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798/1034

16

  “不去?”老尚的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不去的话,你就给我多练习三个小时的跆拳道。”

  为了修长的四肢不会被可恶的肌腱炎找上,我通常会冲着老尚吐着舌头,然后一路小跑的去追汤局长的车。

  所以,我的胆子基本上都是老尚逼出来的。

  可是,每当我完成老尚给我的任务的时候,等着我的也往往不会是一顿丰富的晚餐,而变成了老尚冷冷的拳头。

  “完成了?说了些什么?”老尚一个拳头直勾勾的朝着我逼近,我一个侧踢避开,脚尖刚好落在他突兀的骨节上。

  “嗯,一会儿再说。”老尚看着我的一双眼,在我的一个助跑之后,伸手将我的脚踝腾空托起。

  “尚宇,你下劈的腾空高度还没达到我要的理想程度,再给我训练半个小时,我给你当陪练……”

  我泪眼汪汪的看着老尚:“我可以申请先填饱我的肚子么?”该死的,要我在空腹的状态下练习跆拳道,我的身体灵敏度会一下子降低好几个档次。

  可是往往到了这个时候,老尚也不会对我透出半分疼惜,他只是严肃的指了指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平静的对我说:“如果在偷懒,就睡训练馆。”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老尚为什么要把我逼的那么紧,直到我的道服上换上了跆拳道黑带的段位时,老尚才十分欣慰的拍着我的肩膀道:“丫头,歇着吧!”

  然而,老尚要我休息的方式依旧是要我面对一大堆的询问笔录,还有那些血肉模糊的照片……

  在他的心中,我尚宇就是一个生偏了时辰的孩子,他要把我努力的向着他的方向培养……

  对于老尚给我的方式虽然严厉了些,却着实让司空见惯,只不过自从我被那劣质的电线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后,我身边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虽然穿越让我见到了很多珍奇玩物,也让我变得懒散了不少,毕竟没有一个古代的女子会顶着一副柔弱女子的闺中模样三天两头的去和那些刀枪剑戟打交道,更何况在旁人眼中,我这个丞相府的大小姐还有一副被药罐子养大的弱不经风的身子。

  虽然我也的确在上官朗的面前说过无数次,我不再是原来的上官雨儿了,他看着我一个劲的点头,一面说着:“雨儿长大了,会保护自己了,这十几年也多少耳濡目染一些皮毛了,死而复生了,脱胎换骨了……”

  可是在真正的危险来临的瞬间,他的第一反应依旧是保护在他心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妹,他会让我伫立在距离他不过几米的地方,视线可及……

  水云轩里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蹊跷,可是眼下我却不知为何心下突然想起上官朗来。

  老鸨没有因为天际透出的微光缓缓神经,即便她的目光此时变得有些茫然甚至呆滞,我握紧了拳头,低声开口道 “陈妈妈,诩娘平日习惯用桂花油么?”

  那老鸨抬眼看了我一眼,声音平静的透出来:“水云轩的姑娘最真爱自己的头发了,尤其是诩娘……”

  我听了老鸨的话,垂眸沉思了片刻,低声接着问道:“你方才说诩娘似乎……”

  “娘子不要声张!”老鸨的脸色突然变得暗沉,就在我的后半句询问还在喉咙口停滞的时候,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看她这样子怕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我上官雨儿只能靠自己了。

  心下这样思索着,我的视线又一次落在了那个没有被火焰殃及的面目全非的屏风之上,在那上面,还有一些生命力十分顽强的小家伙正在努力的蠕动着寻找生机。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了两下,正要拿着随身的手帕包裹了虫子,手腕处的红玛瑙突然闪过一道强光让我无法靠近。

  我心下暗道不好,这一定还是那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九娘搞的鬼。

  没错。我清楚的记得她说过,我有一身价值连城的血。

  不知怎么的,在想到我全身那价值连城的血液的时候,我的思维突然停滞了片刻,而后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冷冽的从我的手腕处传了出来:“小丫头,我能对你身上的血动什么歪心思!”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周,低声问道:“姑姑,你还在?”

  那人的声音控制的恰当好处,她轻轻的“嗯”了一声,音色透着如梦初醒的朦胧有些愠怒的说:“那是焰甲飞虫,你最好不要碰。”

  我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手里拿着被摊开的手帕道:“姑姑,你不是梦里的人么,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啊!”

  对于我的询问,那声音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她只是平静的对我说了一句:“别怕。”下一秒我的眼前仿佛被一片白雾笼罩。

  我看到那个飘渺出尘的女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须臾的光景过后,我才猛然间想起我身边还有一个水云轩的老鸨,倘若我刚才的举动被她看到了,我一个豆蔻年华的姑娘家居然一脸茫然的在对着空气说话,她会不会把我看成一个神经病呢?

  正当我努力的思考着一会儿要怎么跟老鸨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房间的一侧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冲着空气低声道:“姑姑,我们眼下怎么办?”

  手腕的玛瑙吊坠闪着光,阴九娘轻描淡写的说:“我在这,你死不了。”

  我顿时头顶黑线万丈,我当然知道自己是不会死的,好歹也带着些许的功夫,可是,我……

  啪嗒,啪嗒。

  有节奏的声响慢慢的靠近了我的地界,此时我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手腕的吊坠也在此时变得光芒大盛。

  那个刹那,我突然间感觉到危机正在一步步的逼近我,然而我却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界里,变得进退两难。

  阴九娘没有再开口说话,然而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老鸨如同雕塑一样出现在我身侧的床榻旁边。

  “她这是怎么啦?”我皱着眉头询问道。

  “没事,只不过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女人,遇上了招魂术。”阴九娘平静的对我解释。

  片刻之后,她的声音中依旧透着空灵缓缓开口:“不过,你不用担心。”

  九娘的话音刚落,我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叫声,那音色沙哑的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一般。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瞪大了一双眼,就在这时,手腕的吊坠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我的眼前一道强光闪过,那声音幽幽的说:“丫头,这鬼地方有个不要命的招魂人。”

  我闻言心下猛然一惊:“不要命的招魂人,那一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了。”我的视线蓦地从空渺的寂静中扫下去,悠悠问道:“谁的魂魄又要遭殃了呢?”

  九娘的声音停滞了片刻,再次响起的时候透着几分退不去的笃定“不管是谁要遭殃,都和丫头你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抬眼落在空旷的寂色里:“当真没有关系?”

  “没关系。”阴九娘的声音飘出来,稳稳的落在我的耳中。

  我依旧不死心:“我自从进入这水云轩以后,似乎一直在听人说起纯阴,那些人要纯阴命格的人做什么呢?”

  阴九娘没有回答我的话,时间进入长久的静默,我蓦地咬了一下唇瓣,突然听见门外凄厉的声响,唱的却依旧是我听不懂的调子。

  我的神色有些错愕静静的看着阳九娘低声问道:“他这又是在唱什么?”

  “不过是一首曲子罢了。”九娘回答的轻描淡写。

  我依旧不依不饶道:“什么曲子这样奇怪,不像是中原该有的吧?”

  阴九娘抬眼认真的看着我,半晌才缓缓说道:“姑娘可是听过这曲子么?”

  “没有。”我轻轻的摇着头回她,“不过我觉得,这曲子听起来哀怨的很,一点也不敢听啊!”

  我话音方落,突然听见一阵清脆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转身一看,却依旧是空空如也。

  我按耐住心下的好奇,冲着虚无的天幕道:“姑姑,出来和雨儿见一面吧,这招魂师的事情,你可以慢慢的讲给雨儿听么?”

  我话音方落,空气中突然闪过一股子十分奇特的香气,下一秒我的身体瞬间变得软趴趴的,直接跌坐在地上。

  就在我以为这突如其来的瘫软又是什么潜在的危机的时候,手腕上突然闪过一道红光,一刹那,我就看到在红光之中突然出现的一朵腊梅花……

  见到眼前的这一幕的刹那,我的嘴巴顿时变得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要知道,现在虽然是寒冬腊月,眼见一朵梅花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眼下的天色之下,我居然在室内这种契机见到腊梅花?

  我心下一阵暗叹,这不是怪哉么?

  可是怪哉归怪哉,这一切的确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边。我很清晰的告诉自己,都不止一次遇见口中的“鬼”了,眼下的事情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