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电脑先写手稿
760/1149

没电脑先写手稿

  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

  

  

  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  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

  

  

  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我就这样静静的盯着那古怪的黑色长线看了许久,每一次伸手触碰的时候,都会神差鬼使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挡回来,这让我心下越发的奇怪。

  事不过三,我在第三次被那股力量挡回的时候,有些愤愤的放弃了对那黑色的丝线的探索,然而,以我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思,我决定为自己头脑里的问题另辟蹊径。

  我的身子一点点的靠近了房门,手指停在门栓上轻敲了两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沙哑而诡异的呜咽的声音。我错愕的转了转头,目光重新轮到悬挂在房梁上的那一处乌黑的丝线上,此时此刻,黑色的丝线正随着微微的冷风一点点的浮动着。我用力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看到有一两只圆圆的小小的东西顺着丝线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顿时猛地打了个哆嗦,心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焰甲飞虫”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