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红琼不知处(五)
92/1119

梦断红琼不知处(五)

  我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却依旧用贝齿咬着下唇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想不管那人究竟是谁,我心里明白一点,来人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却不一定是来自那个神秘的国度的。

  不知为什么,当我的脑子里把允舒航这个名字过滤到安全地界的时候,我心里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来人不是对付他的,换句话说允舒航现在是绝对安全的,也就是说,我可以在心下期待,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会在一切结束之后很帅气的杀一个回马枪。

  虽然心下早已明了,然而我却依旧怀着深切的期盼,祈祷那个濒临死亡的人,和那个神秘的国度没有关系,更不会叨扰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

  眼前的阴九娘依旧是微微弯着唇角,她的指骨间夹着那把刀,微微俯下身子,柔声对我道:“女娃儿别怕,九娘帮你赶走他。”

  说罢,阴九娘一把握住我的手腕,凸起的青筋很快靠近了刀刃,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我却鬼使神差一般,没有感觉半分疼痛。

  然而就在这时,我身旁原本跋扈的男子突然蜷缩成一团,九娘看着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男人:“还继续吗?”

  “停下,快停下!”

  那声音凄历的叫着,就仿佛是一只被枪口抵住头颅的受伤的豹子。

  我微微的侧眼看他,却见他的神色中透着迷离的退不去的惊恐。

  我将视线转回去,心下暗暗的思索着,想着那白丝带闪亮登场的画面就让人莫名的心安。

  然而,在我面前的那个女人,依旧桀骜的站在那儿,她伫立在我的面前如同是一尊不可亵渎的雕像。微微扬起唇角,语气轻蔑的对那男子道:“怎么,打算草菅人命?”

  男子的喉头发出一声类似破损的风箱的低吼声,目光在落在女子身上时突然变得迷离而涣散,他轻轻的抬了抬手臂,似乎想要从怀中摸出什么紧要的东西来,女子见状微微扬了下眉,视线落在男子弯曲的指节上,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她突然一个飞身,修长的手臂抬起,就要落在男子的天灵盖上。

  伶俐的掌风顺势落下,男子有些猝不及防,口中嗫嚅道:“九娘,你好狠的心!”

  就在我以为面前的男人一定必死无疑的时候,我的身侧突然传来了一个空灵的声音,急切的呼喊道“掌下留人!”

  耳畔的一句“留人”让女子的手臂微微反转了一下,她抬起眸子,加大了身侧的保护罩,就在那个刹那,身侧的人突然大喝一声,“好啊,终于遇到一个对断梦有抗体的女子了,魂生,倘若你就这样死在这,也算是大功一件,我一定会禀报主人,给你一个风光体面的葬礼!”那声音的主人突然顿了顿,低声道:“只可惜,你不能死在这儿。”

  那飘渺的声音方才落下,空气中突然闪过一道韵色的光芒,我微微子眨眼,就见到一个挺拔的身影蓦然出现。

  “终于肯出来见人了么?再躲下去,天就要彻底亮了。”

  女子的话音落下,空气中突然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芬芳味道,下一刻,我听到了一阵清冷的直落眉心的撞击声。

  女人微微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垂眸之间看到了地面落下的一双像是蝴蝶翅膀似的冷兵器。

  乖乖,这又是什么东西?是来攻击我的?我的目光落在那铁器上,脑子里呼呼闪过了一个让人冷汗沉沉的地方——蝶灵。

  我的视线全然落在那冷冰冰的蝴蝶上,周围又一次笼罩了一股子阴沉的让人浑身发毛的危险气息。

  “阴九娘,”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狠毒了?”来人身着一身玄色长衫,背对着阴九娘,语气中透着一股子清冷的死气。

  女子闻言轻轻一笑,“狠毒?我倒是想问问阁下,面对一个叛徒,九娘如何不狠毒?

  那声音仿佛是天幕之下的一声惊雷,让那个原本在一旁踌躇的男子彻底的慌了神。

  说话的时候,九娘故意把叛徒两个字加重了声音,这让我心下不由对她女起了几分好奇心,这个一身白衣,桀骜出尘的女子,她只不过是游人梦中的一抹香魂罢了,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下一刻谁会成为她梦中的下一个。

  “对于这股味道,九娘是绝对很熟悉的。”女人桀骜的看着男人,灵巧的退了一个半步,声音也变得妩媚起来,她一步步的走进了那个因为她的一句“纯阴”而瑟瑟发抖的男人,俯下身子,她用修长的手指支起他的下巴问道:“说吧,断梦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等了许久,男子依旧没有开口说话,然而,我的身子却神差鬼使的越来越冷,我努力的压抑着自己,蜷缩在那个小小的保护罩里,就在那一刻,我看到阴九娘的脸色蓦地变得阴沉起来。

  也在那个刹那,我看到了那蜷缩在一旁的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如饥似渴的期待神情。

  我心下一阵错愕,突然如临大敌的猛地抽搐了一下,下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仿佛被巨大的力度推动,有一股冰凉的却不属于人类的气息猝不及防的钻进了我的脖颈内。

  “女娃儿,千万不要抬头!什么都不要想!”女人的声音急促的传过来,“入睡,你闭上眼睛入睡!”

  我的心中猛地一沉,我眼下刚从梦境出来不是么,还要我睡觉?难不成,就连九娘也拿不准断梦究竟对我有没有伤害了?

  正当我的大脑被一个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充斥的有些迷糊的时候,脑海中的海马体仿佛是被一种无形地力量用力的拉扯着,我努力的眨巴了两下就听阴九娘道:“听姑姑的话,不然的话,你会被困在着梦境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了阴九娘的话,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困在梦里?难不成是打算让我像君佛一样上演华胥引啊?我的心下一阵呼呼:“不行啊,我还没遇上我的“慕言”呢!”

  正当我蜷缩在那个阴九娘给我的保护罩里顾影自怜的时候,我微微垂眸,居然发现我手腕上的红玛瑙吊坠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也就是在那个刹那,周围的一切都鬼使神差的安静了下来,我听到了阴九娘爽朗的笑声,她笑的满面春风,快步的走到我的面前,对那玄衣男子道:“我差点忘了,这女子,也有一身价值连城的血啊!”

  阴九娘话音落下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了,血?阴九娘难不成也打算要喝我的血?那一刹那,我的脑子里突然间飘过的是她给我说的那个关于断梦的故事,看来,这毒还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我努力的清静了一阵思绪,抬眼看着阴九娘,此时的她正一言不发的站着,看着我手上那一处闪着红光的玛瑙吊坠出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那黑衣男子也终于注意到了我手腕上的异状,他的瞳孔微微一收,看着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身影道:“焰魂石都不认得了?”

  艳丽的红玛瑙在我的手腕发出一道耀眼的红光,不明所以的我依旧被那个巨大的保护罩笼罩着,却听见身旁的阴九娘突然一阵轻笑,幽幽开口道:“该来的,躲不了的。”

  我心下唯一的念头,就又是那个莫名的——有人陪他死了。

  那一刻的我,不知为什么,居然没有那么害怕了。

  只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当九娘的话音落下的那个时候,我清楚的看到那黑衣男子的眉头拧成一团麻花状,一脸的难以置信。

  “九娘,”他低声唤她:“这焰魂石你怎么会给这样一个小丫头呢?”

  九娘没有开口,目光冷冽的注视着一旁蜷缩着的男子,谄媚道:“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应该恭喜你啊,那么快,就可以不再这尘世受苦了。”

  说要这句话,九娘将目光落到了黑衣男子的身上,胸有成竹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男子饶有兴味的看着她,轻轻的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问道:“赌什么?”

  九娘轻轻转过身,伸手将我身上的保护罩褪去,朗声对男子道:“你说,阿翁见了她会是什么反应?”

  男子顺着阴九娘地视线落下,眼角的余光刚好落在我的身上。时间大约过了一瞬,那男子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极其复杂,又欣喜的神情。

  我的身子在那个小小的保护罩里蜷缩了一阵,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我缺当真越来越冷了。

  我幽幽的抬眼,想要确定自己究竟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之内,毕竟眼前的一切真的让我有些晕了。

  就在我卯足了劲想要给自己的肌肤来点刺激的时候,我的耳畔顿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琵琶声。

  阴九娘见怪不怪的靠近我,将我被断刀割破的伤口一点点的挤出血来,血液顺着焰魂石滴落,显现出一种妖异的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