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十三)
100/1147

梦断红琼不知处(十三)

  一根细长的头发被阴九娘缠绕在手指上,她冰冷的指节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的身子依旧被阴九娘带着猛地打璇儿,时间久了,我的胃里的确有些闷闷的不大舒服了。此时此刻,我的眼前也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出现了老尚的脸“还是练跆拳道的,这样一下就受不住了?”

  我轻轻的撇了一下嘴唇,有些不甘心的嗫嚅道:“我穿越了,遇见了一个白衣出尘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托他的福,我的跆拳道已经变得有些生疏了……”

  当然,这些话也只能在我的心里发发牢骚,毕竟现在老尚不在我身边,即便我说,他信,他也会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别找这样的烂借口,分明是你自己偷懒不想练……”

  “好吧,”我的思维随着我旋转的身体变得清晰起来,我微微的动了动脖子,那修长微凉的手指依旧停在我的头顶上方,九娘的手指交叠着,似乎想要将我体内地东西,设法引出来。

  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耳畔突然又想起了那个莫名的诡异的声响:“丫头,难过哭吧……”

  那一根细长的头发没有让我感觉任何的不适,甚至我没有察觉它的离开。再抬眸的时候,我看到九娘缠绕着我发丝的手指正在微微的抖动着。

  “姑姑,你冷么?”我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她紧紧的闭着眼,身上被一层白色的光芒笼罩着,当她的指尖下移到我的眉心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温暖的热流渐渐的席卷了我的血液。

  阴九娘看着我的眼睛,声音变得低沉干涩:“我没事,你不要分神,我要开始施展秘术了。”

  闻言一瞬,我的身子突然一抖,咬着唇瓣还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当真不会有事?”

  在那个刹那,九娘的眼睛变成了一抹弯月的弧度,她微微抬起头,笑着对我说:“鬼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阴九娘的一句话让我心下突然有些凉,我微微抬头,声音中透着些许惶恐:“鬼?我哪里又见鬼了?”

  “你不要动。”那声音悠悠的落下来,“你把眼睛闭上。”

  我安静的依言闭上了眼睛,感觉那缠绕着我头发丝的手指正一点点的靠近我的天灵盖,我没有抬头,就在一眨眼的功夫,突然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歇斯底里的撕扯着我的身体。

  出乎意料的,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丝毫疼痛,阴九娘手里握着我的头发,十分笃定的说:“丫头,你不会死的,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你的身上还背负太多,所以,你一定不会死的。”

  我听了阴九娘的话,顿时心下安心很多,急忙道:“姑姑,不死就好,娘亲还在家中等我,我答应她一定要平安回去的,雨儿可不想食言。”

  阴九娘的手虚无的在我的皮肤上落了一下,却当真没有触及,我睁着一双眼,正要询问一句什么,目光中的九娘眼底突然露出一抹阴森的冰寒。

  随着那目光冰冷的落下,我突然感觉到大脑从天而降的一阵眩晕,仿佛一个懵懂无知的新生儿一样,我眼下唯一记得的,就只有眼前这个对我输功过气的女人。

  好在这样的迷糊只过了一瞬,我努力的睁大了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此时的她,目光阴沉的就像是没有生机的枯树桩,她伸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腕,左手食指却不知怎么的急促而迅速的落在我的额头上,她一遍遍的告诉我,“丫头,姑姑在这儿……”

  从一开始,阴九娘就在我的面前自称姑姑,我也便依了她,只叫她姑姑就是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头脑越发变得昏沉沉了,我微微的抬起头,沙哑着声音问道:“姑姑,完了吗?”

  许久的静默之中,我没有听到阴九娘的回答,她修长而冰凉的手指落在我头顶乌黑的发上,一下比一迅速。

  出乎意料的,我没有感觉到疼痛,微微抬眼的时候,阴九娘的口中唱的还是那首我听不懂的调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姑姑,你究竟想要雨儿做什么?”我抬眼,视线落在那线条分明的下巴上,可是阴九娘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根本没有理会我的询问。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似乎整个人都在那有些催眠作用的歌声中变得有些恍惚和虚无一样,手腕上的红玛瑙吊坠开始不停的晃动,我突然听到一个飘渺的女子的声音对我轻轻的说:“丫头,把门打开,让姑姑进去。”

  我微微侧过了身,心下有些诧异:“开门?给谁开门?如何开门?”正在我心下十二万分错愕的僵着身子不知所以的时候,突然感觉额头有一阵微微的疼痛,像是遭受了冰凉的手指突如其来的板栗,我的身子开始不断的旋转起来。

  这样的莫名的旋转让我的思维很快变得找不着北,一股冰凉的气息划过,我突然觉得身体中多出一物,刺得我的眉心一阵生疼。我微微蹙眉,伸手去碰了碰冰凉的额心,就在此时,突然感觉一股无力的感觉像是潮水一样涌来……

  “姑……姑姑……”我猛地咬着嘴唇开口道:“我,我要站不稳身子了……”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一瞬,手腕的红玛瑙突然一道红光闪过,下一秒我的身体仿佛被一双巨大的手掌拖着,依旧是不停的旋转。

  随着旋转的越来越快,我的四肢也渐渐的变得有些蜷缩,脑海中不知何故闪过了许多模糊的零碎的片段,却当真没有一丁点儿是能让我的视线看的真切的……

  我惊讶的眨巴着一双眼,耳畔突然响起一个诡异的男人的声音,我的身子猛地一个寒颤,就听那声音十分悲戚的唱念道:“天黑了,下雨了,俏丫丫,快回家,进闺中,不说话,等阿嬷,来盘发……”

  不知为何,在那戚戚的声音悠悠响起的瞬间,我的脑中突然一阵发懵,下一秒,突然感觉喉头被一股腥黏的液体堵的发塞。我猛地一咬唇瓣将头抬起,正在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声音道:“丫头,难过你就哭……”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心下一紧,我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的确是酸胀的厉害,脑中却不知怎么的,似乎被一股子莫名的情绪拉扯着,就是哭不出来。

  这样的情绪蔓延着,天边的微光就像是要遮挡住什么巨大的秘密,始终是一片氤氲的乌蓝的颜色,我努力的眨巴着酸胀的眼睛,脑中几乎被那莫名的像是童谣的念唱包围的密不透风,天黑了,下雨了,快回家……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把这话翻来覆去听了多少遍,可是时至今日我始终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天黑了、下雨了,我依旧在寂静空旷的长安城里晃晃悠悠,我究竟会遭遇什么呢?

  我曾很乐观的想,也许会在长安城的永嘉坊遇上面色铁青的城管叔叔,之后不由分说的给你吃一顿鞭子,可是我的运气是极好的,穿越流很给力的让我穿越成了一个相府小姐,即便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我的身份却已经给了我特赦了,毕竟在大唐,没有人敢把丞相府小姐扣上罪犯的帽子,更何况,还只是犯了一个夜禁。

  长安城的夜禁一向都交给了城门口的咚咚鼓,我现在人在水云轩,基本也听不见那越来越急的催促,微微闭了闭眼,感觉眼睑变得越发的沉重了些,我的贝齿抵着舌尖,酥酥麻麻的一阵冰凉,正在迷离之际,突然听见耳畔传来一声冰冷的的轻笑:“好狠的心肠,居然把这样恶毒的手段用在一个女娃儿身上,如此丧尽天良,阿翁知道了,铁定会剁碎了你们。”

  凄厉冷冽的声音只响起片刻,顿时化成一阵悠长的叹息,此时的我只觉得体内有一股陌生的精神力正在一点点的抽离,我错愕的睁着一双眼,心想着那声音说的可怜的女娃儿究竟是谁,就在这时,阴九娘的眼中却不知何故燃起了一团莫名的红果果的恼意,我微微的动了动身子,带着心下十二万分的不解去和她对视,她的目光像是落在我的身上,视线却在我的视野中寻找不到任何的焦点。我的心中瞬间有些害怕,却突然听见耳畔突然响起了阴九娘的声音:“丫头,你见到那个人了么?”

  我的大脑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阴九娘口中的“那个人”是谁,我咬着唇瓣冲着九娘抬头,却听她用愠怒的语气问道:“你仔细想想,云天河中谁对你下手的?

  阴九娘的一句话让我的浑身猛地一个澈灵,紧接着急忙道:“没有,没有人对我下手,云天河发生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听到我如此说说词的阴九娘突然笑出了声:“说不清楚,你自然是说不清楚的。”阴九娘的声音微微顿了顿,舒得一下闪身来到我的面前,一脸疼惜的看着我。

  我被她的一双眼盯着,片刻之后突然感到心下发怵。

  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双澄澈的眸子,看着她的眸底倒映出我的影子。

  突然,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打破了此时的静匿,阴九娘交叠着手指放在胸膛上,低声道:“有人来了,我要走了。”

  我的心下微微一沉,半晌才道“好。”

  我话音落下,身侧突然包围了一股强大的气流,那气流温柔的将我推向一旁的床榻,我听到九娘的声音:“你在床上躺着,我去会会那个招魂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