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家有女名碧瑕(二)
170/1122

阴家有女名碧瑕(二)

  其实我真的很想问问灵医,那个白色的荷包里究竟是装了什么好东西。

  然而那时,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灵医突然一扬手臂,我就只觉得整个人都飘飘欲仙起来。就像是飞在没有任何束缚的云端之上。

  我就这样飘忽了好一会儿,突然听到灵医一声高呼:“给我一点你的血!”

  我的肩胛被捏的吃痛,半晌才反应

  灵医是在同我说话,于是一脸无所谓的对他伸出手掌“喏,记得轻点啊!”我话一出口,就看见灵医拿着匕首一点点靠近我,口中戏谑道:“一道小口子罢了,难不成你怕疼。”

  我瞪圆了一双眼睛,甩手对灵医道

  我才不是怕疼呢,好歹是个女儿家,害怕掌心留伤疤啊!”

  “哦。”灵医应了我一声,手上的匕首飞快地划过我的手背,却出乎意料的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十字伤口,伤口处的血液轻轻的,顺着手背的经络缓缓的流出来。

  我垂眸盯着那小小的伤口看了半晌,茫然的抬头问道:“完了?”

  灵医没有回答我的话,仔细的用一根细长的针尖刺入了我的皮肤,片刻之后,他突然转身对烈影说:“来吧,把崖儿抱过来。”

  烈影依言照做,灵医转身,把针尖的另外一头插进了孩子的脉搏上。

  我见状一声噗嗤,这大概和二十一世纪的输血差不多啊!

  出乎意料的,不过是过了一眨眼的功夫,灵医就一脸严肃的将我手上的针取了下来。

  抬头,她蛋定的撇了我一眼,冷冷的问道:“感觉怎么样?还撑得住么?”

  我抬头诧异的看着他,“这究竟是在做什么呢不疼不痒,就跟蚊子叮了一下似的。”

  灵医闻言转身,小心的拿出怀中的小瓶子道:“你喝一口,看看是什么味道?”

  我看着灵医的脸,根本对一切没有半点怀疑,可是,刚把瓶子凑到嘴边,突然听见身边有一个虚弱的声音想起:“姐姐,崖儿渴!”

  我顿时心中大喜,虚弱的崖儿眼下是醒了么,他终于……终于……

  喜悦包裹了我的大脑,我转过身,却看到灵医的手里依旧拿着长针道:“你别着急,还有一个人要救。”

  我抬眼看着马车地另外一侧,这才突然想起我不久之前从那个银丝男人手里救下的那个温软的小东西,我抬手揽着崖儿地脑袋,让他舒服地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安慰道:“姐姐身边没水了,崖儿吃颗话梅糖可好?”

  崖儿一听我的话,神色中透出了几分失落,不过那情绪只是一晃眼,他立刻转身看着车窗外地雪色,嘴巴被两颗话梅糖塞的满满的。

  我看着眼前的小豆丁,冲他微微勾起唇角,崖儿小小的身子紧紧的靠着我,鼓着腮帮子含糊道:“姐姐,你怎么去灵界的啊?”

  我看着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揉着他的头发道:“我走过去的啊!”

  崖儿闻言轻轻点头,片刻之后视线又落在了我怀中的包裹上:“姐姐为何有那么多糖果啊?”

  我伸手戳了戳他的腮帮子,刚想要告诉他这些糖果是我用身上一半的钱买的,可是话还没出口,突然听到身前拉车的马儿发出一声痛嘶,嘶声过后,马车像是遭受了强烈的撞击似的,猛地轰隆一声。

  难道还有人偷袭我们?我错愕的抬起头,捋了捋被突然的撞击而发麻的手臂,抬起眼睛却看到眼前好大一片乌压压的黑。

  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愣了,小小的崖儿此时正蜷缩在我的怀中,一见到那乌压压的一片,立刻吓得脸都白了,他猛地抱住我的脖子,声音沙哑的可怜:“虫子,好多虫子!”

  我的神色在那一刻有些沉寂,愣愣的盯着那静止的一片黑色看了许久,直到耳边猝不及防响起了一阵轻悠悠地笛声。

  我的身子几乎也是蜷缩的,怀着十二万分的惶恐撩开了车帘,就在这时,我听见一阵尖刀入骨的破空声。

  浓重的血腥立刻充斥了整个马车,我愕然抬头却见到一把短刀不知何时落在了崖儿的胳膊上。

  我的眸光瞬间冷却,刚要伸手将崖儿手臂上的刀锋脱离,却听见灵医在马车外喊道:“那点血不会丧命的,你——”

  就在马车倒下的前一秒,我猛地团身,怀中抱着崖儿小小的身子道:“烈影,快跳车!”

  话音落下的瞬间,我似乎觉得耳朵里有冰冷地雪滴落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团身向前一个翻滚,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垂眸却见到崖儿的手臂上正在滴血。

  我的大脑神经在看到他手臂上地血液时瞬间放大,回头的一刹那,原本,那,视线中全是黑压压的一片。

  我知道崖儿一定是害怕眼前的一切,于是很小声的对他说:“乖啊,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崖儿的头落在我的胸膛上,一双眼睛希翼的看着我:“好啊!”

  听到他的回答后,我伸手从怀中摸出一颗梅子糖,小心的放在掌心对他说:“你现在把眼睛闭上,我的手里有一颗糖果,如果你猜出了它的位置……”

  崖儿看着我,很认真的点头,我微微抬起手臂让他背对着那团乌压压的虫子,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酒香。

  闻到酒香的那一刻,我怀中的崖儿突然感觉非常兴奋,他不再乖乖的依靠在我的怀中,整个人就像是被强灌了烈酒的绵羊,身子猛地一软,就没了知觉。

  我的确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轻,然而就在我六神无主之时,眼前的那一条乌黑发亮的黑色绳索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惊喜的看着烈影,她偏着头,一头黑发很自然的垂落下来,就像是一条从空中伸出脑袋俯看尘世的黑蛇。

  我一把抓住烈影的头发,冲着她高声的喊:“烈影,你快下来看看崖儿,他又不好了!”

  烈影眸光微微一凝,虚空的声音从她的喉咙口落在我的耳际:“你把崖儿放在雪地上,我自然有办法救他。”

  我听了烈影的话,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彻底落了地,烈影是我听灵医的吩咐寻来的人,在我们的事情处理完之前,那个曼妙的身影一定不会伤害我身边的人,在那个冰天雪地的破晓之下,我的内心是那样的相信她。

  我小心翼翼的把崖儿放在了冰冷的雪地上,心下祈祷他一定不要有事,哪怕他在我的面前懒一点,要我一直这样抱着他,我也认了。

  心口仿佛被一根五行的绳索牵扯着,我垂眸细听耳畔呼啦一声,再睁开眼时,冰冷的雪地上空空如也。

  我顿时心下一阵悸动,感觉所有的血液全部都一股脑地冲向我的四肢,我呼啦抬起手臂,目光盯着那依旧在雪地垂落的长发质问道:“崖儿呢?你答应我要救他的!”

  烈影不以为然的看了我一眼,淡道道:“我只能告诉你,崖儿现在很安全。”

  烈影话音落下,脚下那些原本沉寂的黑团立刻变得躁动起来,我飞快地跳了两下躲开了那黑团的攻击,冷着脸对烈影说:“祈祷崖儿最好没事,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心中不安的。”

  烈影没有反驳我,只是微微侧身,指天誓日的“嗯”了一声。

  我定定的看着她若无其事的样子,片刻之后,突然长发一甩,将我整个包裹期中。

  我的身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那长发给束缚住了,烈影却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我只能把我自己的身体像是荡秋千一样的悬着,眸光愤愤的看着烈影不说话。

  我的手指弯曲着,紧紧的抓着烈影的头发,片刻之后,我突然听到闻到身后一阵浓烈的烧焦的味道。

  正在我心下正当我心下疑惑万分的时候,眸光中突然跳跃起来的火苗华丽丽的亮了我的眼。

  “真够麻烦的。”灵医低咒道:“挖了坟还和没事人一样,难不成真的不怕鬼上身啊!”

  心下的疑惑越发深重,却见到脚下黑乎乎的虫子伴随着火光不知疲倦的朝我席卷。

  我微微皱了皱眉,脑子里电光石火一般的闪现出,在水云轩中的那场大火。

  那时候,诩娘的头发上似乎出现了亮晶晶的,像是萤火虫一样的虫子,那家伙个头小,名字却当真是够吓人的。听说只要沾染了一点点,肉体就会被完全引燃,最后还会落得一个死无全尸。

  我心下微微发怔,眼前的这片竹林,距离水云轩也有好长的路,水云轩的那些虫子,没有道理会出现在这里。

  我用我那跳跃的脑细胞努力的思考着,突然听见身后的一颗松树的树枝上传来了一阵迷离的像是孩提一样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那声音阴森森的,让我顿时觉得一阵心慌,缓缓地抬头看去,只见到松树上挂了一只青蓝色的绣花鞋。

  在那一个刹那我觉得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艰难的说出一句:“我想要回去”后,耳畔的破空声,又让人避之不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