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八)
319/1034

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八)

  灵医说的悲悯,允舒航的琉璃色瞳孔深处却依旧无悲无喜,看不出半点恐惧,我压根不晓得他究竟是做了什么,在事后问他,他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同我说了一句:“你这女儿家命好,遇上了我这么个贵人,你将来一定要对我知恩图报。”

  我看着他,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折射着狡黠的光,当真弥 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我究竟要如何报恩来着,可是半晌之后,我却还是懵懵懂懂觉得自己莫不是报错了恩,找错了人。

  可是眼见着允舒航一副你就想着怎么报答我的坦然样子,我当真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很多似的。

  我心中就这么静静的想着,突然想起那灵医的一句话来他说,这公子是同我打了个赌,赌注却是他自己的命。

  我浑身猛地一个彻灵,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阿藏,你对我做了些什么,什么叫赌上你自己的命?”

  他的声音依旧平静的如同翻不起浪花的水,喉结上下动了动说:“没什么,你至少现在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上一段日子,阎王来了,也不会找你索命。”

  他这无懈可击的呢喃依旧让我听的一头雾水,我缓缓抬起头,猛然抓住他说的那一句阎王不会索命,平静的叹息道:“是啊,还有几个——等等!”

  我快步来到他的面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说阎王不会来找我麻烦了,难不成是找到新的目标了?”

  允舒航虚无一笑,伸手落在我的眉心道:“现在想到了也不算太笨。”

  我加重了力气抓住他的手,继续难以置信道“那个目标,难不成是你?!”

  话一出口,我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允舒航说要我安心过几日,那代价……

  然而,还没等我的眼眶酝酿了悲伤的情绪聊以馈赠予他,却听见他的声音凉凉的从身后传过来:“我说过的,你是要报恩的,欠我的要还给我。”他的一句话,让我额头的青筋跳了两跳,却看见他斟酌了半晌却还是说出那句:“你不会死了。”

  等了半晌,他又突然间转过头来,一种天真无赖的表情看着我说道:“当然,我说的是目前啊,目前。”

  不知为何,眼眶酝酿的悲伤在那一刻累积,夺眶而出。

  寂静的空气依旧在流动,我和允舒航没有说话。他看着我的眼睛,琉璃色的瞳孔里是我的影子,他说:“哭什么啊,你。”

  “丫头,”一个声音在笑,你的眼泪是很值钱的东西,他顿了顿,讨好一样的冲我笑道:“稀有资源啊,可不能浪费了。”

  我伸手要揉眼睛,却被他阻止,我一脸嗔怪的说:“稀有资源才怪,你在灵界做了几百年医者,没见过会哭的女子么?”说罢,我又煞有其事的补充道,“鬼才信。”

  谁知他立刻反驳道:“我是灵医,不是鬼。”

  “……”

  沧幽的更漏不知疲倦的滴答着,灵医抬头看了一眼目光澄澈的那个音辽得少年呵呵一声低笑,轻声道:“这样不是挺好的么,他是我见过的,第二有胆识的男子。”

  我急忙负手推开要安慰我的灵医,好你个头,他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你要他隐魂,现在好了,直接把他的命都给伤着了,你说要如何是好?

  灵医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伸手抓住允舒航的衣袖道:“你怎么就答应了呢?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他一脸淡然的侧头看着我,眼神中却充满了好奇的玩味:“那么,依雨姑娘之见……”

  他故意将雨字字音拖的很长,我白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戳着他的胸膛道:“你不是一向很冷酷么?你现在怎么冷酷不起来了呢?那个灵医,我不过是同他打了几次交道,还没有完全的相信他,可你现如今……”

  “还有啊,”我看着他接着开口:“人都是有私心的啊,都是有目的的啊,可是你这一次得到了什么呢?”

  他听了我的话,素白的一双手缓缓的绕上了我的脖子,笑着对我说:“私心,私心能用来做什么?有人同我说,人一生必须私心有度,然而我还没把控。”

  我抬头吸了吸鼻子,阻止了那个呼之欲出的喷嚏“所以?”

  他十分认真的将我的头发调整到耳后:“所以我把私心给你,让你活下来报恩啊。”

  我心中一阵黑线千万,绕了半天怎么又回来了。

  他琉璃色的瞳孔中的光折射进我的眸子里,似笑非笑的将手指停在我的唇瓣上:“如若你还是如同我初见你那般,大约会过的更自在些。”

  我一脸莫名的踮起脚尖:“我什么时候……”

  他却蓦地一个转身,像是孩子一样同我商量道:“对了,方才灵医是怎么评价我的,你可听清了?”

  他的声音很低,却带着淡淡的期许,我略略沉思了片刻,一脸诚实道:“他说,你是他见过的第二有胆识的人。”

  他听了我的话,仿佛一个受了嘉奖的孩子郑重的抬着头看着不远处闪烁的灵医的影子问道“不知前辈平生所见胆识第一是谁?”

  他收了声,语气中透着艳羡:“可惜在下生的晚,无缘拜会。”

  灵医微微侧了身子,手心微微上抬浮着眉心上的那点霜花,声音轻轻地说:“不急,迟早会见到的。”

  话音落下,他突然抬头对我说:“丫头,你同我们一起。”

  我抬头看着他,毅然决然道:“是啊,一定要一起的,我还欠着某个人的恩呢。”

  说完,我反手抓住允舒航的手臂道:“我们走吧。”

  谁知我这一抓,却听见灵医凉幽幽道:“姑娘,你尚未出阁,这……”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仔细一想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才一转头却被允舒航更加用力的握住我的手臂,我一阵吃痛,这才突然想起灵医说的,大约就是我握住了允舒航的手臂的事。

  我弯了手指摩挲允舒航手心的纹路,轻轻地说:“你是不是想同我说,男女授受不亲?”

  灵医半晌没说话,我却听到允舒航的声音缓缓地落下来:“你不用瘦了,你很轻。”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氤氲的白气喷在我的耳垂上,我的脸上顿时腾升一片红云。

  我想,那一刻的我应该是感激他的,感激他没有继续肆无忌惮的说:“我自然知道的,因为——我 抱 过你。”

  我目光幽深的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脸,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是那个似乎被我们忽略了的人,他坦然的注视着那双琉璃色得瞳孔,声音平静而雀跃的说:“少年人,你真的很像他。”

  允舒航的视线落下来,琉璃色的瞳孔里似乎酝酿着深不见底的情绪,很久很久,他缓缓抬起那只握着箭镞的手:“前辈说的,是什么人?”

  灵医的声音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破风声戛然而止,我听不真切,只觉得胸中在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正在用力的崩裂开来,猝不及防的,硌得我生疼。

  那种剧烈的疼痛很快传递到我的四肢百骸,我猛地一抬头,眨巴了两下泪光闪闪的眼睛,才发现我的眸子已经被眼泪灼痛的无法睁开。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我的眼睛滑落下来,也在那个刹那,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那个有些玩味的灵医同我说:“丫头,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可就真的没辙了。”

  我控制住颤抖的身子沙哑着喉咙问道:“我不想哭的,你有法子救我么?”

  谁知我话音落下,灵医脸上惨淡的愁云立刻褪去,甚至还拿出一个紫檀木的小葫芦对我陪笑道“丫头,你要是想哭你就哭吧,只是这眼泪可不能浪费了。”

  他一面说,一双墨黑的眸子还把我打量半晌才十分满意道:“丫头啊!一会儿你的眼泪大派用场。”

  被他那么毫无道理又理直气壮的反驳之后,我心中有些愤愤,于是没好气道:“你要留着眼泪做什么?”

  他的回答依旧是言简意赅:“喂鬼。”

  我顿时傻住,却听见耳畔的破风已近在咫尺。我听见允舒航一抬着素手的一声轻笑:“原物奉还,我不想报复。”

  看来如今,挖坟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心中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思忖着,我当真感觉那紫檀木的葫芦在我的眼前来回的攒动着,灵医用平静的声音问允舒航:“你当时允了这丫头多少日子?”

  允舒航的身上,那一股我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越来越浓,他没有回答灵医的问题,只是用眼角的余光锁住了我脖子上发着光的玉佛,声音飘忽的说:“无碍,我相信她。”

  这是我第一次,无比清晰的听见他在我的耳畔说出这两个字,即便到了后来,这两个字成了我与他之间最大的避讳。

  彼时,他清润的声音几乎掩盖了我能听到的周遭一切,我看到了他弧线美好的唇颌间那俊逸的轮廓,无怨无怒,正气刚烈仿佛是从久远的被尘封的古画中踏入尘世的谪仙。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