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二十九)
116/1090

梦断红琼不知处(二十九)

  那人口中的祭云村在我的脑海中完全没有半点儿印像。

  不过单单听名字,我从骨子里觉得这是一个让人觉得恐怖的地方,这当真不是唬人的。

  我四下打量了一番,终于还是不死心的问出一句:“祭云村是什么地方?”

  那人只是微微抬了抬手臂,静默着不说话。

  这样的静默只持续了片刻的光景,那男子突然抬着一双美丽的眼睛低声对我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倘若不去祭云村,你的命没有多长了。”我看着他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你别以为我是三岁孩童这样好匡骗的么?不去祭云村,谁会要我的命?”

  他依旧没有立即说话,指了指不远处一阵阵的唱着引魂歌的招魂师冲着我云淡风轻的笑。

  我抬眼看着他修长的指骨放在匀称美好的下颚,胸有成竹的问我道“丫头,你怕么?”

  我气呼呼的冲她鼓了鼓腮帮子,闷声道:“我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害怕就是做了一个死因不明的人,这样即便是到了阴曹地府的阎罗王面前,我也是没办法申冤的。”

  那人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我的面庞直接嗔道:“好好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说话也不会说好听的么?我还活生生的在这站着,怎的就会让你死了?”

  我听出了他语气中淡淡的恼怒,越发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你方才不是说过么,有人要我的性命……你根本不知道来人是谁,自然也就不知道那人功夫的深浅,”我顿了顿,一脸的茫然道:“到时候我看你要如何保住我的性命?”

  那沉默的男子显然很不满意我对他的不信任,他的面色阴沉着,抛给我一个毫无杀伤力的白眼,声音沙哑道:“你以为我在同你开玩笑?”

  闻言,我微微将目光一沉侧过身来看着那张有些愠怒的脸,刚想要开口说句什么,却听见身后门外的雪地里传来一阵异响。

  我有些怯懦的转过头去,眼前却蓦地多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迅速的遮住了我的眼睛厉声道:“丫头,趴下!”

  我闻言一个旋身,脚一蹬趴在雪地里,却依旧猝不及防的吃了一口的雪沙。

  然而,此时那个沉默的男子似乎也当真没有顾及我有多狼狈,只是素手一伸,就要将我脖子上的玉佛拽下来。我被他拽的吃痛,手肘一蹭地面,看着他直接怒道:“你拿我的玉佛做什么?蝶姐姐要生气的!”

  那男人闻言唇角微微抽了抽,继而又用他寒潭一样的目光注视着我沉声道:“蝶姐姐,叫的这样亲昵……”

  那男子话音落下,眼神立刻透出了几分带着洞悉的迷离,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耳畔突然传出了一阵轻微的破空声响,那男子立刻也顾不上我,手里紧紧抓着我的玉佛大声道:“丫头,招魂师只会招游魂,你趴在这里,不要乱动,怀里的这个人就全靠你保护了。”

  我微微抬起头,有些不忿的看着男子道:“小女子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你,你居然让我寒冬腊月趴在雪地里?”我泫然欲泣:“万一冻死了……”

  “丫头!”那男子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剧烈的摇晃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

  我见他的神情如此激动,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夹杂着感动的错愕,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他怎么就当真了?我微微侧过身,澄澈的眼神望进他的一片琉璃色瞳孔,轻声道:“是,我不会死,有你我就不会死。”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肩膀已经被他捏的几乎脱臼了,要是在平时,我一定会狠狠的瞪着他,冲那人大喊一句:“你有病啊,懂不懂怜香惜玉啊!”可是如今,当我的耳畔听到一阵破空,鼻腔嗅到一抹血腥的时候,我没有把话说出口。

  我就这样沉默的,用虔诚的目光平静的凝视着他,许久。我不知道在他眼中的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只是看着他那双眼睛,就会让人心里莫名的觉得平静。

  我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切的平静都是因为那双琉璃色的眼睛。

  我就这样静默的拉扯着思绪,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白衣,清朗出尘——

  “游荡的冥灵哎,请你停一停,魂主不会来找你,让你和野猫呆在一起,最后把你头颅朝下高高吊起,用牙齿咬的鲜血淋漓……”

  诡异的歌声悠远而缓慢的传入我的耳畔,我顿时只觉得自己头顶一阵天旋地转,眨巴了两下眼睛回头,阴九娘就蜷缩在我手腕发出的一道红色光晕里。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差点就让自己没站稳。急忙趔趄着身子问道:“九娘,你怎么了?”

  阴九娘抬起头,目光哀戚的看着我半晌才沙哑着喉咙对我道:“丫头,救我……”

  我闻言心中猛地一沉,身子却不知为何突然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禁锢住,鬼使神差的,我的喉咙口在瞬间变得干涩,发不出半点清音。

  无奈,我也就只能半蹲着身子陪着九娘,四下打量后低声问道:“你见到什么了?”

  九娘没有回答我的话,头埋得低低的,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个一身黑衣的琉璃色瞳孔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直挺挺的站着,手指几乎要触及我的头发沉声道:“把你的头发散下来。”

  我闻言退了两步,心想自己莫不是遇上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登徒子了?一上来,就要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在他的面前披头散发?我心中暗暗一叹“绝对不可以。”

  见我好久没有说话,那男子运势要伸手强取我头上的簪子,我微微皱眉推开他的手,却在下一秒被他的大手完全的牵制了动作,他看着我目光邪魅的勾了勾唇角,指了指地上的九娘道:“你很清楚,她是被你带出梦境的,在这个常人生活的世界,她也只能靠着你手上的焰魂石寄居,你倘若不想让她魂飞魄散,最好就听我的话。”

  我有些戒备的咬住嘴唇,虽然我在那个时代的尸体见了不少,还当真没见过什么人魂飞魄散呢?我一直觉得,那是神话小说里才拥有的吸睛之笔。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只能一步步靠近男子,任由着那男子用视线锁住我,伸手取掉头上的簪子。

  然而就在我伸手触及长发的瞬间,我的身侧突然刮过一阵冷风,下一秒,根本来不及多想,就听见一个声音对着我声嘶力竭的喊:“快,快给我一刀!”

  我竟然愣住,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后来那人只接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上。

  我看着又血液从他的唇角慢慢的涌出来,然而他却全然不顾,冰寒如霜的瞳孔里,清晰可见我的人影。

  他的嘴里含着血沫儿,有些含糊不清的突出一句:“好了,这下没事了……”

  我微微的抬起头,用好奇宝宝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目光没有在我的身上,此时此刻突然变得有些深远,他的手停在门上,对我低声道:“门外的女子可是能帮你们大忙的……”

  我的眼皮就在那个瞬间呼啦啦跳了两下,片刻之后突然间想起那个被我放在雪地里冻着的半死不活的郑美人来,我的眉头微微皱起:“门外的女子如何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九娘究竟是怎么了。”

  见我对他提出的一切没有什么大的反应,那男子便也就作罢,半晌之后,他突然叹息了一声,有些怜惜的看着我问道:“丫头,你可听人说过云天河骨鬼么?”那人话音落下,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云天河当真是个不祥之地,遇见的人说话总是三句不离鬼。

  男子的唇角还在流着血,声音有些沉闷的飘过来落在我的耳旁,在这样寂静的墨色之中似乎让人心下的凉意深了几分: “云天河的事情,没有谁能真正说的清楚,”他顿了顿,有些难过道:“倘若你遇上了云天河的骨鬼,那就当真是死无全尸的……”

  我听了他的话不由得觉得好笑,还以为他会同我说起一个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我当然知道,云天河里的亡魂大多是溺水而死,尸体下沉后会被鱼虾啃食,自然也就找不到的。

  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那男子先是微微的,继而笑声越来越大,一脸玩味的看着我道:“你这丫头当真是心思单纯,方才的歌谣你也听到了你仔细想一想,你遇到的究竟是什么人?”

  我猛地咬了一下嘴唇,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听起来有些恐怖的歌谣:“魂主不会来找你,让你和野猫呆在一起……头朝下高高吊起……”

  男子说过,那是一首只有招魂师才会唱的引魂歌,每一个招魂师可以通过这样一段旋律,让他们身边的灵魂去他们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可是,眼下,遇到了云天河骨鬼,只怕又是另一番景象。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