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幽魅事(七)
504/1123

云幽魅事(七)

  没有人知道,云幽山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也不知道那儿究竟有多少的杀手。

  风平浪静的从云幽山庄里出来,我们一行人隐隐就觉得事情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结束了。

  就像现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眼底这个神秘的杀手就是我们遇见的第十四个。

  第十四个杀手,冷子君没有动手解决她。

  所以,我心下暗暗的想着,大约知道了她的来意。

  那双冰寒的带着血色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冷子君,眸色阴沉的似乎随时都会让和她对视的人去到阎罗殿。

  让人琢磨不透的,依旧是那个眸色清冷的少年,他缓缓地抬起手臂,云淡风轻的问那女子道:“怎么,这一次真的舍得出来了?”

  那女子微微勾起唇角,却不说话,一个飞身而来打算给我的方向来个偷袭。我退了一个半步正想要往后躲开,然而,还没等出腿的那个瞬间,立刻被一把亮闪闪的飞针挡了下来。

  我心下些许默默,如果那飞针来了,我可以用我的侧踢避开来,顺便复习一下已经被我荒废了几个月的跆拳道啊!

  然而,那枚飞针的速度比我的腿法要快许多。

  那枚细小的比头发丝还要飘忽的玩意儿在女子的小腿上落了片刻,女子的身子若无其事的侧了一下,这样的攻击让她不疼不痒。她若无其事的垂眸看着就要扎进自己小腿的飞针,平静的让它划开了自己的靴子,沉默了片刻,眼神倏然闪烁道:“润物细无声,有你们受的了。”

  说这话的时候,女子若无其事的把那枚小小的银针拿在手中把玩,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突然指腹向上,指骨间夹着银针做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举动,我带着满脸的狐疑问冷子君道:“她这是什么名堂,难道杀手还有敬天的规矩么?”

  冷子君沉默了半晌没有开口说话,然而他冰冷的视线却再没离开过那个蔓延着神秘气息的女子。

  她看着她,冰寒的视线随着那修长的素手缓缓地往上移动,那女子的手指微微弯曲着,弹指的功夫过去,修长的素手中不知怎么冒出了一大片的血蘑菇。

  下一秒,我的鼻前顿时多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冰冷手掌来,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转了转身子,用口型对我道:“闭气。”

  我依言照做,顿时觉得头顶有一股子强烈的气息上涌,罢了,忍一忍吧,我安慰自己道:“名字倒是诗意的很,只不过看允舒航的反应,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温柔的东西。”

  我的眼睛瞪得很大,鼻腔里的气息越来越少,就在我只为自己马上就要无法坚持的那个刹那的功夫,一双温暖的手一把将我的后脑勺拖住,然后,把我的脑袋一把按压在他的肩膀上。

  随着允舒航的动作落下,我的鼻腔里顿时充盈了一股子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

  我的脖子猛地一缩,低声问道:“阿藏,这样当真有用么?”

  琉璃色的眸光注视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女子见到了允舒航的反应,神色中似乎有一刹那的错愕,我想她大约没有想到眼前的男子如今的反应,她定定的看着他,琉璃色的眸光也渐渐的让她有些迷醉,就在那女子的视线离开了那琉璃色的深瞳时,她的身子猛地一个踉跄,允舒航微微开口:“你继续。”

  女子的神色迷茫了下,只是一瞬间的光景立刻恢复清明,她的指节微微握拳,让温热的血液顺着掌纹流淌下来,随着她的血液滴落到雪地上,我的耳畔渐渐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噗嗤声。

  那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一阵夹杂着柳絮的暖风掠过耳畔的错愕,可是在那一阵轻微的声响中夹杂的似乎还有莫名而隐忍的危机。

  允舒航微微抿唇,突然抬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血液一点点流出,女子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她朝着苍茫的天空虚无的喊了一句:“天快亮了,你快些出来吧!”

  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苍幽的天幕中突然飘下来一个虚无的人影,然而,还没等我们看清那人的样子,破空的声响随之而来,让那虚无的身影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缓缓落下。

  这是我第一次当真见到了这种类似鬼魅的东西,不是在玄幻小说的存在,就这么真实的存在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看着那身材窈窕的女子终于在那虚无的身影落地之后软绵绵的倒了下去,那人没有慌乱,只是虚无的伸手静静的和她掌心相对。

  “果真,果真有两下子,怪不得遇上了十三个也没有半分慌乱。”

  那飘渺的身影幽幽的说着话,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我看着那虚无的身影身子蓦地一抖,恍恍惚惚的,呼吸顿时也变得急促了。

  好家伙,没有形体的人啊,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没有形体的人啊,飘飘忽忽,就像是现代人口中的——纸片人。

  我的瞳孔蓦地一缩,紧接着整个身子都开始发软,就在这时一个清浅温润的男声缓缓地进入了我的耳朵,他指尖的温度缓缓地传入我的背脊道:“雨儿,别害怕,不过是东瀛的忍术罢了,你之前不是经常提到么?”

  我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悠悠缓缓道:“我不怕,你……你千万不要让我一个人就好。”

  话一出口,我整个人懵了一下,允舒航倒是一脸淡定,拍着我的背脊勾着唇角道:“放心吧,你的跆拳道还没厉害到能打鬼的程度。”

  允舒航的话让我的心中有些发窘,下巴摩挲着他的肩胛,一个劲儿的点头。

  神色微微平复些的我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目光落在那个飘忽的“鬼”影身上,在我一臂之遥的距离之后有一个蓄势待发的少年稳稳的站着,他平静的捧起地上的一片冰凉道:“为了把你唤出来,她的确是流了不少的血。”

  “所以,”冷子君语气悠悠:“你现在想要做人了?”

  冷子君的话音落下,我的身子猛地僵了一下,听他方才的意思,我们面对的,还当真……

  我的上帝,我的老天!

  这一次,我当真很不争气的没有站稳身子。

  昏昏沉沉的,我的耳畔传来了空灵的机械性的询问:“你们,果然不错,解决了十三个不必藏匿的云幽杀手,还能活着走出云幽之地?”

  冷子君听到那机械性的声音时,神色中透出了一早的预料,他缓缓地迈着步子,毫不畏惧的靠近那飘忽的身影道:“冷某竟然敢去云幽山庄,就绝对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他顿了顿接着道:“阁下不断的阻止冷某行动,不过是不想让我等回到长安去。”

  “云幽山庄的杀手又何止十三个,你们要的人还在我手里,倘若就这么让我们离开,那人定会觉得遗憾的。”

  来人眸华微动,盈盈道:“不错,云幽山庄的确有很多顶尖杀手,可惜你们一个都没遇上。”

  冷子君听了那人的话,面色变得沉静冰冷,“顶尖杀手?你说的是云幽山庄那些见不得光的影子?”

  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冷子君,那人的面色微微一沉,似乎被冷子君说中了话。

  然而,那低沉的眸色只存在了一眨眼的功夫,方才还在一旁静默不语的身影缓缓地靠近了我,那女子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在云幽山庄里,只要有血,哪里会有见不得光的影子!”

  女子的话音落下,突然向我的方向投来了冷箭一样的目光。

  女子的话,让我的心里莫名的生出几分恐惧来,那时的我真的不大明白什么叫只要有血……”是在间接的告诉我,云幽山庄的一切,都只能依靠杀戮和流血解决么?

  我心下悠悠的沉思,却也不敢想的太复杂,看着那女子一脸得意的神色,我的脑子里不知怎的就突然间想起那一日解决的一个在云幽山庄的杀手说的一句话:“没有人能逃得过云幽山庄的诅咒。”

  我当时的确是没有当成一回事的。

  思虑了片刻,我的视线认真的看着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听着他悠悠然的问我一句:“你可还记得,东南两百里,暗夜莫寻人?”

  我点点头,示意记得。

  男子静静地,将我有些慌乱的眸色一望到底,柔声问我道:“那你可还记得,那一日你是怎么去的云幽山庄的?”

  我心下一阵噗嗤,继而微微兼悠悠道:“怎么不记得,那一日骑马去,我的屁股颠的好疼!”

  允舒航抬眼看了一眼还在地面半蹲着的女子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些许调笑得意味,一双美眸轻落的看着一旁的冷子君道:“云幽山庄你该是去过的,可遇上了云幽十七杀?”

  听到女子这样一说,我实在按耐不住心下的好奇,于是粉拳握握的看着允舒航:“你说,眼前的女人是不是第十四个?”

  允舒航没有开口,只是静默的抬起眼睑让我顺着他的方向落下眸光。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温软的飘飘忽忽的带着水泽的阴冷气息。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