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归程(十)
522/1063

云天归程(十)

  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云淡风轻的和我说了一句:“鬼终究斗不过人。”

  话音落下,我身上的白色丝带也不由得紧了几分。

  我就这样顺从的任由他的白色的丝带束缚住我的身体,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半晌之后,我突然的抬起眼睛问道:“对了,这帮人究竟夹杂了多少势力?我总觉得不会……”

  话音刚落,我的双唇突然被堵住,允舒航突然放缓了声音,低低的问我:“你会游水么?”

  我听了他的话,心下升起些许的诧异,却还是十分认真的告诉他:“不是很会,但倘若是真的入了水,也不会马上就去见阎王的。”

  我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调笑,声音轻轻的,抬头凝视了允舒航的眼睛问道:“怎么,你是打算把我一下子送到水下去么?我方才似乎还听到冷大哥说水下有水鬼的。”

  允舒航 听了我的话,口中带着戏谑低声问道:“你向来都是不信鬼神的,怎么,如今是害怕了么?”

  我拍着胸脯定睛看他:“我不是怕,只是现在是隆冬时节,云天河的水一定是冰凉彻骨的,你让我一个女儿家入水,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吧?”

  我说着话,神情也顿时变得黯淡起来,再说了,我倘若就这样离开了,月灵儿那边……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如果一会我们真的遇上了不可把控的杀机,你只要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就好。”

  我听了冷子君的话,他的眸色之中居然透出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期待来,我无语的瞪着他,想着他的下一句是不是打算告诉我,“不成仁你就要丧命?”

  然而此时的局面,根本来不及我做出更加缜密的思索,我微微侧过身,看着眸底的云天河面渐渐扩散的水波,眨巴着眼睛目不斜视的看着冷子君道:“冷大哥,无论发生什么,请务必照顾好灵儿……”

  我不知冷子君在听到我这句有些肉疼的嘱托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心情,他的唇角勾起了那一抹邪魅的弧度好看的不成样子,朝着我郑重的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听,在那一抹腥冷的带着冰寒水泽的气息扑面而来的前一秒钟,我似乎听到了冷子君叫我“雨点儿。”

  然而,这个冰冷清寒的声音容不得我的细细斟酌,脚下的船体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我的鼻腔很诚实的嗅到了那一股渐渐的变得浓郁的花香气息,我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神色担忧的看着那个依旧云淡风轻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那一股我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是从他的身上发出来……

  我神色迷离而茫然的看着他,交错的视线之中透出了淡淡的担忧:“阿藏……”

  见到我眸色中隐忍的担忧,琉璃色的瞳孔中却透出了淡淡的笑色,他平静的注视着我,目光之中透着坚定和决绝,我看着他开合着嘴唇吐出两个字——“别怕。”

  别怕,即便是在这样的危机四伏的时刻,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依旧在告诉我别怕。

  我慢慢的移动着双脚退了两步,朝着那少年点了一下头,而后转身用一种只有我们可以听到的声音轻柔的开口说道:“小心,别染血。”

  他抬头看我,似乎眸底写着满眼的满足,还透着淡淡的促狭。

  摇曳的木船终于在一阵轻微的破空声响之后开始了更加剧烈的晃动,可怜的月灵儿终于怕是要坚持不住了,她的身子蜷缩在船舱的一角,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嘴唇青紫。

  我知道她一定是很难受的,可是我却没办法靠近她。

  “再坚持一下。”我用眼神安慰道。

  她的身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冬季的冷风猝不及防的灌进了她的脖子,我的视线落在那漂浮着一层薄薄的冰片儿渣子的水面上,指了指远处的暗涌看着允舒航。

  允舒航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却冰冷的好像是落在河面上碎冰层的利刃,他微微转了身子,将原本束缚在我身上的白色丝带斩断,正当我半闭着一双眼想要听听水下究竟还会有怎么样的动荡的时候,他突然反手脱下他身上的那云白色的斗篷轻描淡写道:“冷,披着。”

  我的神色错愕了一个刹那,猛然间嗅到了从他的身上散发的越发强烈的花香的气息,急忙制止道:“阿藏,我不冷,真的……”

  咻咻!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原本在船尾站着的冷子君突然像是大鹏展翅一样的飞身而起,也是在那个瞬间,他的指尖轻柔的触碰到了我柔软的发丝,我只觉得

  发间蓦地一空,原本在头上的簪子就立刻不见了踪影,我刚想回头气呼呼 的责备冷子君为什么每一次都拿我头上的簪子开事,转身却突然见他一脸决然的抬起手臂,毫不留恋的把簪子丢进了云天河湍急的水中,我顿时心口犹如芒刺,却见他一脸戒备的示意我不要开口,更奇怪地是,此时的允舒航已经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完全看不到人影。

  时间就在那一刻停滞下来。

  我微微抬了下头,看到冷子君小心翼翼的把月灵儿护在怀中然后侧过身,一脸淡定的给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看着他,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对他道:“给灵儿留着。”

  说完这句话,我的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猝不及防的哗啦声,我脚下的绣花鞋猝不及防的被突然涌进来的河水打湿,身后的月灵儿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灵儿不要动!”冷子君大喊一声,用电光石火一样的速度寻找着允舒航,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阵风把船舱的窗户猛地刮开了,我清楚的在那晃荡的窗沿上看到一件残破的已经不成样子的深黑色长褂。搜遍了大脑的记忆,我确定这不属于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正当我怀着十二万分的诧异打算开口询问冷子君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挂在船头窗沿上的长褂突然间被一阵风吹的掉落到水面,荡漾起好大一圈的暗纹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水波在我面前慢慢的晕开,耳畔传来了一个带着淡淡疲惫,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我知道你不怕冷,时间久了,我等得郁闷啊!”

  那疲惫的声音方才落下,猛然间伸手敲了敲船沿,我怀着心下十二万分的不情愿白了他一眼,却见他一脸事关生死的隆重表情,我微微低下头,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等到这事情结束了,等到我回到上官府去,我还不让你好好的还我一支簪子来。

  这样想着,我心中也透出几分期待来。

  和我满脸的愁容截然不同,冷子君在成功的从我的发间取下簪子,到没有半点儿解释的丢弃到水里这一切的动作没有半分的迟疑,即便是被我带着我祈祷你回家吃不饱的眼神看了好几遍,他还是一脸淡定的注视着水面……

  水面的涟漪渐渐的晕散。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船身突然猛地一个踉跄,我的身子在摇晃的船舱之中剧烈的趔趄了一下,突然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得突兀:“上官小姐,你别忘了,别忘了……”

  听到那声音的那个刹那,我的身子猛然僵了一下:“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什么?”我拼命的回想着,似乎也没有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人或事,我闭上眼睛,感觉我的脚踝似乎被一抹冰冷的液体淹没了,我蓦地睁开眼,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眼底突然间出现了那个一身藏蓝全身湿透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

  我怔怔的看着他,有些恼怒的低声喝问道:“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会找不到你?”

  允舒航对于我的质问一笑了之,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回答,我看着他,目光平静的指了指眼前的云天河道:“我方才见到了不该出现的人。”

  我心下微微一惊,不该出现的人?在船舱这样的地方……

  “先别管你遇上什么人了。”身后的声音幽的传过来:“那群鬼迟迟不动手,我们要不要给他们制造一点儿机会呢?”

  允舒航平静的目光落在湖面上,手指微微弯曲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冷子君,不过只片刻之后,视线立刻落在了被扯掉的发簪的我的身上。

  我知道,他是很想质问我,好好的一个女孩家,为什么总会动不动拔下发簪来?

  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当我正当嗫嚅着嘴唇想要给允舒航说点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冷子君突然间笑了,他笑的时候,我还看到了他唇角微微外露的洁白的贝齿。

  我的目光微微愣了一下,突然间看到他的目光中透出了些许我看不懂的带着戾气的亮光来。

  这一切都来的异常的迅速,以至于我只来得及听到船舱之中骨骼与胸腔撞击的声音,那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华丽丽的从水里腾空跃起的时候,还带动了一大片的带着冰渣的水帘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