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十)
569/1121

天明清雨心下知(十)

  我感觉自己的眼睑越发深沉了,温热的液体沿着我掌心的纹路一点点的滴落下来,男人的手掌很粗糙,握惯了兵器的手指形成了突兀的茧。

  我抬眼看了一眼一脸淡漠的,他的手掌在我染血的伤口上来回的摩挲着,蓦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他的指尖在我的掌心处停顿,似乎正用他的指甲一点点的掐进我的皮肉,我愣愣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桀骜的站着,我的手在他的手心上虚无的匀动,没有疼痛,没有酥麻,眼睑一垂,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

  “千万不要睡。”耳畔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警告,他的手指戳着我的下巴,让我顿时感觉下颌一阵微疼,他见我睁开了眼,神色立刻变得清朗起来,他说:“千万不能睡,我正在约魂,你倘若睡着了,你会变成真正的鬼的。”

  他的话音落下,伤口处蓦地一阵针刺一样的疼痛,我猛地眨巴着眼睛,把陌生男子的话慢慢的进入大脑,他方才说什么约魂,难不成,我遇上了一个渡魂师?

  我黑线着想要让自己保持最高的警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瘫软的没有一点力气,眼睑也不听使唤般开始打架。男子的目光清冷的在我的身上落了片刻,低声道“别再尝试了,约魂的人阴气是最重的,你没必要花这心思想着从我的身边离开。”

  修长的手指突兀的低着我的额头,男子接着道“除非,你是真的不要命了。”

  我听了男子的话,心中突然有些害怕,于是干裂着嘴唇低吼道“我的性命什么时候轮到你说的算了,难不成你是从阴曹地府来的?”

  眸色如冰的男子没有因为我的几句话而生气,甚至连面上的愠色也没有透出半分,他的手指微微弯曲着,手指绕过那温润的玉佛在我的额头点了一下,笑着答道“我不是那阴曹地府里的人,可倘若我要去,也是去的了得。”他的声音顿了顿,眸子里透出了几分关切,笑道“女子本就阴气重,怎么还将玉随身携带?你这玉佛,不如……”

  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满脸深沉的摊开手掌对他道“你把玉佛还给我。”

  男子见我的神色渐渐恼了,却也没有归还玉佛的意思,他的手指轻轻的流转,让玉佛

  在我眼前继续悠悠的晃动,我的眼睛终究还是很不争气的闭上了。

  一会儿,一会就好,等到我醒了之后,我就……就向这个男人拿回玉佛……

  我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帮忙寻找“刀影之下”的那个人,毕竟尘世间有那么多的女子,鬼使神差的,面前这个男人拿了我的玉,要了我的血,还说什么约魂,究竟是搞什么名堂。

  时间渐渐的流逝着,我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手心的伤口被一股温热的气流包裹的很紧,原本挂在我脖子上的玉佛在我的眼前一遍遍的晃动着,我有些眼晕的伸手触碰,却不知为什么,心下突然一沉。那男子的冰冷手掌和我的伤口紧紧的贴合着,口中正在低低的吟唱着,我错愕的看着他,听着他把那像是梵音的低唱,他每唱一句,贴近我的手掌都会微微离开半分,直到后来缓缓抽离。

  就在那个刹那,我居然看到了那个陌生的男子的眼底有一点儿烁烁的惊讶和淡淡的疼惜溃散开来,而后迅速的消失不见。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只是不断的感觉大脑有些懵懂的不受控制,那男子到时不慌张,只轻轻地抬起那挂着玉佛的手掌在我的眼前晃荡了两下,我的眼皮呼啦啦的跳开,喉头呼噜一声,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落在了一片清澈的流云之上。

  凌冽的风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男子的梵唱没有停止,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悬空,却当真不知会落在何处。

  没有阳光的照射,冬日的天色昏暗的四合,我微微垂眸。这才发现男子竟然把我带到了一处庵堂。

  男子微微的握住我的手臂,身子轻灵缓慢的落在庵堂的院落里,朝着庵堂里。

  就在那一个刹那,他的长衣卷起了一大片的雪雾。

  我眸色平静的看着,男子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像是哨子的东西,含在嘴里,可是,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随着哨子中渐渐的有烟雾散出,我的眸底出现了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那女子一身单薄的银灰色禅衣,见到那个伫立在雪雾中的身影时,也没有立刻恭顺的上前,只朝着男子深深的凝望了一眼。

  男子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垂眸蓦地抓住我的手腕,我被他抓的一阵生痛,皱眉道:“你还不打算把玉佛还给我?”

  男子的唇角崩成一条线,饶有兴味的把玉佛在我的眼前晃了晃道:“我方才不是还你了么,是你自己觉得太凉有些受不住的……”

  我的头顶黑线着,突然想起的确是有一会儿的功夫男子把玉佛挂在了我的脖子上的,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又立刻取走了,那玉散发着一股子冰寒的气息,的确让我的牙床打架来着。

  “所以呢?你究竟对那玉佛做了什么?我告诉你,那玉佛是我的东西,倘若你把它丢了,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男子闻言玩味得笑了笑,蓦地收回了手指低声对我道“你自己看。”

  我的视线随着男子的声音落下,猛然间发现那个玉佛安静的躺在他掌心的纹路上,随着他微微弯曲的指尖,我竟然看到有一抹妖艳的红色正在玉佛里缓缓窜动。

  我咬着唇瓣,一把从男子手里把玉佛握住,难以置信道“怎么会这样,蝶姐姐给我的不是墨玉怎么也会……”

  男子闻言朗朗一笑,“谁告诉你只有墨玉才吸人血的?”

  我的神色错愕了一下,突然间想起这玉佛是蝶姐姐放在佛堂开过光的,那么也就是说,这玉佛一旦汇入某个人的血,就该保佑那人一世平安吧。

  可是……我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眼底的戒备没有消退,我摊开被男子划伤的手掌问道:“你拿了我的玉佛,把我带到庵堂来,我可告诉你,倘若呆在这儿,我可不保证能帮你找到刀影之下的人。”

  男子的眸色微微一拧,似乎眼底透出了淡淡的疲惫,他微微的抬起手臂对那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低声吩咐道:“我好不容易把她带出来的,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要看着她。”他顿了顿,一脸警告的看着我道“你若是离开,我就不保证你还能毫发无伤的活在世上了。”

  我欲哭无泪的白了他一眼,“毫发无伤?亏你还说的出口,我手掌的话,划伤,难道是鬼造成的?”

  男子见到我的神色有些气恼,破天荒的没有同我计较,他的声音低沉稳重“我希望姑娘明白,把你从府里带出来,是为了救你!”

  他的话说的笃定,我看到了那双明亮的如同暗夜星辰的眼睛。男子说完,微微的叹息一声对一旁的女子示意道“把她带下去。”

  女子闻言,手指轻轻地落在我的额头转身说道“施主随我来。”

  我来不及说什么,身子就被一股莫名的巨大推力送进了庵堂的厢房里。

  “师太可认识方才那男子?”我盘腿坐在厢房的蒲团上,问道。

  果然,那个眉目清秀的女子想也不想,蓦地伸出手在我的身上狠狠的戳了两下,她神色平静的看着我,然而这种平静,却让我觉得有一丝淡淡的危机感。

  就在这个刹那,我的身侧突然间一道寒流闪过,到后来,我惊讶的发现,我居然——没法说话了。

  我顿时觉得有些漠然,睁着两只眼睛欲哭无泪的看着她,眸底的怒意深沉:不是说佛家慈悲为怀么,她眼下是在做什么?猝不及防的点中了我的哑穴,不让我出声,我抬眼看着她,难不成我进了一个假庵堂,她们知道了我的身份,打算……

  不对啊,结果了我,谁去帮那个男子找他的那个刀影之下的人?听他的语气,这世上大约只有我上官雨儿能把这件事办好。

  可是,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把我带来这里,不仅仅是要我拜佛吧?

  正当我满脸戒备的看着那女子,还想开口询问的时候,眼前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升起一片朦胧的白气,我有些疲惫的抬起头来,突然听见一声破空的声响,下一秒一个灵动的身影飞快地从门外奔进来,男子还没来得及拍打掉身上的雪粒子,就冲着门里的女人道:“封住她的五音!”

  男子话音落下,我瞪着眼睛伸手一阵扑腾,却奈何,我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我心下黑线三千丈,封闭五音?这样的我大约和佛堂里供奉的菩萨差不多,那个陌生的男人难不成真的要把我当成是宿主约魂?

  我的神色微微的愣了一下,见到他一点点的慢慢靠近我,就在距离我还有两三公分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抓住我脖子上的玉佛贴在我的额前,我的身子猛地顿了一下,冰冷的玉佛瞬间让我陷入深沉的诡谲。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