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色之危(十四)
488/1089

蝶色之危(十四)

  女子的声音在这样苍茫的暮色之中显得尤为的突兀,我微微抬头看去,除了空空如也的一片墨色的氤氲再无其他。

  然而,那女子眼底红果果的希翼却在一遍遍的告诉我,在这个四周,一定是有一双眼睛正在鬼魅一样的盯着我们。

  一想到这里,我微微蹲下了身子,对着在地上蜷缩着的女子错愕的看了一眼,低声问道:“怎么,都到现在了,你还不打算开口?”

  女子此时紧紧的咬着唇瓣,额头上不断有细密如雨点的汗珠落下来,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看来眼下面前的这个女人一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这一切的一切,就只能靠着我自己的造化了。

  等了许久之后,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冷兵器的撞击声。我戒备的看了一眼四周,伸手将那女子轻轻的推倒在地上,然后整个人和她一起蜷缩。

  虽然我并不知道眼前的女人的内心究竟在惧怕什么,可是看着她的样子,一定是见到了已经超乎她的承受力的东西了,我微微侧耳,冰冷的地板之下传来了一阵阵的兵器撞击,我没有动,却见到那女子的身子蜷缩的越发厉害了。

  虽然已经是冬季的夜晚,天色的确冷的出奇,可却不至于冷到让人整个蜷缩,即便,在这样阴暗的地界,我们的身上的衣物还是足以让我们抵御严寒。

  这样一想,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神色的确让我觉得十二万分的诧异,在这样空空如也地地界之中,她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咻!

  正当我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可怜女子的奇怪举动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破空的声响,下一秒,一个黑色的带着妩媚气息的身影蓦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脖子上已经多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大刀。

  我见此情状心下不由一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是看穿了我的身份,所以决定杀人灭口么?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同我想象的一样恐怖。当那冰冷的没有任何杂质的视线落在我身旁的那个蜷缩着的女子身上的时候,我看到了男人眸底化不开的温柔。

  下一秒,他手里的大刀一下子掉落在地上,疼惜的抱着地上的女子道:“你做的很好,主人一定会很满意的,等到我带着这女子去见了主人,主人一定会大发慈悲给你解药……”

  女子听了男人的话,眸底红果果的期待深了几分,她抬起头,满脸幸福的看着男人:“主人,终于肯见我了么?”

  我视线之中的余光落下来的时候,男子正一点点的扶起地上的女子,下巴亲密的抵着她的头顶柔声安慰道:“乖,主人很快就要来了,解药很快就要有了,从此以后,你就再也不用遭受血咒的折磨了……”

  我一言不发的蹲在墙角,听着那一对距离我不过数部的男女旁若无人表示着亲密,女人的身体软的像是一团棉花,声音中透着虚弱他问男人:“你是说,我们都会没事的对么?”

  男人伸出手,更加热切的拥抱着她:“是的,我们都会平安。”

  此时,半蹲在墙角的我正觉得喉间一股呕意,急忙通过大脑的思维把自己屏蔽起来,虽然本小姐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女孩,可是,面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侬我侬的一对情侣,也不得不承认,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许当这是只剩下了对方这么一个人了。

  片刻的时间过后,我努力的呼吸着转移了视线,男人还在含情脉脉的抱着女人,温柔的说着话,然而,就在女子的薄唇即将触及到男人的鼻梁的时候,男人微微的垂下了眸子,唇角带着一抹勾魂的笑容低声说道:“锦娘,不可以。”

  女子闻言,原本希翼的眼睛黯淡下来,低声诺诺:“怎么了,你?”

  男人没有回话,他伸手轻轻的推开了怀中的女人,而后十分恭顺的在地上跪倒口中高呼:“主人千秋!”

  随着男子垂首下跪,女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神色,也急忙恭顺的跟着跪拜,然而,就在女子的双膝刚触及到冰冷的地面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破空声响,女子的神色闪动了一下,神色中的惊愕还没有褪去半分,下一秒,却发现身下两条流动的带着腥黏气息的暗流。

  我的手死死的捂住嘴唇,几乎忘了要怎么正常呼吸,女人依旧成跪拜姿势,一双眼睛满满的都是惊恐,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不干的转过身用一双黑珍珠一样的眼睛惊诧的看过去,她身下的一双腿已经荡然无存,视线所及处,只余血泊。

  他身旁的那个男子此时也惊慌的不成样子,他想伸出手,抚摸女子身 下的那一双荡然无存的美腿,手指却在触及到她带血的裙摆的刹那缩回来,那女子的嘴唇已经咬破,有点点的血珠从她冻的发紫的唇瓣慢慢的溢出来,她靠在男人身上,声音暖暖诺诺:“解药,你吃了?”

  女子话音之中的沙哑男子听得真切,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对她说句什么,冰冷的视线抬起的时候,脖颈处冰冷的寒意根本让女人躲闪不及,下一秒,女人喉头已经吐不出完整的句子,她呜咽着,沙哑着,用带着细密汗珠的额头一个劲儿蹭着虚无的空气,她的眼底透着退不去的惊恐,却是那样的满足,男人刷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惊恐的看着空空如也的一片寂色,直到另外一个粗狂的威严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这女人把我要的人弄丢了,我只能拿她寻欢,你如果觉得心疼,大可从我的手里夺了去,虽然你已经服用了解药,却也不见得能离开这云幽山庄……”

  声音的主人拖着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女人在半空晃荡,看的我的胃里翻江倒海,虽然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女,平时跟着老尚出勤也见过不少尸体,甚至还有四分五裂的,可是,他们都是没了呼吸,没了心跳的冰冷的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的,可是眼下,我却见到这样的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女人不断的在我的眼前,在她的身下,还有血珠不断的从断腿处冒出来。

  就在我的头顶一阵发麻的时候,身旁的那个原本跪在地面的男子突然像一只豹子一样的腾空而起,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住那浑身是血的半个身子,抬起头,毫不畏惧的看着那个手里握着丝线,笑容邪魅的男人。

  出乎意料,男人没有生气,甚至没有对黑衣人的疯狂举动做出任何的阻拦,他悠悠缓缓地出现在了男人的视野里,平静的看着他,邪魅的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用他那沙哑的如同公鸭的嗓子一字一句的说道:“看来果然是心疼了,我还打算给这女子泡一个香香的花瓣澡,”他顿了顿,似乎沉静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对了,你那里不是还有一只腌话梅的大坛子么?你说,如果一个出 浴的美 人被放进那梅坛之中染上一股子梅香会不会更加迷人啊?”

  听到了男子这样折磨人的方法,黑衣人的眸子里顿时燃烧起了一把熊熊的火,他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视线落在他修长弯曲的手指上,然而此时,就在那修长的指骨之间握着的就是男子方才在丝线缠绕下的那双美腿。

  难以置信的,男子正把那双鲜血淋漓的双腿稳稳的抱在怀中,鼻尖轻轻的刮蹭着。

  看到这一幕的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软趴趴倒了下去,这算是什么?这男人也太恶心了,鲜血淋漓的人的双脚啊居然被他忍俊不禁的抱在怀中?我的大脑顿时有些短路,好半天才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服自己翻江倒海的胃,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一定不是云幽山庄的主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变 态,说不定他有惨绝人话地恋足癖!

  这样的想法在我的脑子里形成地下一秒,我于是就华丽丽的变成了大唐版的杞人,开始担心那人会不会找到我,然后看见我的那双长的还不错的脚,然后……

  可是目前,我似乎也没有空去管这些事情。我来到云幽山庄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查清楚月灵儿身上的伤口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倘若真的要做好这件事,我就必须怀着不成功就丧命地决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虽然我知道,那个一本正经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定不忍心我就这样莫名的死去,冷大哥也一定不想见到冷琼和蝶姐姐哭天抢地梨花带雨的样子……

  所以,我一咬牙,一闭眼,决定让自己羊入虎口,查明真相。

  心下是这么想着,眼下的两个人还是这样僵持着,我甚至见到那黑衣男子一把掐住了那人的脖子,那人却也不躲开,只低声问了一句:“用这个女人地清白之身换你的性命,如此可好?”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