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梦了……
764/1121

要做梦了……

  最近看了一本书,让我彻底打破了对唐朝的认识,所以,我决定把故事向前填补修改下……

  我只想让它更完善。

  随着那一阵飘忽的带着清冷气息的血香味一点点的化入风中,我渐渐的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陌生的气息。

  俊朗的少年将双手微微抬起,声音低沉的对着空寂的天幕道:“居然都来到这了,怎么就没胆子出来见人?”他顿了顿,眸色戏谑地看了一眼在地上蜷缩的女子:“还是说,你只是来帮这个可怜的家伙收尸的?”

  空寂的天幕之中没有回应,我好奇的低下头,眸光和她惨白的面容有了交集,由于体内血液不断的流出,女子的面色惨白的就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鬼。

  然而,就在女子嗅到冷寂的空气中的腥冷时,眸底闪过了一抹希翼的光芒。

  “你来了,”女子轻轻的嗫嚅,“你终于来了。”

  女子缓缓地抬起手臂,手指轻轻再空气中虚无的轻抚了片刻,而后眸光垂落,将冰凉的手掌稳稳的落在心脏的位置。

  我静静的看着她,她的动作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随着她的动作停滞,寂静的空气中突然飘出了一股子夹杂着奇怪香味的腐臭味道让人嗅的有些反刍。

  我强压着胃里的一股难受眨巴着眼睛问冷子君:“今天遇见的人怎么都那么奇怪,挂着杀手的名号,却统统这样的不禁打。”

  我的话音刚落,身侧的允舒航突然低声在我耳边道:“小心!”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突然飞出一个明晃晃的燕子铛。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了两下,出声低咒道:“能不能来个正常点的打法,不是投毒就是暗器,这大唐杀手还当真是龌龊。”

  这样想了片刻,我突然被我自己的华丽思维给囧了一把,目前,本姑娘也是大唐的良家子啊!

  说话间,漆黑的天幕之下突然飘过了一个凌厉的身影,他的速度快的离谱,却不是给那女人帮忙的人,同样也不是冷子君和允舒航要对付的敌人。

  他就这样盘腿在空中停了片刻,莫得伸出手,就把我的身子也变成了凌空状态,我在腾空而起的那个刹那本能的做出一个前踢动作,之后迅速转身刚好对上那双琉璃色的瞳孔。

  允舒航速度极快的腾空抛起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抬手将白色的丝带落在我的手腕道:“雨儿,抓住!”

  见到这种情状,冷子君的目光已经变得血红,他蓦地抬起手臂对着天幕之下那个被夜色衬的有些虚无的人影道:“把人给我放下来,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冷子君的话音落下,我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那种弥漫的危机感。

  和冷子君的呼喝相比,南珏的神色平静的就像是一湖泛不起涟漪的水。他抬起头,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那个抓住我的男子:“手里的人是个女儿家,记得一定要怜香惜玉。”

  南珏的话,果然引起了黑衣人强大的兴趣,他看着他,落在我肩胛的手突然也加重了几分:“倘若我说不呢?”

  南珏听了话,眸色中没有半分的慌乱,他微微的勾起唇角对我道:“雨儿,看样子你的命很值钱,倘若以你一人之命换我们三人平安,不知你……”

  我心下哀嚎,这是什么世道?出了事情居然把女人推出去?还是那种成也丧命,败也丧命的苦差事?

  我头顶的三千烦恼丝凌乱了,我也华丽丽的悲哀了……

  果然,男人都是没人性的冷血——

  噗嗤!

  耳畔突然传来的一阵冷兵器的声响让我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在我的身体即将被那个陌生的男子悬空带走的那个刹那,耳畔土的声响夹杂着裂帛的嘶响把我猛地怔了一下,眸底那断裂的丝带犹如鹅毛一样的飘落下来,就在那个顷刻,那个原突然将我紧紧束缚的男子突然低嘶一声,双手平摊着将我放开了来。

  掉吧,掉吧,地下有厚厚的雪垫着,绝对不会出人命就是。

  我很乐观的想着。

  下一秒,我的确很好运气的以后背落地的方式和白雪来了个巨亲密的接触,然而,那个刚才束缚住我的男子,在看到在雪地里流血蜷缩的女人的时候,眸色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他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一把抱住那个女子,迅速的点了她的几大要穴朗声道:“你不能死,你千万不能死,我要找得人,你还没活着带给我!”

  男子就这么盘腿坐在雪地里,全然忘记了在他身边存在的旁人。

  我抬眼静默的看了一眼南珏,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方才是我听错了么?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伙的?”

  南珏静静的看着那个举动怪异的男子,轻轻的摊开我的手掌写了三个字“明白了?”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血寒诀……

  那不是只被女子修成的阴功么?

  我抬眼,南珏在笑,笑得飘渺。

  

  随着那一阵飘忽的带着清冷气息的血香味一点点的化入风中,我渐渐的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陌生的气息。

  俊朗的少年将双手微微抬起,声音低沉的对着空寂的天幕道:“居然都来到这了,怎么就没胆子出来见人?”他顿了顿,眸色戏谑地看了一眼在地上蜷缩的女子:“还是说,你只是来帮这个可怜的家伙收尸的?”

  空寂的天幕之中没有回应,我好奇的低下头,眸光和她惨白的面容有了交集,由于体内血液不断的流出,女子的面色惨白的就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鬼。

  然而,就在女子嗅到冷寂的空气中的腥冷时,眸底闪过了一抹希翼的光芒。

  “你来了,”女子轻轻的嗫嚅,“你终于来了。”

  女子缓缓地抬起手臂,手指轻轻再空气中虚无的轻抚了片刻,而后眸光垂落,将冰凉的手掌稳稳的落在心脏的位置。

  我静静的看着她,她的动作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随着她的动作停滞,寂静的空气中突然飘出了一股子夹杂着奇怪香味的腐臭味道让人嗅的有些反刍。

  我强压着胃里的一股难受眨巴着眼睛问冷子君:“今天遇见的人怎么都那么奇怪,挂着杀手的名号,却统统这样的不禁打。”

  我的话音刚落,身侧的允舒航突然低声在我耳边道:“小心!”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突然飞出一个明晃晃的燕子铛。

  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了两下,出声低咒道:“能不能来个正常点的打法,不是投毒就是暗器,这大唐杀手还当真是龌龊。”

  这样想了片刻,我突然被我自己的华丽思维给囧了一把,目前,本姑娘也是大唐的良家子啊!

  说话间,漆黑的天幕之下突然飘过了一个凌厉的身影,他的速度快的离谱,却不是给那女人帮忙的人,同样也不是冷子君和允舒航要对付的敌人。

  他就这样盘腿在空中停了片刻,莫得伸出手,就把我的身子也变成了凌空状态,我在腾空而起的那个刹那本能的做出一个前踢动作,之后迅速转身刚好对上那双琉璃色的瞳孔。

  允舒航速度极快的腾空抛起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抬手将白色的丝带落在我的手腕道:“雨儿,抓住!”

  见到这种情状,冷子君的目光已经变得血红,他蓦地抬起手臂对着天幕之下那个被夜色衬的有些虚无的人影道:“把人给我放下来,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冷子君的话音落下,我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那种弥漫的危机感。

  和冷子君的呼喝相比,南珏的神色平静的就像是一湖泛不起涟漪的水。他抬起头,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那个抓住我的男子:“手里的人是个女儿家,记得一定要怜香惜玉。”

  南珏的话,果然引起了黑衣人强大的兴趣,他看着他,落在我肩胛的手突然也加重了几分:“倘若我说不呢?”

  南珏听了话,眸色中没有半分的慌乱,他微微的勾起唇角对我道:“雨儿,看样子你的命很值钱,倘若以你一人之命换我们三人平安,不知你……”

  我心下哀嚎,这是什么世道?出了事情居然把女人推出去?还是那种成也丧命,败也丧命的苦差事?

  我头顶的三千烦恼丝凌乱了,我也华丽丽的悲哀了……

  果然,男人都是没人性的冷血——

  噗嗤!

  耳畔突然传来的一阵冷兵器的声响让我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在我的身体即将被那个陌生的男子悬空带走的那个刹那,耳畔土的声响夹杂着裂帛的嘶响把我猛地怔了一下,眸底那断裂的丝带犹如鹅毛一样的飘落下来,就在那个顷刻,那个原突然将我紧紧束缚的男子突然低嘶一声,双手平摊着将我放开了来。

  掉吧,掉吧,地下有厚厚的雪垫着,绝对不会出人命就是。

  我很乐观的想着。

  下一秒,我的确很好运气的以后背落地的方式和白雪来了个巨亲密的接触,然而,那个刚才束缚住我的男子,在看到在雪地里流血蜷缩的女人的时候,眸色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他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一把抱住那个女子,迅速的点了她的几大要穴朗声道:“你不能死,你千万不能死,我要找得人,你还没活着带给我!”

  男子就这么盘腿坐在雪地里,全然忘记了在他身边存在的旁人。

  我抬眼静默的看了一眼南珏,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方才是我听错了么?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伙的?”

  南珏静静的看着那个举动怪异的男子,轻轻的摊开我的手掌写了三个字“明白了?”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血寒诀……

  那不是只被女子修成的阴功么?

  我抬眼,南珏在笑,笑得飘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