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穿越 > 深宫霓裳泪倾城
穿越
近在咫尺(四十九)
229/1466

近在咫尺(四十九)

  说话间,一抹鲜艳欲滴的红色缓缓进入我的眼帘,我茫然抬头,入目是一双惨白的没有半分人色地冰冷地手,伴随着耳畔阴测测的笑声。

  我伸手猛地抱住我的脑袋,有些无助的开口道:“九……九娘,你……”

  那女人蓦地收住了笑,虚幻的身影在天幕之下一闪一闪就好像一只油净灯枯的萤火虫。丫头,她轻柔的开口:“我从来否不晓得你有口吃的毛病。”

  我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半晌才指着她虚无的身子反驳道:“我当然没有口吃的毛病,你快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指着身后的石洞问道:“你看到了石壁后面的别有洞天么?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阴九娘的目光有一瞬间迷离,只是那么一瞬间,她虚无地手指落在我的后脑勺上,低声道:“丫头,你了还记得那一位被你救下的黄口小儿?”

  我垂眸略略沉思,后知后觉道:“你说的,可是被我抱在怀中的女子?”

  九娘微微一颔首,身后地允舒航云淡风轻的接口道:“那孩子之前进了这雪洞。”

  我听了允舒航的话,脑中电光石火一般的闪过那个画面,急忙道:“对啊,那孩子是如同蛇一样匍匐进洞的。”

  我的话音落下,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九娘用飘忽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不知怎么的,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根血迹斑斑的铁链子来,那链子上还晃晃悠悠的挂着一只木屐。

  我盯着那木屐看了半晌,终于失声叫了出来:“烈影的木屐,这是烈影的木屐!”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刹那,一旁的九娘唇边的笑容突然变得诡谲。

  我看着那一抹诡谲的笑容的九娘,眸色定定却不知何故。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对眼前晃晃悠悠的木屐已经司空见惯,于是在看到九娘的身子从石壁后面飘出来的时候,我就问道:“烈影人呢?”

  “她现在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很安全。”

  话音才落,她突然抬手看着允舒航:“给我。”允舒航的眸色闪烁了一下,会意。

  我看着允舒航的手虚无的伸在半空,一把金错刀吊在他随身的白丝带上,晃晃悠悠却不晓得干什么名堂。

  我诧异的看着那刀在九娘面前晃悠了半天,她的身子却仿佛被定住一般,始终没有伸出手。

  愣了半晌,我听见有手指敲击刀锋的声音,九娘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魄云刀,居然是魄云刀!”

  我心中十分诧异,轻轻的拽着允舒航的袖子低声问道:“阿藏,你听说过魄云刀么?”

  允舒航摇了摇头。

  我看着眼前的琉璃色瞳孔,突然间想起他拿着刀认真的问我:“这是你们中原的东西么?”

  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我记得很清楚,我对他说:“我没有见过这刀,却也当真不晓得这究竟是不是属于中原的东西。”

  我盯着一把允舒航丝带上的刀出神,耳畔是九娘不敢置信的呢喃:“魄云刀……”

  我实在不晓得魄云刀有什么奇怪,不过,光听名字判断,它的存在大概是所有魂魄的噩梦。

  包括——九娘。

  我的视线缓缓下移,注视的目光也变得悲悯起来,我缓缓地来到九娘身边,徒劳的用手虚无的落在她的肩胛上,低声道:“九娘,你先别慌,我们现在可是腹背受敌,你是最有办法的,若是连你都……”

  我轻声的安慰她,她却只是用哀怨的视线注视着允舒航丝带上带着的刀,一言不发。

  允舒航朝我走过来,他将身上的魄云刀取下,无声无息的放在一个凸起的小雪丘上,然后他突然转过身对我说:“雨儿,我们去找他。”

  我一口冷雾卡在喉头,茫然道:“你要找谁?”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突兀的笑,那声音冷冽的仿佛是春寒料峭之后的丛丛荆棘:“他是要找死。”

  话音刚落,凝结地空气中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股子腐臭的血腥气息,我微微皱起眉头,刚要开口,眼前突然飘过一个凌厉的黑影,就在那个刹那,耳畔随之传来一阵冰冷的破空。

  我微眯着一双眼,伸手抓了一捧雪低咒道:“这暗杀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呢?”

  有草叶的枯枝伴随冽冽冷风吹进我的耳朵,一双手落在我的肩头说:“反正不是来暗杀你的就行。”

  我略略一点头,被积雪覆盖的地面已经没过了我的鞋跟,我勾唇微笑道:“这一片白的,可不好藏人啊!”

  话音刚落一瞬,脚下的雪地突然传来了一阵哔咔声,下一刻,我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子从山壁的石洞里爬出来,双目之中,一片赤红。

  我警觉的退了一个半步,余光看到了那个和我并肩而立的少年,我们在冷风之中无声的对望了一眼,他的视线落在了雪地上的那把魄云刀上。

  自从九娘见到那刀的一刻,就开始变得魂不守舍起来。当你看着那张几乎透明的脸的时候,会看见他仿佛暗夜一样沉寂的目光,那目光透着空洞,仿佛落在你的身上,又仿佛是要穿过你的身体,毫无杀伤力的刺穿你的四肢百骸。

  允舒航走过去一把抱住我,从九娘的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拿走了那把魄云刀,然而下一刻,他却又鬼使神差一般捂住我的口,毫不留情的将那魄云刀刺进了雪地里。

  我凝眸沉思了很久,始终不晓得眼前的少年究竟是意欲何为。

  然而他没有同我做出过多的解释,只是用眼帘的冷光撇了一眼那个被取走了脊骨的女人,沉声说了一句:“帮我一把。”

  我很给力的同他一起给那个可怜的女人翻了一个身,让她那一张被剑锋折腾的新罗密布惨绝人寰的脸暴露在天光之下,果不其然,我们的动作才刚一停手,那个从山壁雪洞中匍匐而出的孩子,立刻就像是见了血腥的阿物,不管不顾的朝着她的方向靠近。

  我惊讶的看了眼前的孩子许久,喃喃的问:“这……这孩子……”

  允舒航没有伸手挡住我的眼,只是抬手扬起手中的长剑划开了孩子的衣服,我急忙伸出手去想要阻止他,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根本站不稳。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转身看我,用一种怜惜的语气平静的说:“划开她的衣服,是希望她不要死的太快。”

  我闻言点头,过了好半晌才后知后觉的扬起手中的雪粒子道:“啊?”

  看得出来,允舒航对我的后知后觉很满意,他的唇角微微一凝,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对我道:“不出所料,有人下毒了。”

  我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吐着白气问:“下毒了?是什么毒,一定要你划了一个女子的衣服啊?”

  允舒航没有开口,眸色中晦暗莫名,怱晌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他弧线优美的唇瓣靠近了我的耳垂。

  我听见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在我的耳畔说了一句:“空气中有焚尸散。”

  “焚尸散?”我瞪着一双铜锣一样的眼睛看着允舒航:“你是说尸体一遇到就会变成焦炭的那个?”

  允舒航用“孺子可教”的眼神盯了我几秒,“所以,我才要把她的衣服划破。”

  我依旧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划破了衣服又如何?”

  允舒航没有因为我的问题而失去耐心,他缓缓地回身,眸光定定的看着那个被我救下的女孩,循循善诱道:“蛇除了要冬眠,还要做什么?”

  我被他的一句话问的云里雾里,却还是试探性的回答道:“要……蜕皮?”

  可是话音刚落,我立刻道:“不对啊,一般的情况下,蛇哪里会在冬天蜕皮啊,冬天是蛇冬眠的时候,而且那个时候它……”

  话还在喉口说了一半,头顶却不知何时已经挨了一个板栗,允舒航伸手指了指那蜷缩着的身子道:“你看清楚,这哪里是蛇?”

  我愣愣的看着那个孩子两分钟,茫然的拍着手掌说:“对啊,她是个人,我怎么忘了,我眼前的孩子,她是个人!”

  可是感叹刚一结束,我又是一脸蒙圈了,是什么让这个孩子变成这样的?一个健康的五六岁的孩子怎么会突然丧失了行走能力,然后如同一条蛇一样,不知疲倦的在雪地爬行?

  允舒航回过头,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神色隐匿的疑惑,他抬眼环绕四周,抬手将我的手握在掌心道:“别声张,我们先看看。”

  我点点头,视线落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九娘身上。口中呢喃半天原本想要同她说一句什么的,可是允舒航碰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开口。

  我平静的抬眼去看他,他修长的指节此时正悬空举着,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视线中是那个努力挪动的孩子的身体,她将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靠近那个被取走了脊骨的女人,手指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那惨绝人寰地脸,唇边突然荡漾起一个凝谲的弧度。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