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二十)
107/1121

梦断红琼不知处(二十)

  然而 ,那飘渺的如同梦幻一样的思绪只在我的脑海悠悠然存在了片刻,就立刻被我否决的一干二净。和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的初见,时常会在我的梦境中出现,虽然来去匆匆,却依旧让我难以忘怀。

  我幽幽的眨了眨眼,听着那灵巧的声音似乎在我视线可以触及的地界之下来回的飞动着,我看到他抬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手腕及手肘以下被一段银灰色的护腕牢牢的包裹住,不留一点空隙。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扬着那双修长的手,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寒铁匕首,二话不说把那悬挂在我头顶的黑色丝线拦腰截断,而后一脸蓦然的离开了。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眼前出现了一个不由分说一刀毙命的冷漠杀手,后知后觉的转身,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尖锐而凄厉的叫声,那声音呜咽的就像是暗夜中被风划过的空洞云层,我怯怯的退了两步,身子微微蜷缩着,视线之下的地面,突然像是下雨一样的飘落下许多的火苗儿。

  我的身子趔趄了一下,差点撞在了身后的衣柜上,就在这时,那身影蓦地抬手,一把拉住我的袖子,我的身子直接被旋转了一个九十度,我悻悻的抬眼,眸底却依旧是一片冰冷的银色,我的身子就被那双手拉扯着,一点一点的躲过迎面而来的危机,之后,我突然听见那声音凉幽幽的透出来“什么人给你们的胆子,把主意打到这丫头头上了?”

  他话音落下,灵巧的再一抬手,原本被截断的黑色的丝线立刻像是被赋予了新的生命的蛇,他没有摘下面具,依旧悬着身子居高而下的看着我,目光中却莹莹的透着光,透出一种让人觉得陌生却又温暖的东西来。

  我抬头错愕的看了他许久,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呜咽,我的瞳孔瞬间放大了,抬头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男子,我看不见那张脸,却看到了那银色面具之下狡黠的一双眼,他分明就是在告诉我:“眼下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多问了。”

  我努力的让自己的大脑将这呜咽着的尖锐的声音忽略掉,然而它的存在就如同一个挥散不去的魔咒,让我推不开,也躲不掉。

  记不清过去了多少时辰只是一个恍惚的光影,视线的身影蓦地落在可地面上,好奇宝宝一样的四周打量了一番突然冲着空无一人的房子中扬声道“你放心在里面呆着便是,外面的人只要是你不想见的,我会解决的一个都不剩。”

  我满头黑线的听着他说着这些话,心想也许他是一个懂得一些阴阳行当的人,说不定,我略略沉思道:他也知道我手腕上的玛瑙吊坠里藏着阴九娘的身子。

  我就这样静默的想着,看着他像是一阵风似的飞出了门外,房门被他剧烈的撞击过后,发出一声剧烈的吱呀声,他依旧冷若冰霜的伫立在距离我不足三尺的地方,用邪魅的声音对着地上那匍匐的身影道:“夫人一向是活的精致的人,无论什么都想要最完美的。”他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怎么现如今也变得这般喜欢滥竽充数了。”

  很显然,男子口中这几句肆无忌惮的话,说的轻描淡写却将地上蜷缩的人影惹怒,他突然像是一只受了炮烙的豹子,腾地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道:“你胡说什么,夫人几时……即便夫人滥竽充数,少爷也不会同意的!”

  那男子似乎很满意地上人得怒气,于是更加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哦?没有么?这些年头,夫人要你们带进府中的女子还算少么?前些日子,你不是亲眼见了一个女子变成了云天河的鬼么?”

  他饶有兴味的看了他半晌,才将目光落在了一旁有些惊诧的我的身上:“这丫头生的这般水灵,若是也变成了云天河的鬼,在下会心疼的。”

  他说完这些话,目光突然变得阴寒起来,“我想你大约也知道我是谁了,不能给夫人带去有用的消息,你横竖也都是变鬼的命。”男子突然停住了,目光幽冷的看着地上的人道“我有办法让你活着,就看你……”

  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那声音沙哑道:“有何吩咐?”

  男子勾唇浅浅一笑,抬手丢了颗药丸给那人道:“吃了它。”

  那人接过药丸,不发一语直接吞下。

  男子很满意眼前人的做法,慢慢的靠近那身躯道:“为了活命,你还当真相信了自己的敌人。”

  话音落下,那冰寒的声音立刻消失不见。那男子的声线带着清浅的沉哑道:“我给他吃了药,他醒来后不会记得见过什么人,你必须在这之前离开这里。”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阁下知道我的身份吗?为何要对我出手相助呢?”

  那人浅浅的勾了勾唇角,抬手碰了碰我脖子上的玉佛,只笑不语。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