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归程(十二)
524/1066

云天归程(十二)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冻的无知无觉的身体是如何一步步回暖过来的,我只记得,当我处在那幽暗的水泽之下的时候,那双眼睛看着我,仿佛带着倔强和祈祷的神色。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有命活着,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女子微微的啜泣声,可是我的大脑昏昏沉沉,根本听不清楚是谁在哭。

  是月灵儿么?船舱里的那场动荡,该是把他吓坏了吧,她是公主啊,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惊吓呢?

  那声音呜咽着,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耳边,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千百根银针碾扎而过,别提多难受了。

  我脱力的躺在床上,渐渐的感觉到覆盖在我身体上的一片柔滑地触感,温暖,柔和就像是冬季里触碰到皮肤地那一抹阳光一样的舒服。

  我小心翼翼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错愕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此时的我居然无比舒适的躺在一方带着沉水香木气息地大床上,床头的熏笼之中还在不断的冒着白气。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我的全身如同是针扎一样的疼痛,四周却听不到半点儿声音。

  我努力的眨巴了两下酸胀的难受的眼睛,回想着发生在我眼前的一切,我分明记得,我们是在云天河的船舱里的,对了,似乎遇上了一群的杀手,然后,然后允舒航把我用白色的丝带束缚着,把我放到水下去引鬼。

  于是,我就这样在冰冷的水下浮浮沉沉了好一阵子,直到现在,我的身体依旧是酥麻瘫软的,只怕要在床上躺上好一阵子了。

  我的大脑也算不上清明,总是觉得自己似乎还在水里泡着,胳膊和腿微微的那么动一下,都会让我觉察到一股透彻的冰寒气息。

  直到一股清甜软糯的气息一点点的窜进了我的鼻腔,我听见一个清浅却有些苍老的声音缓缓地说道:“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在这大冬天的去云天河做什么呢?云天河的水啊,八月就能冻死寒鸦,更何况是和大活人了……”

  我听着那声音透着着急和疼惜,不用说,一定是在说刚从云天河中死里逃生的我吧?

  冬季的风缓缓地吹开了虚掩的房门,那苍老的声音突然停了,我似乎还能听到有明亮的火折子和木头发出的啪嚓声,就像是来自远处的飘忽,定定的入了耳却让人听不真切。

  正在我努力的想让自己打架的眼皮和混沌的大脑想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鼻腔之中突然嗅到了一阵清冷的夹杂着雪花的气息,我微微侧过身,耳畔的轻踏似乎是来自一个男人,他的脚步走的四平八稳一步步的靠近我,那门外的仆人一见他到了,立刻恭顺的退到一旁,不再说话了。

  那人迈着步子靠近我的床,我也只能闭着一双眼,直到——

  他微微的俯下身子,握住我的手,十指和我紧紧的纠缠着,我感觉到他的手掌正在和我的紧紧相贴,就连指骨的力度都是这么的恰当好处。

  “去外面守着,任何人都不许放进来。”他侧头看了一眼门外的人,语气云淡风轻。

  那人郑重的看着他,目光中似乎还带了些许的疑惑,却被他眸底的冰冷生生给逼退了回去。

  那人转过身,恭顺的朝着男人行了个礼,退出门外。

  门内一时变得寂静无声。

  我侧头看着那沉香木床上的镂空雕花,心下顿时变得紧张起来,看来这四周除了我们三人之外果真是没有旁人在的么?那么说,我方才听到的隐隐约约的女孩子的哭声,果真是幻听了么?

  可是这没有道理啊!

  正当我努力的激活我大脑内因为一场落水而被接近冰封的脑细胞的时候,那双一直和我掌心相对的手的主人突然说话了,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薄凉的唇瓣慢慢的靠近我的耳垂,低声的问了一句:“冷么?”

  听到那声音的那个瞬间,我的身体突然猛地一个澈灵,我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让她的面容完全的被我的瞳孔锁住,视线中的身影果然是一个长的有些造孽的男人,黑直的长发随意的落在腰间,只是在中间的位置松松垮垮的被一根青玉簪子束着,她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宽肩窄腰,洞黑的目光犹如深潭的水,泛不起任何波澜。

  我的目光就在他这样的身材中慢慢的流连,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一定是一个顶级的模特吧,就算不是模特,至少也可以成为一个靠脸吃饭的大明星哎!

  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正在对他不加遮掩的注视,男人和我紧紧相对的掌心微微挪移了寸许,他的眼睑微微一垂,眉头突然变成了一个川字型。

  不过,只是过了片刻之后,他突然一掌落在了我的后背上,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手掌打的背脊发麻,喉咙口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像是有一股冰寒的气流正在不断的往上涌。

  我的瞳孔瞬间变化很快,就像是被人强制性的剖开了心脏,不容许任何反抗的塞了一个巨大的冰棱子,我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身子变得越发绵软,我抬起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不到三十岁,他的下巴还有刚刚刮过的青须的痕迹,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手边的动作没有停下,只是冲着我微微的勾了勾唇角,没有开口说话。

  我的手指弯曲着轻轻的敲打着沉水香木的床沿,他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事一般,长臂一展,从桌上取过一支素银簪子递给我。

  我将那只簪子在手里捧着看了许久,目光疑惑的看着男子。

  “什么都别问了。”男子缓缓地说:“你能在云天河中大难不死,就是你的造化。”

  我的身体依旧瘫痪无力,一听到那人这么说,心下顿时升起了几丝自嘲:“要不是在云天河的最深底遇上了那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我可就真的变成云天河一缕孤魂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眼前的男人的时候,我的大脑却无法将他和云天河深底的那个身影联系到一块,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看到的不是那双老鹰一样灼灼如火的眼睛。

  随着男子动作的不断加快,我的身体也渐渐的热了起来,起初那感觉就像是有一汪温热的清泉流过我的身体,渐渐的包裹了我的四肢百骸……

  就在我半闭着一双眼静静的感觉那温热的气流从我的脊椎流过全身的时候,男人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人悬空而起……

  “公子!千万不可!”门外似乎是那老者焦急的劝慰,他的手掌落在门栓上,却始终没有推门入内的胆子。

  “不必担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男子平静的开口,小心翼翼的托举着我的身体对门外扬声道。

  “可是公子,落了云天河的人,都是会被阎王下催命符的……”门外的声音迟疑着,还是踌躇着说出了这句话。

  啪嗒!男子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却突然间伸手将一只扳指送了出去,那扳指落在门上发出强烈的撞击声,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开,心下猛然一惊。

  下一秒,我只听见他用略带沙哑却十分笃定的声音对着门外大吼:“听着,她的命我说了算,谁也不许再多说一个字!”他厉声呵斥门外的人,“除非……想死!”

  男人的话音落下,这才将我缓缓地放回床榻上,我的大脑拼命的想着,方才他一定是生气了的,气息都变得紊乱了,似乎他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我,心下怀着十二万分的在意,我却不知为何。

  就这样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男子的手指突兀的落在了我的太阳穴上。我被他突然的一点,顿时浑身一惊,他的……他的体温真的异于常人的冷……

  “不错,会躲开了。”浅笑的眸子微微牵动,我终于彻底看清了眼前的男人他坐在了沉水香木的大床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努力的搜寻着大脑的记忆,最后得出一个毋庸置疑的结果——我不认识眼前的人。

  然而,听他方才说话的语气,我又似乎是他很重要的人?至少,我们的关系会比朋友深一点,不然的话,他绝对不可能在大脑空白的情况下,云淡风轻的说出那句——“他的命,我说了算。”

  神色渐渐恢复清明的时候,我抬眼看着那双沉澈地就像是暗夜之中星辰的眸。

  出乎意料的,当我正在目不转睛看着他的时候,他的身子微微俯下来,眼神中也有我的影子。

  我的眸中是他的笑容,微微张着唇瓣,我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低声问道“是你救了我么?”

  他点头,但又很快摇头。

  我诧异的看着他,却听他的声音像是云中迷雾一样落下:“我救了你,却只是救了半条命。”他顿了顿,有些可惜道:“我没本事,直接从阎王手里抢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