤颤巍巍,显然很是害怕眼前的男人,那男人闻言,鼻腔突然发出一声冷哼,“一群酒囊饭袋,他独自一个人,还伤的那么重,也能从你们的眼皮底下逃之夭夭?”

  四下立刻寂静无声,我被那女子护在身后,头贴在她的肩膀上,整个身子都变得冰凉。

  “前面的男人有一场好戏,我得去看看热闹。”女人话落微微侧身,将从我这拿走的木屐穿在脚上,继而转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我问:“你独自一人呆在这里,可会害怕么?”

  我冲着女子摇摇头,“怕倒是不怕,只是……”

  我话音未落,只见眸底的湖水中凭空荡漾起一大圈的涟漪,女子见状,伸手取下一片细长的竹叶含在口中。

  悠扬的小调从女子的口中悠悠飘出,那群人果然上当,厉声道:“快,人在那边,跑不远,快追!”

  女子似乎早就期待这帮人的反应,灵巧的一个飞身之后,轻松跳上了另外一根细长的竹子,睁着一双美眸,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一群如同无头苍蝇一样的男人。

  那一刻,有一双阴森的!眼睛盯着她就像是一个穿透了阳光的影子似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被这样灼热的目光凝视着,却依旧脸不红,心不跳。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捋了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头,这娘子就是那人的帮凶,一定就是她!”

  女子闻言,指了指还在荡漾着涟漪的湖面道:“你们说的,是水里那个?”

  女子温软的声音让若有听到的人为之侧目,人们的目光顺着女子手的方向落下,就见到那方圆几里的结了冰地湖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多出了一个面盆大的缺口,在那缺口位置下的水,还在一个劲的打着漩涡。

  “我刚才的确见到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女子悠悠道,“我看着他手里拿着把长剑,身上还滴着血……”

  女子的声音不大,却也清晰的落入可每个人耳中,那为首的男子抬着头,脖子偏了寸许,扬声道:“不错,你见到的男子一定是我们要找的人无疑。”

  话落,男人蓦地一声长叹,如释重负的拱手道:“还请阁下借一步说话。”

  男子诚恳的一番说辞,换来后者一声轻笑,纤细的手掌抬起,指节插入发中,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让原本松散的垂在脑后的长发变成了一个清爽的流云髻。

  一个五官玲珑长发如瀑地女子,顿时让那群男人垂涎欲滴。

  女子微微垂下眼睛,注视着那一群觊觎自己的容颜的男人,她轻轻的抬起手臂,指着那个为首的男人问道:“我不过是想要安安静静的泡个冰泉,没想到那男人突然就出现了。”她的眉头微微皱起,眸光中显现出一种厌恶:“那斯浑身的血,看着怪慎人的。”纤细的手掌落的胸口上,似乎心有余悸的添了一句:“真的……”

  片刻,兴味索然的叹息一声,女子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个湖泊——“我凿冰破洞,送了他一程。”话音方才冷却,她蓦地抬起一双美目:“若你们是奉命行事,大可脱衣下湖去寻。”女子的声音不知怎么的透出几分悲悯的意味,视线蓦地落寞起来:“寻到了,也算得个圆满。”

  闻听女子此言,在场的男子个个面面相觑,眼神空洞的看着那冰冷的湖面的破洞,久久不曾开口。

  女子见状噗嗤一笑,一个飞身下了竹林,身子却依旧是悬空着,和底下的人保持一段距离。

  “若是不敢,那便请回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对于你们杀手而言也是常有的事。”

  女子兀自的说着话,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调謔,全然不曾顾及那一群男人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铁青一片。

  片刻后,轻轻的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

  那笑容只在那温润的唇角停留片刻,女子抬眼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男人:“不如这样吧,我帮你们下湖去把那人捞上来,事后……”

  “没问题!”还没等女子把话说完,那群男人个个点头。

  女子轻轻笑了一声,转身道:“你可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报酬?”

  “无论是什么,只要把人找到,我们一定绝无二话!”

  男子话音刚落,女子突然玲珑跃起,轻巧的身子来了个高速旋转之后,猛地向着坚硬的冰面的破口俯冲而下。

  “老大,那姑娘还会不会有命回来啊?”几个手下怯懦的问为首的黑衣人道。然而此时,黑衣人的一双美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破冰的湖面。

  “就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下到湖底去捞人?上来的时候……”

  湖面上的那些声音小声的议论着,窸窸窣窣。须臾的光景之后,冰冷的水下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咕嘟声,转瞬间,一个黑色的长发及腰的脑袋蓦地从冰层之下的水面冒出来,她漫不经心的啐了一口水,举着手里湿漉漉地东西问道:“郎君可知道,你们要寻的这个人身上有什么胎记没有?”

  听到女子的问话,为首的黑衣人略略沉思了片刻,声音冷地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他的掌骨第三节断过,上面……”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眼前舒尔出现的残肢断掌惊出了一身冷汗,然而此时,他却依旧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因为湿了头发而多了几许风韵的女人。

  “真可怜,找不到完整的了,这冰湖里的寒鱼果然没有半点慈悲心肠……”

  女子说着话,咧开嘴角笑的一脸邪魅:“郎君,你说那头颅吃起来毛茸茸的,那群阿物可会喜欢么?”

  黑衣人闻言心下一怔,大概是完全不知所云,过了好半晌,才渐渐的缓过神来嗫嚅道:“这……这么说……”

  “哎呦,这我可就不晓得了。”女子噗嗤笑了一声,手里那个血淋淋湿乎乎地东西已经是面目全非,他轻轻的抬起手臂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泽道:“已经不是完整的,我又如何知道……”

  话音落下的刹那,那女子看着破冰处地血迹幽幽的问道“要不这样吧,我去碰碰运气,那湖里的阿物喜欢新鲜的……”

  女子话音落下,那一群的男人个个变得脸色煞白,只是那个为首的黑衣人迅速的从那畏畏缩缩的黑衣人中拎出一个个子最小的,言简意赅的下令:“下去吧。”

  男子话音方落,那小个子立刻转身,只见他的容颜在那个刹那,瞬间变得死灰一片。

  男人看了一眼小个子,语重心长的说:“去吧,去完成这个任务,哪怕是支离破碎的,也要让他回到岸上来。”他顿了顿,神色中又透出了几分悲悯“到时候,大家都会感激你的……”

  “感激?”女子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当这冰湖是什么地方?”

  话音落下,女子灵巧的甩了甩衣袖,指着那荡漾着血色的湖面道:“旁人的命也是命,你倘若信不过我,自己亲自走一趟吧。”

  说话间,原本平静的晕染着血色的水面突然毫无征兆的汹涌起来。

  女子平静的看了一眼湖面,突然脸色变得铁青起来,她微微的转身看着那群一言不发的男人,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尸体是不打算要了?”她抬起头,目光再一次澄澈的注视着那个为首的黑衣人:“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交差?”

  听着女子戏谑的低语,男子终于狠下心,猛地一咬牙,就要冲到那冰湖的破冰处去。

  身材曼妙的女子,此时就站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岸边,目光中透着些许的笑色,像是注视玩物一样的注视着他。

  男子的双脚已经在破冰处伫立许久,却始终都是抽搐不前,女子玲珑跃起,噗嗤一声道:“我早就说过,冰湖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女子顿了顿,眸光中折射出思虑的深沉:“如果你们带一个面目全非的头颅回去是不是就可以向上面交差了?”

  男子闻言,身子猛地一僵,转瞬间就像是被人种下了定身咒似的,瞪着一双眼睛沙哑着喉咙道:“你有法子?”

  女子闻言,喉头一声娇嗔:“如果我说有呢?你是不是就能从这儿跳下去?”

  破冰的空洞突然被一个躯体遮盖,下一秒,男人的身体就像是被吸附一般,紧紧的贴在了冰面的破口处,只留下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漫不经心的盯着前方。

  看到这一幕的女人面上没有一丁点的惊讶神色,她平静的盯了男人半晌,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精致的匕首,二话不说,对着男人的背脊就是一刀。

  就在那个刹那,男子的背脊处突然多出了一道长长的刀口,那刀口极深,目测是刺穿了腰底肌。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那男子仿佛是石塑的一般,根本没有半点反应,被人深深捅了这么一刀,他却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这让在一旁的竹子上目睹这一切的我,怀疑要钱的男人是不是当真被射了魂魄,所以和无知无觉的人偶没有半点差别。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