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洞谁诉寒冰语(八)
519/1127

密洞谁诉寒冰语(八)

  我的身子变得轻飘飘的,喉头依旧干涩的发不出声音,我努力的想要睁开我的一双眼,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始终没有做到。

  我的眼皮重重地,脑袋昏眩的厉害,似乎有一股沉闷的火卡在我的喉咙口,我疼,似乎全身的骨头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我心下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这究竟是发生什么了?

  我的身体像是被人从脊背之后抽走了所有的热量,漫无目的的在一片虚空的天幕之下沉浮,我仿佛还记得在那之前,我被一个陌生的女人带到了一个神秘的山洞里面,然后,我见到了一个白发老者,再然后……

  胳膊突然感觉有些莫名的瘙痒,我微微的抬起来,突然感觉有一团软绵绵地小家伙呼啦一下窜出了我的口袋,就在下一秒,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嘶响,猛地一缩脖子,心下暗叹道:“吾命休矣!”

  我的脸庞火辣辣的,耳畔只有一阵阵刮过的冷风让我的皮肤有些生疼,我的喉头咯噔了一下,感觉肩头有一双手,将我的身体稳稳的放在一片散发着松香气息的柔软上,我努力的侧过身子,想要通过触感判断我究竟在什么地方,就在这时,我的身子蓦地被人抬起,下一秒,有一股冷风猝不及防的从我的耳洞穿过,我的手腕渐渐的有了些许的感觉,我感觉有人在我的手指来回的穿插,似乎把什么液体均匀的涂抹在了我的手背上。

  就在那个瞬间,我听见了一个女人恭顺的喜极而泣的声音。

  我全身疼的几乎要散架,心下暗叹着想起了方才在山洞时那女子手里端着的一碗像是白粥的东西,如今想来,我的胃里空空的,当真有些——饿了。

  时间似乎停滞了那么一瞬,我微微的侧过头,身子被那一片柔软拖着似乎飞了数十米远,我努力的眨巴着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紧接着身子被一双光洁如玉的手掌微微一带,我的双脚微微一轻, 眼前瞬间升起了一层氤氲的白雾。

  我在恍惚之间似乎见到了一个风姿错约的女人,她在朝着我微笑,在低低的对我说道:“上官雨儿,海棠花要谢了,你还不回家么?”

  海棠花?我的嘴唇嗫嚅着,想要伸手握住女人地手,然而那女人只是微微一笑,伸手触了触我头上的发丝道:“快些回来吧,好好的回来,你的日子快到了呢!”

  我心下顿时变得十分诧异,“我的日子?”

  脑子里仿佛被什么巨大而绵密的东西撕扯着,我的喉头呼噜一声,刚想要抬头同女人说一句什么,突然感觉身下一凉,垂眸一看,却见到一个年约芳杏的女子手里端着一个青花瓷碗对我笑的意味深长。

  我的身子实在软的厉害,根本没办法自己坐起来,那女子低着头看到在冰冷的地面悠悠转醒的我,微微的俯下身子。

  我无力的抬起手臂,想要开口说话,奈何依旧发不出半点声音。

  女子的目光犹如山间的清泉一样流泻在我的身上,一身青萍色衣裙被风吹的有些凌乱,而她却全然不顾,只一味的看着我,伸手轻轻的在我的额心画了两下才缓缓地开了口:“你不用说话,”她说,“你被赤媚带到这儿,又是被阿寻喜欢的人,主人说,他对你很放心。”

  听了女人的话,我顿时头顶黑线三千丈,我的确被赤媚带到这儿,莫名的见了几个压根没什么瓜葛的人,还说我……

  我不能说话,就连帮自己辩解和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的内心无比崩溃。

  努力的嗫嚅着唇瓣,我的视线最后落在了那一个青花瓷碗上,那女子见我这幅表情,微笑着问道:“想吃?”

  我渴求的看着她。那一刹那倒不是因为我空空如也的胃,而是我如同火灼的喉咙。

  “再等等吧!”女子平静的说。我放在身侧的一双手此时正微微的弯曲着,有些酸痛的指节处,还沾着些许冰冷的泥渍。

  即便是处于这样冰冷的苍茫天穹之下,我此时的喉咙口却依旧感觉像是火灼一样的难受。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我用眼神问她。

  女子的手里依旧端着那个青花瓷小碗,修长的手指透过碗沿轻轻的敲出了清脆的声音。她看着我,温柔的目光中终于透出了些许的冰冷,她注视着方才我的身影飞出的方向,突然抬起手臂手掌向外打了一个呼哨。

  在这样清冷干燥的空气中,女子的呼哨声幽幽的传出很远,也是在那个刹那,女子的眸底飘过了一丝淡淡的希翼,她轻轻的叹息一声,捧起手上的那个精致的青花瓷碗,轻轻的抱起了我的身体。

  就在那时,我诧异的发现即便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中,女子手中的那个碗还在氤氲的冒着白气。

  “一定很诧异吧?”女子的声音透着温润,终于将那一碗温润的液体靠近了我的唇瓣,就在那一个瞬间,我看到了冰冷的空气中慢慢扩散放大的一个白点……

  那又是怎么回事?我的瞳孔蓦地紧缩,冰冷的湿润很快通过我的瞳孔四散到了我的全身,我的身子软软的,看着视线中随着那女子的一声呼哨而渐渐靠近的黑影,它的身子不像是阿寻那样圆润,嘴巴尖尖的,它顶着一身雪白的珍珠色的羽毛,还有红色的美丽的噅。

  它稳稳的停在女子手中青花瓷碗上,目光冷冽的看着我。

  女子一见到它,目光里透出的清冷深了几分,她抬起手臂蓦地抓住我的手腕,我被这突兀起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她却转过身,轻描淡写的对我说:“别害怕,我只不过是想要你一点儿血罢了……”

  “丫头!”突然从身后传来的一声惊呼让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原本停在青花瓷碗上的那只白鸟也因为我身体的剧烈颤抖而蓦地飞出去好几米,我压着几乎就要被烧焦的喉咙回过头去,突然发现了身后出现的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主人!”那女子一见来人立刻恭顺的下拜,在这样冰寒的天气里,我居然还清楚的看到了她额头上冒出的细密汗珠。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这丫头面前冥鸟!”老者气急败坏的说着话,伸手就要掐断那女人的脖子。“主人,主人息怒!我没有伤她,她还没有……”

  女人拼命的挣扎着,想要从老者的指节处找到一丁点的生机,可是老者根本没有听她的解释,只是冷漠的一个抬手,就把她的身子像是弹珠一样的弹了出去。

  女子被这猛然的一甩,整个人狼狈不堪,甚至还十分煞风景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然而此时,我根本来不及管他人的死活了,我只能用尽我全身的力气挪移到老者的身边,抓住他衣服的下摆喃喃:“救我!”

  我决定了,如果我这一次能够成功的离开这里,我一定不会让冷子君和允舒航知道我如今的狼狈样子,如果他们知道我被俘虏了来,还遇上那么奇怪的事情,还不知会怎么嘲笑我……

  当然,想法往往都是美好的,我却始终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者,打算把我如何了。

  只要不受伤就行。我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身子慢慢的被一股从内而外的力气托举起来,我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瞪着一双灯笼眼,在他的身边,还飞着一只雪白羽毛的大鸟不停的鸣叫着。

  老者在那鸟儿的叫声中不停的旋转着自己的身子,不一会儿看到地上那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摔碎的青花瓷碗,他全身的戾气顿时暴涨起来,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胛道:“丫头,你喝了离魂汤?”

  此时的我,目光已经空洞的像是暗夜之中的枯井一般,我不知道老者口中的离魂汤是什么,听上去不太好喝,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得了的。

  我的喉咙此时依旧疼的没办法发出半点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老者,眼睑垂下,有些无奈的流出些许的眼泪来,我想告诉他,我真的被他搞的有些求死不能了……

  这样的哀痛神情落在那老者的眼里自然比凡世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效果好许多的,老者立刻将手指落在我的脉搏上,检查没有异常在微微的松开了紧皱的眉头,他一手扶住我的肩膀,一手帮我从背后输送内力,见我嘴唇得颜色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的干裂发白,才缓缓地叹出一口气。

  我不知道老者究竟是把我看成了他的什么人,方才是他一阵风似的把我送出了这个山洞,可是眼下,他却又是这样心急火燎的来救我,我有些不太明白,眼前的这个局面,我究竟是遇上了什么人?难不成这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无声的杀戮,然而可怜的我就这样带着这些莫名的问题和奇怪感觉不由分说的成为了这件事情的牺牲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