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枝加叶,继续加油↖(^ω^)↗
739/1127

添枝加叶,继续加油↖(^ω^)↗

  我的大脑告诉我,来人是友非敌。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悬空这过了好一阵子,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视线看着他,带着些许的错愕和不安,低声问道“你,把人杀了?”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的杀意还没有完全的退却,他似乎看到了我眸底的担心,勾起唇角冷然道“她让我找到了你,我可以对公子交差,既然是这样,她可以活在这世上。”

  男子说着话,轻薄的唇瓣已经落在了我手腕的内关穴上,我呀的一声刚要缩回手,却被他的指骨狠狠的擒住,目光冷凝的看着我。

  我明白的,他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手,倘若要活命,就绝对不可能杀错人。

  男子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水泽深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一把把那喉头中刀的女子拖入水中。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衣人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直接断了那女子的生机,刀锋接触皮肤不过半寸,稍微有点底子都不会送命。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下越发诧异“所以,他这一次是专程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同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样,他就这样从天而降的来到我的身边。

  男子的目光落在那氤氲的水泽上,转身冷冷一笑道“我不会杀你,但你把人伤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在我的肩胛处停留

  我的大脑顿时黑线三千仗,满眼疑惑的无语望天“古代的夺命工具,似乎比现代要高大上好多,就算是杀人,也可以和现代的 安乐 死媲美了……”

  心下这样想着,我的眸色也随之变得清冷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低声问道:“约魂是什么?”

  

  

  我的大脑告诉我,来人是友非敌。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悬空这过了好一阵子,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视线看着他,带着些许的错愕和不安,低声问道“你,把人杀了?”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的杀意还没有完全的退却,他似乎看到了我眸底的担心,勾起唇角冷然道“她让我找到了你,我可以对公子交差,既然是这样,她可以活在这世上。”

  男子说着话,轻薄的唇瓣已经落在了我手腕的内关穴上,我呀的一声刚要缩回手,却被他的指骨狠狠的擒住,目光冷凝的看着我。

  我明白的,他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手,倘若要活命,就绝对不可能杀错人。

  男子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水泽深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一把把那喉头中刀的女子拖入水中。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衣人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直接断了那女子的生机,刀锋接触皮肤不过半寸,稍微有点底子都不会送命。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下越发诧异“所以,他这一次是专程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同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样,他就这样从天而降的来到我的身边。

  男子的目光落在那氤氲的水泽上,转身冷冷一笑道“我不会杀你,但你把人伤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在我的肩胛处停留

  我的大脑顿时黑线三千仗,满眼疑惑的无语望天“古代的夺命工具,似乎比现代要高大上好多,就算是杀人,也可以和现代的 安乐 死媲美了……”

  心下这样想着,我的眸色也随之变得清冷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低声问道:“约魂是什么?”

  我的大脑告诉我,来人是友非敌。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悬空这过了好一阵子,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视线看着他,带着些许的错愕和不安,低声问道“你,把人杀了?”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的杀意还没有完全的退却,他似乎看到了我眸底的担心,勾起唇角冷然道“她让我找到了你,我可以对公子交差,既然是这样,她可以活在这世上。”

  男子说着话,轻薄的唇瓣已经落在了我手腕的内关穴上,我呀的一声刚要缩回手,却被他的指骨狠狠的擒住,目光冷凝的看着我。

  我明白的,他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手,倘若要活命,就绝对不可能杀错人。

  男子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水泽深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一把把那喉头中刀的女子拖入水中。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衣人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直接断了那女子的生机,刀锋接触皮肤不过半寸,稍微有点底子都不会送命。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下越发诧异“所以,他这一次是专程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同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样,他就这样从天而降的来到我的身边。

  男子的目光落在那氤氲的水泽上,转身冷冷一笑道“我不会杀你,但你把人伤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在我的肩胛处停留

  我的大脑顿时黑线三千仗,满眼疑惑的无语望天“古代的夺命工具,似乎比现代要高大上好多,就算是杀人,也可以和现代的 安乐 死媲美了……”

  心下这样想着,我的眸色也随之变得清冷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低声问道:“约魂是什么?”

  我的大脑告诉我,来人是友非敌。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悬空这过了好一阵子,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视线看着他,带着些许的错愕和不安,低声问道“你,把人杀了?”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的杀意还没有完全的退却,他似乎看到了我眸底的担心,勾起唇角冷然道“她让我找到了你,我可以对公子交差,既然是这样,她可以活在这世上。”

  男子说着话,轻薄的唇瓣已经落在了我手腕的内关穴上,我呀的一声刚要缩回手,却被他的指骨狠狠的擒住,目光冷凝的看着我。

  我明白的,他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手,倘若要活命,就绝对不可能杀错人。

  男子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水泽深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一把把那喉头中刀的女子拖入水中。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衣人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直接断了那女子的生机,刀锋接触皮肤不过半寸,稍微有点底子都不会送命。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下越发诧异“所以,他这一次是专程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同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样,他就这样从天而降的来到我的身边。

  男子的目光落在那氤氲的水泽上,转身冷冷一笑道“我不会杀你,但你把人伤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在我的肩胛处停留

  我的大脑顿时黑线三千仗,满眼疑惑的无语望天“古代的夺命工具,似乎比现代要高大上好多,就算是杀人,也可以和现代的 安乐 死媲美了……”

  心下这样想着,我的眸色也随之变得清冷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低声问道:“约魂是什么?”我的大脑告诉我,来人是友非敌。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悬空这过了好一阵子,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视线看着他,带着些许的错愕和不安,低声问道“你,把人杀了?”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的杀意还没有完全的退却,他似乎看到了我眸底的担心,勾起唇角冷然道“她让我找到了你,我可以对公子交差,既然是这样,她可以活在这世上。”

  男子说着话,轻薄的唇瓣已经落在了我手腕的内关穴上,我呀的一声刚要缩回手,却被他的指骨狠狠的擒住,目光冷凝的看着我。

  我明白的,他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手,倘若要活命,就绝对不可能杀错人。

  男子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水泽深处突然冒出一双素白的手,一把把那喉头中刀的女子拖入水中。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衣人的那一刀其实并没有直接断了那女子的生机,刀锋接触皮肤不过半寸,稍微有点底子都不会送命。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下越发诧异“所以,他这一次是专程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同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一样,他就这样从天而降的来到我的身边。

  男子的目光落在那氤氲的水泽上,转身冷冷一笑道“我不会杀你,但你把人伤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在我的肩胛处停留

  我的大脑顿时黑线三千仗,满眼疑惑的无语望天“古代的夺命工具,似乎比现代要高大上好多,就算是杀人,也可以和现代的 安乐 死媲美了……”

  心下这样想着,我的眸色也随之变得清冷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低声问道:“约魂是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