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三)
314/1066

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三)

  我略略一低头,视线注视着那个闪烁的身影上一脸茫然的看了他半晌。

  不知为何,我心中隐隐的透着几分奇怪的不安。

  抬眼看着那个清俊的身影呈现出的美好清逸,我用力甩甩头,努力的让自己把一股子不安尽数甩在脑后,半闭着一双眼,嗅着允舒航身上我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

  然而此时,那浮绝却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冤枉似的,虚浮着身子跪着,却始终不敢抬头看着允舒航。

  直到,在脚下的玲珑血阵变得越发的鲜红,原本伫立在沧幽门外的那一群穿着奇怪的黑衣人,也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似的,开始不管不顾的冲进沧幽门来。

  那原本在沧幽门眉上跳跃着的水蓝色长袍上的火焰也变成了一条肆意的火 舌,允舒航站在一片火光映照的沧幽之中,低声叹息道:“还真是可惜了。”

  我原本想,允舒航的一句可惜一定是说那一件水蓝色的袍子,毕竟可谁知他接下来的话语却变成了:“你一个玄门中人,居然单枪匹马进了沧幽门来,你的那一副身子,也不晓得被风雪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话音落下,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轻微的低笑,那浮绝一抬头,虚浮着声音道:“浮绝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受不住这风雪,即便这风雪再大,我也要在这沧幽门中走上一遭。”

  他的话音落下,原本虚无的身子也随之一轻,允舒航平静的看着他,也不同他废话,直接了当道:“足下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到沧幽门,也不能白白走了这一遭吧?”

  说罢,允舒航伸手更加用力的将我抱住,侧身问道:“你看门外的那些人,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却仿佛一个无知无觉的木偶似的。”允舒航缓缓地低下头来看着地上闪烁的浮绝:“我晓得你想要做什么,只是你为何要拿她的身 子做引子?”

  浮绝喉头一拧显然没有料到允舒航会突然有此一问,他缓缓探头看着允舒航怀中的我,沙哑着喉咙飘渺的问道:“你强行从隐魂中醒来,功力恐怕已经大损,难道你还想抱着她和那群木偶打一架不成?”

  浮绝话音一落,我才顿时想起自己的那一股莫名的不安究竟是因为什么,允舒航醒来了,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可是,我清楚的记得,之前的他是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的人,怎么现如今,如此轻而易举就……

  正当我自己想要努力的想出一个所以然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允舒航的身子趔趄了一下。

  那个轻微的趔趄几乎小的不被人察觉,然而我在他的怀中却感受的真切,我微微皱眉,小声对允舒航说:“阿藏,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可以的,真的。”

  允舒航不看我,身子猛地绷紧成一条直线,半晌后仿佛闹别扭般沉声说道:“不可能。”

  “哎?”我莫名的看着他的一双琉璃色的眼睛,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理所当然啊?

  侧身推了推允舒航的胳膊,他没有半点松开我的意思,在那个刹那,我甚至看到了他琉璃色的瞳孔深处那一抹淡淡的愠怒,他生气了,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然而,让他生气的罪魁祸首,难不成是本小姐么?

  这样的思忖让我的脸颊腾地升起一片红云,我微微偏了头,就看到浮绝侧身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一脸雀跃的开口道:“如果,你肯帮我,我就有法子解决了那群黑衣人。”

  允舒航还是习惯性的一脸冷傲,听到浮绝这样一说,他只是用那一双深邃的琉璃色瞳孔玩味的注视他,平静至极的问道:“你认为,没有你的帮忙我就解决不了了?”

  话音落下,他伸手拢了拢穿在我身上的白色斗篷。我不由得开始为他担心起来,扯着他的衣袖让他靠近我,小声道:“阿藏,你不要……”

  我即将出口的一句:“不要逞强”被那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生生挡了回来,他将修长的手指在我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记,声音如同清泉流过:“你,信我就好。”

  我略略一点头,满眼虔诚的看着面前的人,直到那一抹杀气腾腾的调子再一次传入我的耳朵。

  “你听,又来了!”浮绝沙哑着声音抱怨:“你确定你抱着她没有问题啊?”

  允舒航拖着我的脑袋,用一种懒得理你的桀骜表情看了浮绝一眼,下一刻,他毫无防备的抓住我的手腕,靠近他的唇瓣。

  我的身子猛然一个彻灵,想起他方才还二话不过就把我的手腕咬出血,眼见着现在,他这是要——

  我喉口哽噎,用力的想要挣脱他,可是依旧无济于事,我只能认命的被他抓着手,抬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心中反复祈祷着:“阿藏,你轻点啊,你的真身不是肉食动物啊,咱们有事好商量,文明解决,别把牙齿派上用场行不?”

  然而,我知道这一切只是我的自言自语。

  就在我黑发三千丈的想着要用一个什么适当的理由成功阻止允舒航对我的手腕造成二次伤害的时候,偶一低头,却发现那个音辽的少年的琉璃色瞳孔中的明确目标不再是我白皙灵活的手腕,继而变成了——

  当我看到他像个小孩似的,对我手腕上的红玛瑙吊坠一口咬定不放松的时候,我不由得哑然失笑。

  “公子,取不下来的。”我按动他头上的簪子噗嗤说道:“你当你的牙是铁做的么,这么折腾半晌恍然明天八成你连豆腐都吃不了了。”

  我的一番话让允舒航终于松了口,少年转身,注视着蓦地眸光带着狡黠的平静,我认真的看着,分明在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我怎么可能那么笨的成就感。”

  我被他那双自信的琉璃色瞳孔盯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缓缓地闭上眼睛噗嗤一声道:“对了,阿藏,如果你当真连豆腐都吃不了……”

  允舒航口中抿着我手上吊坠上的玛瑙含糊不清的说:“那就喝米粥。”

  允舒航的话音落下,从我的红色玛瑙手链之中突然涌出一股热流来,我蓦地一个恍惚,急忙开口对允舒航说:“阿藏,你究竟做了什么,我 好 热。”

  允舒航缓缓抬起一双琉璃色的眼睛,腾出一只手,指骨夹住我手腕的玛瑙摩挲了半晌,却始终不对我开口,就在我百思不解郁郁之时,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子,你就不能轻一点么?”

  我被着突如其来的声音惊的心中一拧,亏的允舒航抱紧了我。

  然而在一旁跪着的一片虚无的浮绝怕是没了那么好的运气,在那一句玩味落下的片刻,他也不知道遇见了什么,突然一整个身子都变得寒气逼人。

  我见状心中暗道不好,再一看浮绝一脸冰冷的垂首模样,就越发不知如心下何安。

  我缓缓抬眼,温柔的看着允舒航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管?”

  允舒航侧头,眼底倒影是那个跳动的光点,他的声音平静的如同深山的泉水:“我知道,你想要发慈悲了。”

  我闻言急忙点头,但不过片刻功夫又立刻摇头。允舒航干笑的看着我嘟嘴沉思的表情半晌,方才一脸平静道:“你可想好了么?”

  我猛地咬了下唇瓣,下了巨大决心决然道:“我是想要发慈悲的,可是……”

  他伸手越发的抱紧了我,重复道:“可是?”

  我将那一句“要你配合我。”在心中酝酿成了一句完整的话,眨巴着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睛对他说:“可是,我一个姑娘家一定是做不成的。”我抬眼真诚的看着他,容颜带着几分愁苦。

  他抬眼似笑非笑的看了我半晌,终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的眼睛道:“你这样的一副表情,把我的保护 欲 激发了——”

  我闻言心中一喜,看着他的眼睛中仿佛闪烁着星星:“对啊,我要你保护我,我要你陪我发慈悲来着。”他偏着头,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是我有些晕红的脸颊,他的声音还是最开始的那一抹清润:“那么,你告诉我,这个慈悲要怎么发才好?”

  他的一句话说完,让我的心头不由一囧,是啊要怎么帮忙呢?难不成——

  “那个。”我侧头摆弄着他挂在腰上的剑穗同他商量道:“你把我放下来,你的身子……”

  他目光悠悠的注视了一眼浮绝,又凝眸看我,片刻之后,没来由的突然摇头道:“我不同意……”

  哎?我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一副决然的模样不由好笑:“你不同意什么?”

  他的一双素长的手掌贴着我的背脊,看着浮绝的目光就在那一个刹那突然变得悠冷的怕人,那个来自音辽的少年仿佛是一只遇见了敌人的鹰,他的目光凝视他,如同刀锋一般,他这样的目光转变让我不由得觉得害怕,决然的赶跑了心中的一切,只留下那些活跃的细胞思忖一个问题,冥思苦想之后,才蓦地发现允舒航那吓人的眼神究竟是因为什么,我心中咯噔一下,音辽的男子就连名字也是个秘密,我脑中的思忖,似乎太过了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