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763/1123

3

  眸色清明的时候,我努力的按压着自己突突跳动的厉害的太阳穴,努力的让自己不会太过于狼狈的倒在床榻上。

  迷幻的一场梦境褪去,我抬眼看着在一旁伫立的一脸担忧的冷琼,她用力的扶住我的肩膀,柔声问道:“姐姐,你很难受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开,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一脸担忧地冷琼,半晌才吐着浊气说:“没事,不过是做了一个梦。”

  “梦?梦见什么了?”冷子君刚好过来,偏着头,饶有兴味的看着我。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只能用力的拉了拉被子裹住了自己看着冷子君的嘴唇低声道:“做梦的人都是没有休息好的,所以我现在想要再睡一会好吗?”

  冷子君闻言轻声一笑,“还睡?”

  见到冷子君的样子,我微微一垂眸,却始终没有把我梦中那个大相径庭的女子告诉他们,

  坦白说,我的思绪有些许的混乱,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莫名的梦见血。

  我的目光微微沉着,冷子君见到的时候,终于觉得有些怪异,他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着,一点点的靠近了我的额头道:“快些起来吧,我要厨房准备了荷叶羹,还有你最喜欢的白糖糕。”

  听到冷子君话中的最后三个字,我的眼睛华丽丽的亮了起来,白糖糕啊,香香的软软的,母亲在家时也会常做的这种吃食。

  我心下静默了半晌,就要起身披衣坐起,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脑中突然像是有一根断裂的琴弦似的猛地嘣了一下。

  脑中的猛然抽搐让我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垂眼看着脖子上已经染上我体温的玉佛,脑子里又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变得有些反常的上官雨儿,正在这时我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不自在。

  许久的沉默让冷琼有些着急了,半晌之后,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嗓子问冷子君道:“高家的事情究竟处理的怎么样了?交给你当真没什么问题么?”

  听了我的话,冷子君居然透出了略微不满的神情来,他缓缓地走近我,一个响亮的弹指落在我的额头上,严肃认真道:“你不相信我?”

  我的头立刻摇成拨浪鼓:“没有,没有除了娘亲和大哥……”

  我的后半句话还被卡在喉咙口,只听见冷子君十分轻松的“嗯”了一声,子抬手,把冷琼拉到一旁。

  我心下略略沉思着,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么?却见冷琼神色凝重的盯着我脖子上的玉佛一言不发。

  我终究受不了这样沉闷的气氛,刚要开口问冷琼她是不是看上了这玉佛的时候,却见冷子君突然以飞快的速度迅速的拔下了我头上的一缕头发,然后转身对冷琼说:“我去处理高家鬼的事情,高夫人那边总要有人给个交代。”

  冷琼轻轻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踮起了脚尖仰头对冷子君说:“大哥,我知道高家和雨儿姐姐有婚约,可是高成翔已经死了,我也知道高夫人是个病人,可是……”

  “这些不用你操心了。”冷子君淡淡的撇了一眼床榻上的我:“起身用早点,把你脑子里的思绪理一理,做你的上官雨儿。”

  

  

  

  

  

  

  

  眸色清明的时候,我努力的按压着自己突突跳动的厉害的太阳穴,努力的让自己不会太过于狼狈的倒在床榻上。

  迷幻的一场梦境褪去,我抬眼看着在一旁伫立的一脸担忧的冷琼,她用力的扶住我的肩膀,柔声问道:“姐姐,你很难受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开,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一脸担忧地冷琼,半晌才吐着浊气说:“没事,不过是做了一个梦。”

  “梦?梦见什么了?”冷子君刚好过来,偏着头,饶有兴味的看着我。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只能用力的拉了拉被子裹住了自己看着冷子君的嘴唇低声道:“做梦的人都是没有休息好的,所以我现在想要再睡一会好吗?”

  冷子君闻言轻声一笑,“还睡?”

  见到冷子君的样子,我微微一垂眸,却始终没有把我梦中那个大相径庭的女子告诉他们,

  坦白说,我的思绪有些许的混乱,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莫名的梦见血。

  我的目光微微沉着,冷子君见到的时候,终于觉得有些怪异,他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着,一点点的靠近了我的额头道:“快些起来吧,我要厨房准备了荷叶羹,还有你最喜欢的白糖糕。”

  听到冷子君话中的最后三个字,我的眼睛华丽丽的亮了起来,白糖糕啊,香香的软软的,母亲在家时也会常做的这种吃食。

  我心下静默了半晌,就要起身披衣坐起,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脑中突然像是有一根断裂的琴弦似的猛地嘣了一下。

  脑中的猛然抽搐让我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垂眼看着脖子上已经染上我体温的玉佛,脑子里又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变得有些反常的上官雨儿,正在这时我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不自在。

  许久的沉默让冷琼有些着急了,半晌之后,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嗓子问冷子君道:“高家的事情究竟处理的怎么样了?交给你当真没什么问题么?”

  听了我的话,冷子君居然透出了略微不满的神情来,他缓缓地走近我,一个响亮的弹指落在我的额头上,严肃认真道:“你不相信我?”

  我的头立刻摇成拨浪鼓:“没有,没有除了娘亲和大哥……”

  我的后半句话还被卡在喉咙口,只听见冷子君十分轻松的“嗯”了一声,子抬手,把冷琼拉到一旁。

  我心下略略沉思着,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么?却见冷琼神色凝重的盯着我脖子上的玉佛一言不发。

  我终究受不了这样沉闷的气氛,刚要开口问冷琼她是不是看上了这玉佛的时候,却见冷子君突然以飞快的速度迅速的拔下了我头上的一缕头发,然后转身对冷琼说:“我去处理高家鬼的事情,高夫人那边总要有人给个交代。”

  冷琼轻轻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踮起了脚尖仰头对冷子君说:“大哥,我知道高家和雨儿姐姐有婚约,可是高成翔已经死了,我也知道高夫人是个病人,可是……”

  “这些不用你操心了。”冷子君淡淡的撇了一眼床榻上的我:“起身用早点,把你脑子里的思绪理一理,做你的上官雨儿。”

  

  

  

  

  

  

  

  眸色清明的时候,我努力的按压着自己突突跳动的厉害的太阳穴,努力的让自己不会太过于狼狈的倒在床榻上。

  迷幻的一场梦境褪去,我抬眼看着在一旁伫立的一脸担忧的冷琼,她用力的扶住我的肩膀,柔声问道:“姐姐,你很难受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开,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一脸担忧地冷琼,半晌才吐着浊气说:“没事,不过是做了一个梦。”

  “梦?梦见什么了?”冷子君刚好过来,偏着头,饶有兴味的看着我。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只能用力的拉了拉被子裹住了自己看着冷子君的嘴唇低声道:“做梦的人都是没有休息好的,所以我现在想要再睡一会好吗?”

  冷子君闻言轻声一笑,“还睡?”

  见到冷子君的样子,我微微一垂眸,却始终没有把我梦中那个大相径庭的女子告诉他们,

  坦白说,我的思绪有些许的混乱,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莫名的梦见血。

  我的目光微微沉着,冷子君见到的时候,终于觉得有些怪异,他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着,一点点的靠近了我的额头道:“快些起来吧,我要厨房准备了荷叶羹,还有你最喜欢的白糖糕。”

  听到冷子君话中的最后三个字,我的眼睛华丽丽的亮了起来,白糖糕啊,香香的软软的,母亲在家时也会常做的这种吃食。

  我心下静默了半晌,就要起身披衣坐起,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脑中突然像是有一根断裂的琴弦似的猛地嘣了一下。

  脑中的猛然抽搐让我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垂眼看着脖子上已经染上我体温的玉佛,脑子里又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变得有些反常的上官雨儿,正在这时我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不自在。

  许久的沉默让冷琼有些着急了,半晌之后,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嗓子问冷子君道:“高家的事情究竟处理的怎么样了?交给你当真没什么问题么?”

  听了我的话,冷子君居然透出了略微不满的神情来,他缓缓地走近我,一个响亮的弹指落在我的额头上,严肃认真道:“你不相信我?”

  我的头立刻摇成拨浪鼓:“没有,没有除了娘亲和大哥……”

  我的后半句话还被卡在喉咙口,只听见冷子君十分轻松的“嗯”了一声,子抬手,把冷琼拉到一旁。

  我心下略略沉思着,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么?却见冷琼神色凝重的盯着我脖子上的玉佛一言不发。

  我终究受不了这样沉闷的气氛,刚要开口问冷琼她是不是看上了这玉佛的时候,却见冷子君突然以飞快的速度迅速的拔下了我头上的一缕头发,然后转身对冷琼说:“我去处理高家鬼的事情,高夫人那边总要有人给个交代。”

  冷琼轻轻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踮起了脚尖仰头对冷子君说:“大哥,我知道高家和雨儿姐姐有婚约,可是高成翔已经死了,我也知道高夫人是个病人,可是……”

  “这些不用你操心了。”冷子君淡淡的撇了一眼床榻上的我:“起身用早点,把你脑子里的思绪理一理,做你的上官雨儿。”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