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三十九)
126/1119

梦断红琼不知处(三十九)

  从来没有人同我讲过六界之外的事。

  一直以来,我只知道,大唐是一直崇尚礼佛教的,天地万物六界共生,人神鬼畜六道轮回。

  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将这一切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似乎想在我面前铺开一个位置的世界的陌生让我胆却。

  我伸手缕了缕头上的银簪子,听着耳畔的琵琶声悠悠凌凌。

  男人微微低下头,看着我脸上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低声道:“好了,想是我多心了。”

  男人话音落下,突然一个箭步来到我的身边,将我一把推倒在雪地上言简意赅的下令:“你继续躺着。”

  

  “干嘛还要我躺着?”我眼底顿时升起两团小火苗:“躺在地上很冷的!”

  那男人对于我高声的抗议完全不予理会,弯曲着手指轻轻挑眉道:“要么,我就给你挖个坑,活埋在雪地里,要么你就给我乖乖的躺着。”

  男人说话的时候,颀长的睫毛变成了一条缝,他指了指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声音凉幽幽的问我:“你可还记得自己方才答应了我什么?”

  我闻言心下顿时一阵幽然,想起自己是要帮躺在地上的可怜女人挡住招魂师的,都说帮人帮到底,更何况还是个可怜的死人。

  继续这样平复了片刻,我轻轻的抬起头问道“发我只要在这女人”

  男人目光沉沉的锁住我,看着我重新稳稳的躺在那女子的身边后,眼角眉梢露出了满意的笑他微微俯身,拖住了我的肩胛,伸手将那白色的装着石头的布包放在了我的腋下。

  我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折腾的有些难受,蹙眉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男人的手似乎还透着一股缓缓流动的冰寒,指尖落在我的额头道:“不要说话,就当自己已经死了。”我抬眼看着男人他在一片沉寂的天幕之下,用他那没有半点温度的视线注视着远处琵琶声传来的方向。

  我原本以为,那幽幽的琵琶停滞的时候,我就可以很安静的离开这个地方了,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点点靠近的琵琶声,夹杂的不止是带血的危机……

  冬季夜晚的冷风还在呼啦啦的吹着,我躺在雪地里,身边躺着那个没有温度没有思想更没有人气的女人,心里说不出的诡异。

  出乎意料的,那一刻的时间仿佛是被定格一般,我听得见悠悠的琵琶声,感觉的到劲风的流向中夹杂着血腥的味道,可是,我却始终没有见到男人口中那个邪恶的招魂师。

  时间有些长了,我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发胀,然而身后传来的一阵刺骨的冰寒却又让我不得不强打精神。

  我微微抬起眼睑,看着面前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轻声的问:“会不会是你记错了呢?还是那人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男人闻言缓缓转头,清冷的视线默默的注视了我片刻,突然桀骜的扬起了嘴角,一副这怎么可能的表情。

  我只能作罢,将身子猛地翻了过去,把那男人隔绝开来。

  飘忽含笑的人声是猛然间传入我的耳朵的,我侧着身看着眼前多出的一道在天幕之下闪动的影子。我根本来不及思考,只听那人口中唱着我听不懂的调子,手边的琵琶声依旧在嘈嘈切切的狰狞的响,我的后背猛的僵了一下,突然间感觉一股力量把我的身子拖住,用力的拉拽。

  我的喉头顿时哽住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神可怜巴巴的注视着那个云淡风轻的身影,岂料,他长身玉立的站在夜色里,根本就不搭理我。

  我顿时心下有些受挫,却也当真不敢妄动,片刻之后,那男子突然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腮帮子。

  在那个瞬间,我顿时把他的忽略抛到了九霄云外,急忙不解的问道:“你知道那人说什么?你怎么同她说话?”

  男子闻言素手微抬,小心翼翼的按压了我怀里的白色布包。声音低沉缓慢,却始终透着一股淡淡的玩味:“为了留人,断梦都用上了,在你的眼里,人命当真就如同蝼蚁一样卑微?”

  他顿了顿,突然朗声大笑:“难道,这就是你口中的众生平等?”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背脊一阵发麻,眼下我根本就不知道面前的男人在我面前责备谁的过错。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弯曲着,若有所思的在我的额头上停了片刻,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突然感觉压在腋下的白色布包。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开,我猛的一咬牙,一把抓住突然在空中打着旋儿的布包,却听那男人不紧不慢的说:“快了,就快了。很快你们就可以有冤抱冤,有仇报仇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