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1149

  我勾起唇角淡淡一笑,眉眼中的温柔慢慢化开:“我等着你。”

  男子修长的手指在我的鼻尖轻轻的落下来,他的嘴唇微微的张合着,“记得,一定记得。”

  我眸底的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变得浅浅的,耳畔幽幽的传来了一阵清晰的铜铃声。

  我知道,舒航必须要离开了,在这个包围重重的皇宫里,遇上一只图谋不轨的臭老鼠,我们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

  展了轻功,那男子足尖轻轻一点,腾的一声轻响之后往空旷的屋顶飞去。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

  视线渐渐收回,铃声也已经近了,直到此时,我才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那女子一身青色的锦缎宫衣,腰间还挂了一大串流苏——原来是太后身边的心腹大丫鬟寒霜。

  “娘娘怎么肚子站在太液池边吹冷风?”她邪魅一笑,一面把身上的披风扯下来给我疼惜道:“如果让圣上知道了,一定会责备婢子照顾不周!”

  我心下一阵冷笑,这丫头八成是太后派来盯着我的眼线,可嘴上却还是时分客气的回道:“本宫没事,今晚的月色不错,本宫就想出来走走。”

  听了我的话,寒霜脸上的邪魅笑容退了下去,换上一副担忧的神色朗声道:“灵月呢?她是怎么照顾娘娘的,这大晚上的把娘娘独自一人留在这,万一出事了如何是好?”她顿了顿,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娘娘可是有身子的人啊!”

  看着眼前这个生怕风情浪的女人,我平静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寒霜,这件事就不用你担心了,本宫自己的身子,本宫自己知道,自然会好好的保护,你常再太后身边,也该知道圣上多疼爱本宫,当真是衣食无忧无微不至的。”我露出一副一脸满足地幸福表情道:“还请你帮本宫把话转达太后,问她老人家的安。”

  话音方才落下,我微微垂头浅浅说道:“本宫有些乏了,你回去向太后复命吧!”我脚下的八宝鞋踩在宫道的鹅卵石上,“去告诉太后,本宫好的很。”

  寒霜听了我的话,眸底透出了一层薄怒:“还请娘娘多多保重,自求多福!”

  “多福是肯定的,只是娘娘的事情就不劳寒霜姐姐费心了。”清甜的声音蓦地落在了我的耳畔,一双素白的手其他的一下拉扯了我原本半挂在身上的披风,软软糯糯道:“倘若把娘娘的事情交给旁人,灵月定是不放心的。”她顿了顿,故意倾斜着身子来到寒霜面前郑重其事道:“如果娘娘还有什么被灵月给忽略掉,灵月定是要难过的。”

  我也不知那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后的,她就是这样兀自的说着话,豹子一样的眼神挑衅的看着寒霜,却当真没让人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半点儿怯懦和躲避,那一个刹那,我特别想给灵月点个赞。

  灵月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嗓音又变得软软糯糯的,要不是我一直站在她的身边,我甚至怀疑方才那一闪而过的豹子一样的眼神,不是这个丫头的。

  “姑娘回去吧,”灵月慢慢开口:“回去告诉太后,灵月会好好的服侍娘娘。”她顿了顿,突然抬手将手里的披风丢了出去:“夜黑路滑,风露重,圣上体恤娘娘有孕在身独自宿在了含元殿,不过,圣上一定会梦见娘娘的。”

  说完这句话,灵月慢慢的走近我,小心翼翼的说:“娘娘,请!”

  我感觉墨蓝色带着新鲜湿润露珠的气息被我一点点的落在身后的夜色之中,如同他最爱的颜色,像是那最纯洁的期翼,我知道,我完全的相信他,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言语,只是相信他相信那双琉璃色的深瞳之下真诚的许诺。

  我知道,他一直很好,他一直都在。

  我是怀着无比愉悦的心情回到了雨灵轩,入梦之后的我睡得格外香甜。

  我被清晨氤氲和煦的阳光笼罩着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在那一室须臾静默之后,我听见奴婢们说被婉容带进宫的人已经回了清心台,然而混沌的我,还要留下把这场戏演完。

  一想到这里,我猛地支起身子离开了床榻,身边的人一听见榻上微微的动静,立刻跑过来,低声道:“娘娘,您可是起身了?”

  我四下环绕了一番,把熟悉的脸全部过了一遍,刚要回答婢子微微启唇,突然发现喉咙干的难受。回身静静的嗯了一声,微微皱起眉头。

  也许是昨晚着凉了?

  我正静静的想着,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有一股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也渐渐的在空气中飘散……

  “姐姐,既然起身了,灵月就服侍您洗脸吧,灵月试过了,水温正好……”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灵月端着满满一盆清水稳稳的走进来,水盆里的玫瑰花瓣,很是可爱。

  我轻轻的把手渗入温热的水中,让水完全的浸透我的手腕,就在这时,灵月已经来到了我的衣橱旁,打开那玲琅满目的衣裙问我:“娘娘,今天想要如何着装?”

  

  我勾起唇角淡淡一笑,眉眼中的温柔慢慢化开:“我等着你。”

  男子修长的手指在我的鼻尖轻轻的落下来,他的嘴唇微微的张合着,“记得,一定记得。”

  我眸底的那双琉璃色的瞳孔变得浅浅的,耳畔幽幽的传来了一阵清晰的铜铃声。

  我知道,舒航必须要离开了,在这个包围重重的皇宫里,遇上一只图谋不轨的臭老鼠,我们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

  展了轻功,那男子足尖轻轻一点,腾的一声轻响之后往空旷的屋顶飞去。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

  视线渐渐收回,铃声也已经近了,直到此时,我才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那女子一身青色的锦缎宫衣,腰间还挂了一大串流苏——原来是太后身边的心腹大丫鬟寒霜。

  “娘娘怎么肚子站在太液池边吹冷风?”她邪魅一笑,一面把身上的披风扯下来给我疼惜道:“如果让圣上知道了,一定会责备婢子照顾不周!”

  我心下一阵冷笑,这丫头八成是太后派来盯着我的眼线,可嘴上却还是时分客气的回道:“本宫没事,今晚的月色不错,本宫就想出来走走。”

  听了我的话,寒霜脸上的邪魅笑容退了下去,换上一副担忧的神色朗声道:“灵月呢?她是怎么照顾娘娘的,这大晚上的把娘娘独自一人留在这,万一出事了如何是好?”她顿了顿,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娘娘可是有身子的人啊!”

  看着眼前这个生怕风情浪的女人,我平静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寒霜,这件事就不用你担心了,本宫自己的身子,本宫自己知道,自然会好好的保护,你常再太后身边,也该知道圣上多疼爱本宫,当真是衣食无忧无微不至的。”我露出一副一脸满足地幸福表情道:“还请你帮本宫把话转达太后,问她老人家的安。”

  话音方才落下,我微微垂头浅浅说道:“本宫有些乏了,你回去向太后复命吧!”我脚下的八宝鞋踩在宫道的鹅卵石上,“去告诉太后,本宫好的很。”

  寒霜听了我的话,眸底透出了一层薄怒:“还请娘娘多多保重,自求多福!”

  “多福是肯定的,只是娘娘的事情就不劳寒霜姐姐费心了。”清甜的声音蓦地落在了我的耳畔,一双素白的手其他的一下拉扯了我原本半挂在身上的披风,软软糯糯道:“倘若把娘娘的事情交给旁人,灵月定是不放心的。”她顿了顿,故意倾斜着身子来到寒霜面前郑重其事道:“如果娘娘还有什么被灵月给忽略掉,灵月定是要难过的。”

  我也不知那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后的,她就是这样兀自的说着话,豹子一样的眼神挑衅的看着寒霜,却当真没让人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半点儿怯懦和躲避,那一个刹那,我特别想给灵月点个赞。

  灵月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嗓音又变得软软糯糯的,要不是我一直站在她的身边,我甚至怀疑方才那一闪而过的豹子一样的眼神,不是这个丫头的。

  “姑娘回去吧,”灵月慢慢开口:“回去告诉太后,灵月会好好的服侍娘娘。”她顿了顿,突然抬手将手里的披风丢了出去:“夜黑路滑,风露重,圣上体恤娘娘有孕在身独自宿在了含元殿,不过,圣上一定会梦见娘娘的。”

  说完这句话,灵月慢慢的走近我,小心翼翼的说:“娘娘,请!”

  我感觉墨蓝色带着新鲜湿润露珠的气息被我一点点的落在身后的夜色之中,如同他最爱的颜色,像是那最纯洁的期翼,我知道,我完全的相信他,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言语,只是相信他相信那双琉璃色的深瞳之下真诚的许诺。

  我知道,他一直很好,他一直都在。

  我是怀着无比愉悦的心情回到了雨灵轩,入梦之后的我睡得格外香甜。

  我被清晨氤氲和煦的阳光笼罩着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在那一室须臾静默之后,我听见奴婢们说被婉容带进宫的人已经回了清心台,然而混沌的我,还要留下把这场戏演完。

  一想到这里,我猛地支起身子离开了床榻,身边的人一听见榻上微微的动静,立刻跑过来,低声道:“娘娘,您可是起身了?”

  我四下环绕了一番,把熟悉的脸全部过了一遍,刚要回答婢子微微启唇,突然发现喉咙干的难受。回身静静的嗯了一声,微微皱起眉头。

  也许是昨晚着凉了?

  我正静静的想着,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有一股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也渐渐的在空气中飘散……

  “姐姐,既然起身了,灵月就服侍您洗脸吧,灵月试过了,水温正好……”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灵月端着满满一盆清水稳稳的走进来,水盆里的玫瑰花瓣,很是可爱。

  我轻轻的把手渗入温热的水中,让水完全的浸透我的手腕,就在这时,灵月已经来到了我的衣橱旁,打开那玲琅满目的衣裙问我:“娘娘,今天想要如何着装?”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