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稿加油
737/1034

底稿加油

  那红色慢慢的晕开,四周突然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被那突如其来的红光弄的差点睁不开眼睛,只能半闭着听着阴九娘低声的问:“怎么,看清楚了么?”

  那黑衣男子见状,神色种透出了失而复得的欢喜神色,他的手臂微微舒展,一点一点地靠近我,低声道:“纯阴,果然是纯阴……”

  “自然是的。”阴九娘微微一笑道:“你以为,焰魂石会事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东西么?”

  阴九娘的一句话,让我着实听的云里雾里,唯一听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她给我的那个红玛瑙吊坠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然而,这一切的开启和我身上的血有关系。

  好不容易从这一团乱麻之中理出了一些头绪来,我正当得意,却突然听到身后那蜷缩地男人莫名的说出一句:“如你所说,她是真的死不了了么?”

  我微微的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固执的,却当真可怜的男人,冷声问道:“我和阁下无冤无仇,为何一定要取我的性命才肯罢休?”

  时间沉默了片刻,阴九娘似乎想要开口对我说什么,却被我无比平淡的制止了,面前的男人无比茫然的看着我口中哆嗦着吐出两个字,“断梦。”

  “断梦,又是断梦。”我微微抬起手臂,让手上带血的伤口曝露在天光之下,淡道:“我听九娘说过这个故事,所以她也告诉我我有一身价值连城的血。”我的语气云淡风轻:“你也是奉命而来,让我回不了长安城的吗?”

  那人闻言微微一愣,却被九娘抢先道:“他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因为他很快就做不了人了。”

  九娘的话音刚落,那男子蓦地浑身一怔,九娘见怪不怪的微微叹息道:“天快亮了,如果让阳光折射到你的身上,不知会如何?”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却当真让我吓了一跳,难不成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光过敏患者?

  正在这个时候,九娘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已经被打开的荷包上,她垂眸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可我的身上,我注视着那双深邃的像寒潭一样的眸子半晌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我手腕的红光完全消失之后,女子才轻轻的抬起头,温柔的说:“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这是一个对断梦完全无效的女子,她恐怕要失望了。”

  那男子的目光落在我纤细的手腕上,突然像是呜咽的寒鸦一样,呵呵叫了两声,然后一脸渴求地看着女人。

  “你是想要我放过你?”女子莞尔而笑:“那怎么行?放过一个叛徒,我要怎么和阿翁交代?”

  女子一面说着话,眸底不知何时飘过了一抹明亮的星子,然而就在这时,接近黎明的天色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丹苏和香的味道,男子的目光涣散了一下,突然鬼使神差的向着房门撞了过去。

  剧烈的撞击声刺耳的厉害,就在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就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却见到男子的喉头莫名的喷出一条血线来,只在地上抽出了两下就彻底不动了。

  见到眼前的一切阴九娘冷漠的偏过脸去,眼角的余光都不曾落下。

  

  那红色慢慢的晕开,四周突然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被那突如其来的红光弄的差点睁不开眼睛,只能半闭着听着阴九娘低声的问:“怎么,看清楚了么?”

  那黑衣男子见状,神色种透出了失而复得的欢喜神色,他的手臂微微舒展,一点一点地靠近我,低声道:“纯阴,果然是纯阴……”

  “自然是的。”阴九娘微微一笑道:“你以为,焰魂石会事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东西么?”

  阴九娘的一句话,让我着实听的云里雾里,唯一听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她给我的那个红玛瑙吊坠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然而,这一切的开启和我身上的血有关系。

  好不容易从这一团乱麻之中理出了一些头绪来,我正当得意,却突然听到身后那蜷缩地男人莫名的说出一句:“如你所说,她是真的死不了了么?”

  我微微的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固执的,却当真可怜的男人,冷声问道:“我和阁下无冤无仇,为何一定要取我的性命才肯罢休?”

  时间沉默了片刻,阴九娘似乎想要开口对我说什么,却被我无比平淡的制止了,面前的男人无比茫然的看着我口中哆嗦着吐出两个字,“断梦。”

  “断梦,又是断梦。”我微微抬起手臂,让手上带血的伤口曝露在天光之下,淡道:“我听九娘说过这个故事,所以她也告诉我我有一身价值连城的血。”我的语气云淡风轻:“你也是奉命而来,让我回不了长安城的吗?”

  那人闻言微微一愣,却被九娘抢先道:“他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因为他很快就做不了人了。”

  九娘的话音刚落,那男子蓦地浑身一怔,九娘见怪不怪的微微叹息道:“天快亮了,如果让阳光折射到你的身上,不知会如何?”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却当真让我吓了一跳,难不成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光过敏患者?

  正在这个时候,九娘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已经被打开的荷包上,她垂眸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可我的身上,我注视着那双深邃的像寒潭一样的眸子半晌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我手腕的红光完全消失之后,女子才轻轻的抬起头,温柔的说:“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这是一个对断梦完全无效的女子,她恐怕要失望了。”

  那男子的目光落在我纤细的手腕上,突然像是呜咽的寒鸦一样,呵呵叫了两声,然后一脸渴求地看着女人。

  “你是想要我放过你?”女子莞尔而笑:“那怎么行?放过一个叛徒,我要怎么和阿翁交代?”

  女子一面说着话,眸底不知何时飘过了一抹明亮的星子,然而就在这时,接近黎明的天色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丹苏和香的味道,男子的目光涣散了一下,突然鬼使神差的向着房门撞了过去。

  剧烈的撞击声刺耳的厉害,就在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就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却见到男子的喉头莫名的喷出一条血线来,只在地上抽出了两下就彻底不动了。

  见到眼前的一切阴九娘冷漠的偏过脸去,眼角的余光都不曾落下。

  

  那红色慢慢的晕开,四周突然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被那突如其来的红光弄的差点睁不开眼睛,只能半闭着听着阴九娘低声的问:“怎么,看清楚了么?”

  那黑衣男子见状,神色种透出了失而复得的欢喜神色,他的手臂微微舒展,一点一点地靠近我,低声道:“纯阴,果然是纯阴……”

  “自然是的。”阴九娘微微一笑道:“你以为,焰魂石会事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东西么?”

  阴九娘的一句话,让我着实听的云里雾里,唯一听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她给我的那个红玛瑙吊坠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然而,这一切的开启和我身上的血有关系。

  好不容易从这一团乱麻之中理出了一些头绪来,我正当得意,却突然听到身后那蜷缩地男人莫名的说出一句:“如你所说,她是真的死不了了么?”

  我微微的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固执的,却当真可怜的男人,冷声问道:“我和阁下无冤无仇,为何一定要取我的性命才肯罢休?”

  时间沉默了片刻,阴九娘似乎想要开口对我说什么,却被我无比平淡的制止了,面前的男人无比茫然的看着我口中哆嗦着吐出两个字,“断梦。”

  “断梦,又是断梦。”我微微抬起手臂,让手上带血的伤口曝露在天光之下,淡道:“我听九娘说过这个故事,所以她也告诉我我有一身价值连城的血。”我的语气云淡风轻:“你也是奉命而来,让我回不了长安城的吗?”

  那人闻言微微一愣,却被九娘抢先道:“他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因为他很快就做不了人了。”

  九娘的话音刚落,那男子蓦地浑身一怔,九娘见怪不怪的微微叹息道:“天快亮了,如果让阳光折射到你的身上,不知会如何?”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却当真让我吓了一跳,难不成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光过敏患者?

  正在这个时候,九娘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已经被打开的荷包上,她垂眸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可我的身上,我注视着那双深邃的像寒潭一样的眸子半晌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我手腕的红光完全消失之后,女子才轻轻的抬起头,温柔的说:“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这是一个对断梦完全无效的女子,她恐怕要失望了。”

  那男子的目光落在我纤细的手腕上,突然像是呜咽的寒鸦一样,呵呵叫了两声,然后一脸渴求地看着女人。

  “你是想要我放过你?”女子莞尔而笑:“那怎么行?放过一个叛徒,我要怎么和阿翁交代?”

  女子一面说着话,眸底不知何时飘过了一抹明亮的星子,然而就在这时,接近黎明的天色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丹苏和香的味道,男子的目光涣散了一下,突然鬼使神差的向着房门撞了过去。

  剧烈的撞击声刺耳的厉害,就在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就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却见到男子的喉头莫名的喷出一条血线来,只在地上抽出了两下就彻底不动了。

  见到眼前的一切阴九娘冷漠的偏过脸去,眼角的余光都不曾落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