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
732/970

梦断红琼不知处(?)

  我感觉在那之后,我的大脑一直昏昏沉沉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时候,我就这样靠着老婆婆的肩膀睡过去了,浑然不知那小小的茶铺外面究竟会发生什么。

  当我嗅着一股子茶香悠悠转醒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装裱豪华的那车里,淡然处之。

  我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腾地跳起来,却被一双瘦骨嶙峋的手腾地按住肩膀,身子一沉,我回头,身旁的老人冲我摆手道:“妮儿,坐下。”

  我的身体被按压着,马车狭小的空间让我根本动弹不得,侧过头心急火燎的看了一眼那老人,奇道:“婆婆,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老婆婆的手心落在我的额头上停了片刻,然后煞有其事的吐出一句:“还好,不曾散掉。”

  我抬手覆上她的手背,心中越发奇怪:“婆婆,我们还要走多久?”

  老人的双手交叠着放在膝头,目光幽深的看着马车外的景物一闪而过,半晌才悠悠道:“姑娘不是说有个朋友需要救治么?跟着婆婆就对了。”

  我心想依旧对她存着几分疑惑,却也无法拒绝她的好意,因为那一碗茶,我的大脑依旧是昏昏的,耳畔除了马蹄声,几乎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惊讶的抬头看着那个一脸慈祥的老人,她低着头,额头上有几缕白发落下,手里捧着一根金针一板一眼的往我身上插。

  我一脸戒备的蜷缩起来:“婆婆,你要做什么?”

  老人握着针的手突然停住,反手扣住我的身体才缓缓道:“妮儿,没有人告诉过你么?”

  我依旧有些害怕,诧异道:“什么?”

  “这是定魂针。”老人的手抚摸在我漆黑的头发上:“若是一会你见了那灵医,总不想让她看出,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我闻言身子有些踉跄:“婆婆……”

  “放心,婆婆不会戳穿你。”突兀的手指落在我的手背上,“所以,这定魂针你一定收好。”

  我闻言心下感激,看着那老人,却静默着不知说些什么,半晌才说了一句最简单的:“多谢婆婆。”

  老人没有说话,冲着我清和一笑,微微侧身,车外的马儿越发飞快地跑了起来。

  穿过了三街六巷,马车终于在一间小小的雕花木门前停下。

  那是一件古朴的木屋木屋前,堆着一个憨态可掬的雪人。我四下环视了一番,门前的雪松居然高过了房顶,门楣上却挂着两个纸糊的白灯笼。

  我看着灯笼上两个硕大的医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正当我心中无比诧异的时候,我的脸颊突然刮过了一阵冷风,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一回头,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空空如也。

  “婆婆,婆婆你在么?”我高声急呼,那个神秘的把我带到这里的老人,她不会打算……

  冷不防的打了个哆嗦,我突然听见身后一个清晰的声音说“妮儿,别害怕。”

  “婆婆!”我顿时心中一怔,“我要怎么办啊?”

  “那个人我见不得。”老人轻轻的叹息一声,“接下来的一切,你可能要独自去。”

  我低着头,静静的“噢”了一声,冲着那虚邈的地界佛了佛身子,耳畔传来一声轻笑:“别空着手进去。”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伸手摸了摸怀里,阿渡给我的荷包还在我怀中躺的安稳,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揣着怀里的荷包,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

  就在这时,我的背脊突然传来了一阵突然而至的阴气,下一秒,一个冰冷的声音飘出来:“姑娘可是来瞧病的?进门五十灵币不讲价呦!”

  我被这从天而降的声音吓得浑身一冷,伸手下意识的捏了捏阿渡给我的荷包,心下顿时一松,柔声道:“不错,我确实是……”

  “居然是人类?”后半句还在喉头卡着,我的耳畔突然就被一个欢喜莫名的声音迫不及待的撞击了下,我猛然闭上眼睛再睁开,告诉自己没什么可怕的,我居然来到了这儿,就必须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九娘还奄奄一息,等着我去救命。

  我咬了一下嘴唇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没错,我是人类,受伤的不是我,我是来……”

  “看来,你是来请我出山的。”那声音凉幽幽的说出一句——“那可贵的很呐!”

  我听着她那声毋庸置疑的叹息,扬了扬手里装着灵币的荷包道:“灵医,只要你肯救下我朋友的命,价钱好商量。”

  “爽快!”凭空出现的一道光晕中伸出一双素白的手,只是轻轻的一个弹指,就将我掌心的荷包据为己有了。

  我猝然一个回神,昂首入目是一双绣着夕颜的木屐,少倾,鼻腔中猛地窜进了一股子药味儿,一个轻巧的身影顿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怀中的那个装着灵币的荷包,此时正被那灵医握在手里仔细端详,我看着那张脸,温润的就像是一个风姿绰约地美人,只是那声音,却低沉沙哑的像是沙漠中垂死的青柳——

  “很好,这笔生意我做了,如果那斯当真被我妙手回春,我还要双倍报酬。”

  我看到那双深沉的眸子,眸光中的贪婪显而易见,可是现如今,我似乎也没有了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活了再说。”

  那灵医看着的眼睛,微微一皱眉道:“你对我没有信心。”

  我连忙摆手:“在下是高人指点才来找你的,还望你……”

  灵医的唇角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既然如此,快些启程吧。”

  穿过了三街六巷,我在灵界的一间私塾旁看到了来时那辆马车,不同于之前的是,这一次那车上已经空无一人。

  我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突然间想起那茶铺的老人说“那个人”她见不得。然而,眼下我虽然找来了灵医,我却当真再没了办法能把她带到受伤的九娘身边去,期中最让人头疼的是——我不会赶车。

  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楚楚的落在那个悠闲的站在车旁的灵医身上,刚要开口,只听她轻轻一笑:“罢了,你这女娃倒也是心诚,独自一人就来这灵界请我,索性你的灵币也给够了一了,我就屈尊降贵给你当一回车夫了。”

  说罢,那灵巧的身影团身往车辕上一坐,抬手念了个诀儿,马车立刻飞快向前奔驰而去。

  我看着那健美的黑马在马鞭的指挥下越来越快,就像这时间应该是来得及的,于是将头靠在马车壁上枕着臂弯打算小睡一会儿。

  然而正当我半阖着眸子还未入梦,就听见一阵轻微而急促的拍打的声音,

  霎时间,黑马猝然一声长嘶,坐在车辕上的灵医顿时传来一声高呼:“吁!”

  随着灵医一声令下,马儿猛地一抬头,让马车吃呀一声来了个大转弯,也终于有惊无险的停了下来。

  耳畔传来一阵怒气冲冲的咒骂:“当街拦马车,是活腻了么?”

  我微微侧身,眸底是一片天光末明的光影,朦胧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为何……”

  “姑娘不用管他们。”灵医只说了一句话,单手扣住车窗,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然而,马车还没有走出百步,却不得不又一次被迫停下。

  就在我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冷不防下车查看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吓得我差点就没能站稳。

  只见那马车下面,明明就是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他的头上身被车轮狠狠的压住,根本无法动弹,只是一双短短的小胖手,还在空中虚无的摆动着,样子十分可怜。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顿时心凉了半截,好端端的坐着马车,居然会就这样撞了人……

  我强忍着眼中泫然欲泣的泪水,抬头看着那马心中顿时不是滋味。我颤颤巍巍的靠近那个孩子,伸手想要握住他,然而就在我的双手即将接触到他指尖的一个瞬间,我的身体上猛地悬出一股强大的内力,一下子将他弹开了去。

  我看着那个像是洋娃娃一样的小身体像是受到了强大的地心引力一样的弹射出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重重的摔倒在距离我不过五米的地方。

  我顿时心中像是被藤条狠狠的抽打一样的难受,急忙快步来到那孩子身边,却出乎意料的发现他居然摆着一双粉粉的小胖手冲着我笑。

  我顿时觉得身上冷汗直冒。急忙迅速收回那原本要握住他手的手,转身心有余悸的看着灵医。

  “怎么,不发善心了?”灵医手里握着一根针,语气平淡无波。

  我后知后觉的猛摇头说道:“不了,快走吧,我的荷包已经空了,我可不希望自己莫名的就把性命给丢在这儿。”

  灵医听了我的话只觉得好笑,半晌才提醒我道:“你不是有定魂针么?还怕他们会要了你的命?”

  我闻言心中一惊,定魂针?我差点都把它给忘了,只是我眼前的这个人,又是如何晓得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