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六)
317/1034

祭云谍照影伏生(七十六)

  不知过了多久,沧幽门丝微的沙漏声传入我的耳朵,那双停在我额头的修长素手缓缓移动,最后停在我的头顶上。

  耳畔那丝微的声音悠微的就像是落在冬季泥土中的落花,我缓缓的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允舒航弧线美好的下颌,我叹息一声问道:“阿臧,我头顶有什么吗?”

  琉璃色的瞳孔微微一动,没有回答我的问话,我只嗅到了一股子幽微的花香味道。

  那一股花香我非常熟悉,几乎可以说是属于他的一种特有的标志,我微微低了头,任由他在我的头顶虚无的顿了半晌,在那之后,他的指骨蓦地落下来,一阵风似的,疼的我身子猛地一震。

  然而那一刻,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依旧风轻云淡的站着,抬着头,修长的指骨几乎要掐进我的头皮。我终于疼的低呼出声。猛地一个侧身道:“阿藏,你为何这样对我?”少年的容颜没有透出半分愧色,沙哑的声音却蓦地响在我的耳畔就像是从角楼的砖瓦上猝不及防掉落的破碎的冰渣:“你疼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晦暗莫名的看着他那双桀骜的琉璃色的眼睛好笑着问道:“怎么,你莫不是觉得我在同你玩笑么?你好歹也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手上的力道为何如此之大?”我一脸愁苦的看着他,唉声道:“你要是再用手上指骨的三分力,我这头皮八成就受伤了!”

  说着,我缓缓靠近他,指着头顶对他抱怨:“你晓不晓得爱美是女儿家天性,你这样对待我头发,我……”

  我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同他抱怨,他的面上却依旧是无悲无喜的淡然。我等了半晌,实在有些气不过,于是握住手掌准备给他两下,谁知我抡起的拳头还在半空中不曾落下,却听到他悠悠的说:“大不了留个疤,反正是在头顶的位置,有你美丽乌黑的头发遮挡住,一定无碍。”

  我的手被他拉在半空,心中愤愤道:“无你 妹啊!你还有理了?”

  可是等到愤愤君在我脑海中大摇大摆的跑了两圈之后,我立刻清醒过来,眼前这个来自音辽的少年,压根就不是一个不会怜香惜玉的主,即便话是他口中说出来的,他也一定……

  我的思忖还在大脑酝酿,沧幽门东南方向突如其来的一支冷箭堪堪擦过了允舒航的左臂。

  那一刻,我没有看见血,可是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我几乎把整个身子朝着允舒航合扑出去,却在一个物换星移的光景后被一根丝带牢牢的缠住,扑出的力道一顿,我再一睁眼,却见到允手里正握着那突如其来的冷箭,饶有兴味的把玩。

  我的神情愣住一瞬,随之将他身子一推道:“你这样骗我,很好玩是不是?”

  他的手中依旧把玩那支箭,似笑非笑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我用毫无杀伤力的眼神白了他一眼,呼呼道:“你明明是没受伤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闻言微微侧头,手指落在我的耳垂上,声音却透着些许的埋怨,我正要问他为什么时,他却猛地冲我的耳畔低语:“你这脑子里想什么呢?莫不是一定要我受点伤?”

  我急忙抬手反驳:“我可没这样想,只是……”

  还没等我一句只是说完,允舒航 突然伸手将我的脑袋一按,稳稳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下一刻,我喉头蓦地一声惊呼:“阿藏,我疼!”

  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微微皱着眉头,弯曲的指节里夹着我几缕头发,我的身子突然僵住,却看到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汹涌的愠色。

  我将眸子微微一闭,随之听到了他的胸腔里博博而动的心跳。

  头顶不知何时开始,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顷刻之间,我只感觉喉咙一阵干涩。

  眼中最后的一点余光告诉我,允舒航将手中的长箭原物奉还的甩了出去。

  随着那一声搜搜的破风声传出,我只觉得鼻腔里那一股子花香似乎是夹杂着血腥的。

  那一股子血腥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了片刻,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冰凉而游弋的触感扒抢了我的绣花鞋。

  头皮传来的酥麻感觉让我很不自在,于是猛地一甩我被扒拉的那条腿迷迷糊糊的说:“该死的,这地方那么黑,居然还会有耗子?”

  话一出口,只觉得一双素手拖住我的身体猛地旋转了一圈,下一刻,耳畔传来一阵如同清泉一样爽朗的笑声:“哈哈耗子,小姐果然是慈悲心肠,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也不忘了给你锁定了个可以寄居的?”那声音略略顿了顿,带着退不去的玩味:“只是不知,阁下是否愿意屈尊降贵?”

  那突兀的笑声让我顿时一头雾水。不过,我在寂静的沧幽门等了好久,四周始终只能听到我和允舒航的呼吸声。我微微眨了眨眼睛,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情响着那个呗我们忽略了大半个时辰的浮绝怎么屈尊降贵,可是转念一想,又突然觉得有些可惜了,毕竟再沧幽这种地方,乌漆麻黑、潮湿阴暗,要找到一只四只爪子撑着身子乱窜的家伙,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我的目光落在沧幽门依然孜孜不倦的沙漏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允舒航问道:“你方才是将那箭锋刺中了他么?我怎么感觉他浑身一闪一闪像是萤火虫啊?”

  我的一句问话,很快引起了允舒航的兴趣,他抬头看了一眼那闪烁这的蜷缩的身子,眉头渐渐的变得如同麻花似的,就在我看到他的眉头舒展,以为他茅塞顿开的时候,他却又二话不说,咬住了我手腕上的玛瑙吊坠。

  我终于觉得乏味,用手指戳着他冰凉的棱角分明的侧脸问道:“阿藏,你真的不是属狗的?”

  听了我的话,他终于还是没有将口中的玛瑙吐出来,只是在喉头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低哼:“恩?”

  我的眸光微动,唇角上扬着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故意把他口中的一个“嗯”拖的老长然而却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突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喊:“哎呦,摔死我了。”

  我顿时心中大惊,什么人同我和允舒航一起来到了沧幽门中,我们居然全然不知?

  心中有些后怕的思忖着,就见到在红玛瑙之中悠悠的迁出一道白光,还没等我将眼前看的仔细,手却蓦地被一双手拽住,那苍老的声音继续缓缓开口:“丫头,好久不见啊!”

  我只觉得眼前起了一层氤氲的光芒散开,恍惚之间居然从那光芒中佝偻着身子走出一个人来,他伸手一面撸着自己的胡子一面问我:“丫头,你为何不走?”

  一句话出口,琉璃色瞳孔深处的那一抹倒影被他看的分明。他的目光沉下来,眸光锁住沧幽门中攒动的一点目光悲悯的说:“哎呀,好端端的一个人,吃的就剩下那么点儿了么?”

  他缓缓地抬手,手指间摩挲着一点鲜红色的酝酿,然而,在那一刹那,我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的浮绝眼中红果果的馋 欲。

  我被他的一句一知半解的仿佛嗫嚅一般的低语吓得一怔,允舒航轻轻的低了头,将手指在我的唇边停了片刻,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表情有点丰富,急忙大口呼吸了两下。抬头来看着说话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四周寂静无声,我压根就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于是我努力的揣摩着突兀的开口询问他究竟好不好的时候,却听见他有些苍茫的声音悠悠的落下来:“奇怪啊,它为什么会留了你的命啊?”

  听了那人的话,我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于是将身子略略抬起问允舒航道:“阿藏,你说那人口中的“它”究竟是指什么?”

  允舒航闻言微微摇头,十分诚实的告诉我:“我是个人,不太了解鬼的事情。”

  我的喉头噗嗤一声,正要伸手去戳他的额头说几句,却蓦地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戏谑的轻笑:“年轻人,谁说他是鬼了?”

  身后的声音终究让我抬起了有些困倦的眼睛,我看着他,在修长的手掌拖住我的背脊时慵懒而甜美的问道:“飘着走的不都是鬼么,不能落地,除了魂魄还能是什么?”

  话一出口,蓦地觉得突兀,然而那人却一点也不在乎,微微勾了唇角继续低声道:“丫头,你可还记得九娘么?”

  听到那声音叫出九娘的名字时,我的心中猛地一个咯噔九娘,那一个在阿渡的保护下艰难的等待着的女子,她还在等,等我们去帮她寻找一副适合自己还阳的身子。

  想到这里,我终于抬起头来声音低低的问道:“前辈,前辈是否找到了救九娘的法子?”

  耳畔传来一声轻谂,那人的手中捏着一条约莫有三寸的蛇依旧是惜字如金。他伸手将手里蛇的芯子扯了两下,吐出三个字——“去挖坟。”

  挖坟?又是挖坟?我略略沉思片刻有些为难,可是你当时只给我们一个方位,难道还要我们在西北方向来一个掘地三尺吧?

  我的话让那人又是一笑,指着那个闪烁的声音说:“不用掘地三尺了,他的身子已经被噬魂师啃得差不多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