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780/1089

201

  天亮之前,我从那陌生的男子口中获取的云天河骨鬼的有关消息的确会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男子说过,云天河骨鬼会呆在潮湿阴冷的水下潜伏,如同是珊瑚下沉睡的蚌,静静的等着他们的猎物。

  在他们心中唯一期许的,就是那些在云天河上的被称为招魂师的人,能在夜半子时一个个满载而归。

  这也就意味着,水下的那些生灵已经是没有灵魂的孤主了,现在他们就如同放在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骨鬼其实也称不上是真实的鬼,之所以会把他们叫着这样一个恐怖的名字,是因为——每个云天河中被称为骨鬼的,都是那些及其通晓水性的人。

  他们会在白天潜伏在云天河水底,到了夜晚太阳下山,阳气没有那么强的时候他们会在水中寻找有没有合适的落水者,用他们的手臂夹住他的双腿,让半死不活的奄奄一息,让半活不死的彻底断气。

  到了最后,那些可怜的家伙会变成一堆白骨,然后再被可恶的骨鬼送出冰冷的水面。

  那个时候,那些沉溺的尸首重新曝露在天光之下,发不出任何的呻吟,只余下白骨森森。

  屋里的沉闷越来越明显了,我故作轻松的看着眼前的人满不在乎的问道:“可是,眼下我们这不是在云天河,难不成也会有骨鬼兴风作浪?”

  话音落下,我转头离开了。

  耳畔的引魂歌还在一遍遍地唱,我收回了落在门框上的一只脚,看着那个风轻云淡的男子一脸冲着我一脸玩味的笑,他指了指蜷缩在地上的那一个虚无的影子道:“说要救这娘子的人可是你啊,如今这局面,你难道打算赖账?”

  我被他说中心思,顿时一阵无语,只是片刻又立刻理直气壮道:“我没打算要弃她不顾,只不过你得告诉我,这人要怎么救?”

  男子回过头,看着我被风吹的发红的腮帮子,慢条斯理道:“很简单,你若要护着她,就必须帮她找一副适合的身子。”

  我闻言浑身一震,看着那一抹在红色的光晕下瑟瑟发抖的身影,如同在风雪中枯枝上一只受伤的蝴蝶,我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悠悠缓缓的指着门外的躺着的女子问道:“嗯,她行吗?”

  我话音才落,只听见身后的九娘蓦地吼道:“不!”

  我被吓得后退了一步,那男子一把扶住我。

  我的目光开始变得涣散而没有焦距,那男人抬起手轻轻的将修长的指节落在我的天灵盖低声道:“你可不能慌,骨鬼的事情还没结束……”

  他脱口而出一句“骨鬼”让我的汗毛顿时立了起来,我努力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低声道“门外的招魂师还没走,我们……”

  “你和我来。”男子话音落下,凭空从袖中取出一道黄符,又捏着手指念了一个诀儿,冲着我伸出了手。

  我愣愣的看着他,不明所以的问道:“做什么?”

  他手腕微微一转,明知故问的笑道:“你是活人吧?”

  我白了他一眼,压根不想理他。

  他修长的指节落在了我的下巴上,将我的脸一点点的面向他,半晌才道:“给我一件你的物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着这个人当真是无聊至极,却又见他的神色中原本透出的些许玩味此时已经褪去,只能摊开手掌对他道:“你看仔细了,我、身上当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男子不说话,只是目光阴沉的看着我,他的手掌慢慢的靠近我的脖子,拖住我脖子上的玉佛道:“这不是件,值钱的东西吗?”

  我见他将主意落在了我脖子上的玉,急忙后退着站到了墙角:一脸戒备道“不行,玉在人在,玉……”

  还没等我把后面半句的“玉碎人亡”说出口,那男人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黑沉。

  我急忙转身看着他,一面笑着,眼神却越发的宁死不屈:“反正……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休想打这玉佛的主意。”

  那男子闻言,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是你很重要的人送的?”

  我闻言点头,目光低垂却不言不语,蝶姐姐,那个一身紫衣精致温柔的女子,为了我的死而复生在佛堂呆了几天几夜,在那日的七雀山见到我之后,一把把我抱住的美丽女子。

  我想,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蝶姐姐是我穿越大唐以来,第一个拥抱我的人。

  我就这样静默的遥思着,淡漠沉寂缺无人打扰,许久之后,男子终于对我的坚持俯首称臣。

  他轻轻地转身,长袖拂动,间刮起一阵的风,我的一缕发丝也在那个刹那被他带走,甚至没有让我感受到一丝的痛感。

  “很好,这样就有生人的气息了。”

  那人似乎变得有些兴奋,勾着唇角,回过头冲着我满意的笑。

  我的头顶顿时黑线三千丈:“这是什么鬼,生人的气息全被一根头发丝带走了?早知道这事情会那么简单,那为什么不早说?”

  我捋了捋落在我额前的碎发,漫不经心道:“还要多几根么?”

  脑子看着我的表情似笑非笑,蓦地抬手推门道:“够了。”

  我不知道那一根头发丝在那男子手里有什么用,只听他一阵念唱之后,门外突然发出了一阵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就在此时,男子的一双眸子立刻变得猩红,他蓦地回过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指放入口中用力咬下,鲜红的血顺着他指节的纹路流下来,滴落在他手掌的黄符上。

  我茫然的伸出手,依旧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却见他一脸淡定的将那符咒丢出门去,又用舌头舔了舔手指的血慢慢悠悠道:“出去。”

  我缩手缩脚的看着他,那双注视着我的眼睛,古水无波。

  我看着那一抹在黄色的符咒上晕开的血迹,一咬牙,一皱眉,还是出了门去。

  如我所料,门外的巨大的内力的结界把我挡了回来,我感觉时间过得格外的慢,回过头看着那个一脸风轻云淡的男子:“现下如何是好?”

  他也不着急,把黄符从我手中接过,用力的抛向空中之后,突然对我吐出一个字“跑。”

  我的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突然觉得后背一双手猛地把我推了一下,我只能将足尖轻轻点地,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不知是不是那男子手中的黄符起到了作用,这一次,我走的畅通无阻。

  

  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我的眼前突然闪过一抹幽白的颜色,脚步蓦地顿住,我睁开眼惊异的看着眼前的白色游物道:“那是什么?”

  男子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微微一拂袖对我道:“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先去把招魂师引开,一会儿你在把那个女人带出去。”

  我静默的看着他,视线中清澈的就像是一汪平静无波的湖水,平静的点了点头。

  果然,只是一瞬的功夫,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呼哨,那声音不浮不躁,恰当好处的遮挡住引魂歌的音律,就在那个瞬间,我的眼前蓦地闪过一道红光,从我的手腕处进入,紧接着一个虚弱的女子悠悠的对对我道:“我们走。”

  我依言出了门去,这才突然间想起冷大哥和允舒航在离开之前千叮万嘱的告诉我不要出门的,正当我踌躇着回到房间里的安全地带的时候,身后的男子像是探究到了我的心思:“你放心去吧,一定会平安的。”

  我由此真正的放下心来,随男子来到了距离水云轩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在那里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子正安静的躺在那里,她身穿一件火红的衣裙,面部被遮盖的相当严实。

  “你带我来这里,就只是为了看她的?”我转身背对着那女子:“人都已经死了,你打算让个死人都不得安宁么?”

  “你说错了,我就是想让一切安宁。”男子漫不经心的抬起手臂,将手里的那一纸黄色的符咒落在了那女子的脑门儿上。

  我的神色有些发懵,惊讶的看着那黄色的符咒在那女子脑门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那原本在地上躺着的女子莫名的抽搐了一下,也就在这时,一双从天而降的冰凉的大手遮挡住了我的视线,我顺从的任由他动作,那轻柔的力道似乎也就是那么的恰当好处。

  只是片刻的功夫过后,我突然听见了耳畔一阵虚浮的脚步声,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身体有一些颤抖,轻轻地说:“你放心吧,招魂师对你没有半分的威胁,我方才在屋内已经施法将你的生气渡到了那雪地上的女子身上,他顿了顿,语气有些惋惜的说:“一会儿,招魂师会带着那女子去见骨鬼。”

  男子似乎还有什么顶要紧的事情要告知我,然而此时的我已经被他的三言两语绕的满头黑线。

  随着男子清冷的目光看过去,我的视线中出现了几个如饥似渴的男人,在见到雪地上的那女子的瞬间,他们的眼神就像是一只暴怒而又饥肠辘辘的狮子,争先恐后的吵着那女子就是一顿狂扑。

  出乎我的意料,这一次那陌生的男子没有再遮挡我的眼睛,我看着那三五个黑色的身影如银蛇一样围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圈,口中唱着的依旧是让人听不懂的引魂的调子,那旋律停歇之后,我看到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微微弯下腰,将雪地上那女子的扛起在了肩膀上,踏着诡谲的步子,不知去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