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伏生炼幽魂(十七)
359/1119

谍影伏生炼幽魂(十七)

  “啊呀哈呵!”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感情那非敌非友的过客是把我当成了死人了?好吧,我承认自己现在正在很努力的扮演一个死人,因为我要躲过噬魂师啊,可是,可是谁又能解释一下,那个“生不同根……又是怎么回事啊?在这种时候,难不成还有人乱点鸳鸯谱?”

  说错了,说错了,我现在也不确定我们的对手究竟是何许人也啊!

  大脑就这么静静的混沌着,似乎有些断层的嫌疑,我感觉一双冰冷而陌生的手停在了我的小腿上,是一种是最简单的拖拽动作,我的身体却仿佛是被电了似的,只觉得一阵酥麻。

  大约距离的更近了几分,我听到高高的登云履在雪地发出的特有的那沙沙声,下一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冰凉的大手蓦地从我的脚踝向上移动,一面将我的身子按在雪地不动。

  我的身子被一双手牢牢的按着,大气也不敢出,我感觉有一个圆鼓鼓的东西压在我的背脊上,却没有继续在我思忖之下的游移,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却蓦地升起了一个邪恶而虔诚的念头——那群杂碎究竟要对我做什么,麻烦利索一点,就算是死,也让我早 死 早超 生!

  当然,这些消极的思忖也只能在我的大脑表皮层晃悠,要是被允舒航知道了,他八成会戳着我的腮帮子说:“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想,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因为即便是意识有些模糊的现在,允舒航依旧将握在他手里的那只我的手捏的紧紧的,要不是因为我的半边身子靠在雪里一片冰凉的提醒着我现在扮演的是一个没有什么行为能力的死人,我八成会倒吸一口凉气责备他:“阿藏,你能不能温柔一点,我是个女儿家啊女儿家……”

  然而,无论我的内心如何揣度,允舒航始终没有办法回应我,我理解,因为他现在扮演的也是一个死人。

  时间就这么静静的流淌着,我和允舒航就这么紧紧的握着手隔着一件御寒的白斗篷,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始终不能说话。

  直到两炷香的时间过后,我的面前隐约的出现了老尚的那张算不上英俊却始终古板严肃的脸,我很费力的冲着他扯了一下嘴角,表示见到他我真的是意料之外的高兴。可是因为我冷,所以我的面部表情也不是很给力,好端端的一个微笑落在他的眼里仿佛是一个诅咒一般,他冲着我抬起手,缓缓地摊开巴掌,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仿佛下一刻,他那芭蕉叶一样的大手就会在我的脸上留下怒的印记。

  我吃力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心想着老尚你就不能温柔一些的对我么?我是你的女儿,你要用慈祥与爱包围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啊!

  他无力的白了我一眼,身子瞬间变得透明起来,就在我伸手想要告诉他:“别走,我帮你点蜡烛,你别离开我……”

  然而就在我心头喁喁而动的时候,我只觉得身子一阵冰凉。

  下一刻,一只冰凉的手居然顺着我腰间的白色丝带渐渐的移动了起来,我浑身崩成一条线,腰上像是被针扎一样的微微一痛,我将头往雪地里埋深了几分,猛地咬唇却觉得自己的腰间传来一股酥麻的感觉。我感觉到一双手攀附在我的肩胛,不是我熟悉的那一股冰冷的安全,我就仿佛是一条在冬季的冰雪里冻的瑟瑟发抖的鱼,最后残存的记忆停留在拥有着黑色指甲的那一双枯柴一样的指尖。

  我也不知究竟是过了多久,他似乎在纷纷扬扬得大雪中从我的腰间取走了什么,似乎是那带着我体温的一块牌子。

  我的身体几乎要被冻僵了,好在意识还算是清醒的,我大脑里的记忆一直在思忖着什么情况下人的指甲会变成黑色,最后得出了两个结论,要么他就是涂了指甲油,要么就是体内有大毒瘤。

  显然,在这样冰天雪地危机四伏的环境下,我有些涣散的意识还是告诉我,眼下不是思忖这些的时候,眼前的来人一定不纯善,我还是早些防着的好。

  我心下静静的思忖着,想着方才那黑色的指甲接触我小腿的时候,我除了感受到了些许的皮肤薄茧带来的粗糙之外没有什么不适。

  就在我的意识一点点被那黑色的指尖占领的时候,几乎封闭的听觉不太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微密的声音,就仿佛是一片花瓣落地后的声响,我轻轻抿了抿唇角,用眼角的余光撇过去,就见到那个黑色指甲的男子将目光死死落在了从我腰间取下的牌子上。

  我也终究借着雪光将他手里的物件看了个分明,那是一块牌子,却不是一块普通的牌子,是当时为了救烈影,从阿渡手里拿到去灵界找灵医的灵牌。

  那一刻,我就仿佛被发现了巨大的秘密似的,我看着那男人的一双眼果然开始饶有兴味的盯着那牌子,不一会功夫,他松开了那一只力量要把我脚踝捏碎的手掌,用一种诡异悠长的声音叫来了他的同伴,他们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下一刻,我就像是一个即将熟透的荷包蛋似的被他们轻而易举的翻了一个个。

  我依旧咬着嘴唇不说话,直到我脖子上的红丝线被手指轻轻地勾了一下,我顿时觉得我整个人猛然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反应,却蓦地听到一阵比哭还难听的笑声。

  完了完了!我心中略略一沉,莫不是我这个“死人”被那家伙发现了什么端倪了?我心中诚惶诚恐的揣度,却见到来人居然将视线寸步不离的落在手中灵牌上,唇角透出一抹绝处逢生的微笑。

  我眼见得那一张脸,见到了那一抹欲罢不能的恶心微笑,我想,他们大约又在因为遇上了死人而高兴吧?我想,到现在为止,我和阿藏似乎没有暴露的危险。

  远处的天幕依旧亮堂堂的,我没有抬眼去看,却是在心中知晓的,我听见不远处还有飞鸟的噗嗤声,我能确定自己依旧是一个装扮成死人的活人。

  这一确定让我的心中一阵欢愉,呼吸也渐渐的平顺起来,却未曾料想,才刚一定神,在我身旁的那个端详着灵牌的男人却蓦地将目光落在我的脸上。

  正当我努力的想着他是不是要把我大卸八块的时候,他却蓦地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葫芦小瓶,手指轻轻拨开瓶盖的那一瞬间,他笑得人神共愤。

  我原本想着,他也许会二话不说的将我的脑袋拖起来,然后再不容质疑的将他手里的那一瓶不明的液体悉数倒进我的嘴里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我突然间想起,自己是一个“死人”,一个躺在冰雪之中的死人。

  即便我在内心深处祈祷千百次,千万不要落得人为刀俎的悲惨下场,可是……可是我好像阻止不了。

  我听到了耳畔呼呼的风,却没有感受到身旁的少年有半点挪动身子的意思,他还是“死”的那么彻底,压根没打算诈尸。

  然而诈尸嘛……

  我用牙齿顶了一下我的舌尖,确定自己的口中除了冰雪的寒冷没有其他的味道,我感觉到了一股冰凉的像是薄荷一样的液体落在我的脑门上,就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样。

  我感受到了那略带粗糙的指腹在我的额头摩挲,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我只觉得我的额头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感。

  我在心中暗暗叫苦,奈何自己却是一个不能动的“死人”情急之下,便也只能用力的握住身旁的允舒航的手掌,指甲深深的恰入他的皮肉之中。

  允舒航真的是一个极有忍耐性的人,因为,当我感受到他的掌心被我的指甲掐出血的时候,他依旧定定得趴在原地,兢兢业业的继续扮演死尸。

  我知道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可是,我由衷的佩服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甲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在我以为我大难得脱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时候,那男子却蓦地抬头,一双深邃黝黑的瞳仁顿时变得亮晶晶的,就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他突然如同恶狼一样朝着一旁的同伴猛地一声低吼,我的眼睛微微打开一条缝,看着他的那个一身黑衣的同伴火急火燎的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一面跑一面狠毒的大声说:“你真是个没用的杂碎,连两个死人都对付不了?”

  我看着那人突然下跪,然后很委屈的朝着来人打了半天手势,来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他难以置信的靠近我,缓缓地伸手探了探我的鼻息,然后蓦地转身怒道:“呼吸都没了,哪里还有活着的影子!”说罢来人伸手从男人手中接过那一个黑色的瓶子,端详之后蓦地抬手就要冲着我的脸倾泻而下。

  拯救我的,是在寂静的冷风中那一块枯叶一样的灵牌。

  我看到男人将他勾在细长的手指上,看到它随着冷风来回晃荡,也看到冷风之中,那一抹仓皇的,仿佛恶狼腥冷目光。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