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二)
314/1119

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二)

  我将目光从允舒航沉静的容颜缓缓移开,唇角好笑的看着空中虚无的一处道:“血有什么好怕的?”

  话音刚落,突然感觉手腕处蓦地一凉,整个 身 子猝不及防的一个趔趄,却又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拖住。

  下一刻,我的眸底出现了那一双清澈的琉璃色的瞳孔。

  我的神色蓦地遁了一下,只是一眨眼,却见到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里我有些羞 怯 的 倒影。我的嘴唇嗫嚅了一下,好半晌吐出一个好像久别的名字——“阿藏”

  吊床上的人瞳孔微微一收,转头目光温柔的看着我,他的手臂缓缓抬起来,似乎想要抚 摸 我的脸,我微微低了头,下巴落在他的指尖上,清楚的看到了他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然而,那温柔的弧度只存在了一瞬间,那琉璃色的瞳孔深处一刹那升 起刀锋一样的火星子。

  他弧线美好的唇瓣瞬间惨白的如同是暗夜中枯败的百合花,瞪着我看了半晌,一把禁锢了我的手腕。

  我的心中就这么静静的思忖着,却怎么也想不到他接下来究竟要做些什么,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的一双素手蓦地落在了我的咽喉上,我被卡的猝不及防,只能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而他却一反常态,就连眼角的余光也不曾光顾我。

  我压根不晓得为什么他会如此,想破了脑袋也不晓得,于是只能在他面前继续楚楚可怜的等着他的发落。

  然而,等了很久,那一只原本要将我置于绝地的死 亡 素手却始终没有掐住我的命门,我怀着绝后得生的感激抬头看着他,却见他的身形如同雕塑一样悬坐在吊床上,原本半睁着的一双琉璃色瞳孔已经闭上,似乎是累极了。

  我伸手拍了拍 胸膛,心中回转的是一个最雀跃的念头,我的手指缓缓的扣在允舒航骨节分明的关节上,口中反复嗫嚅一句话:“阿藏,是我。”

  大概是我喉头声带的微微颤动让允舒航安了心,在睁眼时,他眸光中那一抹冰冷的火焰退了些许,却还是一脸戒备的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也实在无奈,毕竟不能告诉他真相,也就只能对着那双仿佛洞悉了一切的瞳孔勉强的扯了一下唇角,然后指着沧幽门外的那些木头一样的黑衣人,侧头看他的反应。

  他就在寂静的沧幽之中桀骜的抬着头,眼角的余光闪烁着的点点火星子在望向我的刹那变成了平静无波的湖水,我们静默,静默的他缓缓将手从我的脖颈下 移,他的指尖蕴藏的温度 摩挲在我的锁骨上,那里,那个虔诚的象征依旧对我不离不弃。

  允舒航不紧不慢的侧 身挑 动了我脖子上的玉,继而低头仿佛自言自语的呢喃道:“这玉佛真是个好东西,趋吉避凶,也不用我……”

  后面的半句话他说了什么,我没有听的真切,却在抬眼时看到他美好的容颜上腾起了一抹红霞一样的韵色来,我见状勾唇,低声道:“阿藏,你可大好了?”

  话蓦地出口,却不曾想,回应的是一股子阴测测的笑声,那笑声如同被人碾碎的玻璃碴子,刺得我心里一阵发毛。

  我将身 子略微蜷缩了,紧张的四下张望,却只见到苍幽的门楣上挂着一件水蓝色的颀长锦缎袍子,我使劲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允舒航问:“阿藏,这……”

  允舒航也不同我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锦袍,大概过了半炷香功夫,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腕靠近他,毫无预兆的用力咬下。

  他的力气极大,让我根本没办法挣脱,只能咬牙、皱眉、忍着痛被他狠咬了一口才算完。

  转瞬我倒抽气表情凉凉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却是一脸平静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更要命的是,他即便是睡了,也是锲而不舍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放,这让我好,好生无奈。

  又过啦半晌,我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感觉他的气息在我的指尖依旧均匀的散漫,刚要挣脱手臂溜之大吉,却突然感觉一股内力从我的背脊处贯穿而入,悬的我整个人好一阵飘忽。

  我用力的眨巴着眼睛勉强定了定心神,想着眼前这个武功卓绝得白丝带,保护我这样一个小姑娘该是绰绰有余,可是为什么,他的目光始终就不能回到我的身上?

  四下无声。我看着允舒航的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始终注视着头顶那一件水蓝色的锦缎,正要开口说话,却见他的身子蓦地腾空飞起,语气森然道:“你若是在不出来,我就把这灵衣变成一堆灰。”

  那冷冰冰的话语溢齿而出,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剧烈的拉扯着,我凝眸伸手,只觉得一股大力从我的丹田一路向上,下一刻,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迫不及待的冲破而出。

  猝然的,我只觉得有一只大手悬空在我的天灵盖上,我疼的无力,却听见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我的身体传出带着愿赌服输的疲惫却依旧桀骜不驯:“小子,你好大的口气!”

  在这种时候,允舒航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他伸手在怀里轻轻一探,果不其然摸出了一个火折子,他琉璃色的眸光定在跃跃欲试的火星子上冷冷的看着沧幽与天穹的那个死角道:“你还不打算出来么?”

  仿佛魔怔一般,我这才猛然想起他是在同我身体里的另一个存在的人说话,心下不由咋舌他到底是个人啊,还是个少年啊,他又是如何晓得我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占领的?

  思忖半晌,我只能带着崇拜的眼神有些痴傻的凝视他,谁知他居然当真二话不说就要去了旋身烧了那沧幽门梁上的一件灵衣。

  随着那一件锦袍燃起的点点火星,我身体里的浮绝果然按耐不住了,不停的在我的身子里攒动,我略略定了定神,低声劝慰道:“阿藏,你不是一向最懂得怜香惜玉么?”

  我的话语半是抱怨半是呢喃,也不知落在允舒航的耳里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只轻轻一个回头,就将我的 身 子整个提起来,冷冷道:“灵衣很快就要烧完了,你要是再不出来……”

  话音刚才落下,就见到允舒航的手指凭空出现了一根银针,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我身体里的浮破天荒的变得绝在见到那一根针之后,立刻变得格外安静。

  也是在那顷刻之间的功夫,我顿然觉得我的一切感官正在一点点的恢复,我感觉允舒航正在松开钳制我的那一双手,就在我的身体仿佛被抽空的那个瞬间,他悬空把我 抱在了怀中。

  我只觉得浑身瘫软的没一点力气,还没等我开口询问一句什么,就见到我的脚下有一个淡淡的红圈正在时隐时现。

  我颤抖着指尖指着地上道:“这是什么?难不成又是玲珑血阵?”

  允舒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沙哑着喉咙道:“你还记得玲珑血阵?”

  我微微一点头,示意我记得,可是很快,我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少年在一开始明明是陷入了沉睡的样子,可是为什么,那么快又醒转了?”

  我缓缓抬眼,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有些不确定的询问出一个让我害怕的问题:“阿藏,是你么?”

  此话一出,我脸颊顿时一热,腰间的力度也随之传来,允舒航缓缓低下头,唇边的梨涡荡漾开来,他缓缓的支起我的下巴,认真的看着我,指尖轻柔的滑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让人心安的那四笔——允。

  我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埋头进了他的臂弯。

  他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我,目光澄澈的看着那灵医烧的只剩下一半,他温热的气息缓缓落在我的耳畔,“张嘴。”

  我什么也没问,只是按照他的意思张开了嘴,下一刻,我的眼前又是一片昏黑。

  我感觉我的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个劲儿的叫嚣,然而只是允舒航的轻轻一个弹指就恢复了安静了。我静静的吐纳着,一个旋身之后只觉得 胸 口堵的难受,后背的内力就在我即将睡去的那一刻传来,我只觉得一股疼痛光临了我的四肢百骸,却只是一刹那的功夫,我身子一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时间就这么静静的流淌着,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当我再一次在一片幽暗里缓缓转醒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抹闪烁着淡淡光泽的人影,我将头往允舒航的怀中缩了缩,低声道:“阿藏,他不曾伤害我,是他告诉我说,只有和他一起共用一个身子,才能把你安全的带出沧幽去。

  我凝眸好一阵冥思继续道 那个时候,我们一起被那个沧幽的老人带到沧幽来,你一直昏迷不醒,我略微的顿了顿,我,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听了我的话,允舒航琉璃色眸底的愠怒退了几分,声音清润道:“我知道,我见过那个老人,他就在沧幽的床榻上,被人偷袭了。”

  我闻言心中一紧,急忙开口:“偷袭了,受伤了?还活着么?”

  允舒航抬起琉璃色的瞳孔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上那个闪烁着身子的浮绝:“这个,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