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危渐显(四)
78/1143

初危渐显(四)

  那一个瞬间,黑衣人破天荒的对我说了一句中文,也正因为这句话,让我的神经在一个刹那紧绷到了最高程度。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神色有些错愕的男人,他似乎有些怕我,但又似乎不敢招惹我。

  那个瞬间的我,脑子里呼啦啦的转动的飞快,我必须要知道,他口中的那句有人陪他的“他”究竟是什么人,但无论是什么人,此时我都确定了一点让人放心的结论,来人似乎不是来对付允舒航的。

  这样想着,心里顿时就觉得轻松了不少,不管那帮人的对手是谁,此时确定他不是对付允舒航的人,我的胜算似乎又变得大了些。

  门外的哨声让眼前的男子停顿了半刻动作,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人立刻瞪着一双琉璃色地瞳孔仔仔细细打量我,口中却一直还在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宁静的空气就在这样诡谲的空气中不断的流逝着,男子的视线没有离开我,直到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房门之外的一声尖叫猝然的亮起了水云轩里所有的灯烛,我突然感觉自己手腕传来一股子冰冷的感觉,伸手去碰,却当真是什么都没有。

  我缓缓地摊开掌心,那蓝色地荷包安安静静的躺在我手心正中央的纹路上,荷包的上面放着那一把冷色的飞刀。

  我眨巴着眼睛,努力的回想着方才遇上的琉璃色瞳孔的男子,想着,这大概是音辽男子地一个共同特征,就像西方的白人,都是蓝眼睛,金头发一样。

  心里兀自的这样安慰,下一秒我的窗子却刷的一下被一阵大风刮开,我平静的揉了揉眼睛,却突然间看到不远处的那一方天幕突然飘过了一条白色地莎,我轻轻的抬起手臂刚打算要接住它,却赫然发现了白纱上写着的两行大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嗅着白纱上透出的淡淡的只属于女儿家的脂粉的香气,我顿时头顶黑线三千丈。

  水云轩是靠近云天河的一处热闹的所在,云天河又是靠近长安城的一条水路,我想我一定是运气不错的遇见了一个拥有倾城之貌的女子,因为思念情郎又不得相见,所以拿着随身的纱巾写上几句思念的话,然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让它随风而去,祈祷着与君同心,长风千里寄相思……

  没错,这样的想法果然很美很浪漫,然而,也要考虑着天空不作美地时候,一阵风刮偏了,或者是斜风细雨都同在的时候,她的相思也就会变成一场彻彻底底的笑话了。

  不得不承认,那女子的运气果然是不错的,因为她遇上了喜欢没敢事情在眼前发生的我。

  于是,我决定帮她一把,比如把写着情诗的白纱丢出去,让它随风飘荡……

  说着,我也不再磨蹭了,索性开了窗把整个手臂探出窗外,让白纱从我的手臂飘走。

  做完这一切,我当真觉得自己有些困了,于是将手收回来,把怀里那一个蓝色的小巧的荷包放在床榻旁边的桌案上。

  刚一起身,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地惊呼声:“客官,您可千万使不得!”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