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九)
568/1122

天明清雨心下知(九)

  我心中就这么静静的想着,是一个最简单而虔诚的念头,时间就这么静静的流淌着,我和那个女人就这么隔着一道门,始终不能相见。

  我微微的侧过头,眸底出现了一双泪光闪闪的眼睛,我诧异的看着她,抬手落在她的眼睑低声道:“傻丫头,哭什么啊!”

  见到我的如此举动,那丫头似乎哭得更凶了,一头扑在我怀里悲声道:“小姐啊,香儿怕!”

  我的手臂被她这么突然一撞,桎梏有些微微发麻,微微皱眉出声宽慰道:“没事的,这青天白日的,有什么好怕的?”我的唇瓣微微勾起:“告诉你一个秘密,鬼是怕光的。”

  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低声问我道:“小姐怕不怕?”

  我的手指轻轻的靠近脖颈,唇角荡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虚无的轻抚道:“没什么好怕的,人死了就会变鬼,鬼才是最可怜的。”

  香儿忽而一愣,抬起泪痕未干的小脸认真的询问道:“小姐,你在说什么?”

  我将悠远的目光收回来,平静的看着她道:“我说,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心愿未了,还有人要我护着。”

  “知道就好!”空气中渐渐的溃散出一股子花香的味道,仿佛是再鼻腔来回蠕动的长了腿的虫儿,我眼疾手快的拿了一块随身的帕子遮挡住鼻子,却在下一秒看到了犹如梅花盛开的点点鲜红……

  我飞快地遮挡住香儿一脸错愕之后的惊呼,用眼神释意她不要出声。

  这香味的确古怪的很,良久之后才渐渐的化入风中,却似乎夹杂着冷冽的刀锋的气息。

  然而,方才那一抹鬼使神差的人声,也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寂静的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轻轻的缩了缩脖子,手指落在门栓上,抬头看着雕花:“香儿,你过来。”香儿腾地一声从床榻起来,一脸戒备的看着我:“小姐,你要做什么?”

  我微微抬头,刚要松开那只掩盖住她口鼻的手,突然听见咣当一声,窗户蓦地打开,我的瞳孔一收,警惕的环绕四周,下一秒,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阵呻吟的人声,我退了一个半步在床榻前站直,香儿急忙拉住我道:“小姐,你……”

  “让开。”我低声吩咐道:“让我出门去。”

  香儿听了我的话,诧异的开口道:“小姐,您要离开?房门是从外面落了锁的。”

  我四下环绕了一番,低声道:“你不觉得这四周安静的出奇么?”

  “现在外面究竟什么情况,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必须出去看看。”

  香儿听了我的话,非常配合的没有再阻拦我,我站起身子,足尖轻点着上了床榻,借着床榻越上了窗子。

  香儿见到了我的伸手如此,嘟着嘴巴说:“小姐,你一会如果真的出去了,别忘了香儿啊?”

  我当然记得这丫头,还记得当时是我把她拉到落了锁的房间陪我的,事到如今,又怎么能落下她独自一个人不管?

  我努力的吸了一口气,暗暗保证道:“你放心吧,一旦我落地,我就来接你。”

  话音才落下,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托举住了我还在窗户上处于半悬空状态的身体,我微微低了一下头,顿时感觉身体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似的,软绵绵,滑溜溜的。

  就在我以为我会软趴趴的摔落在冰冷的地面上摔的狼狈不堪的时候,我的身子却突然的沉了一下,下一秒,我的肩胛感觉到了一抹属于人类体温的暖。

  我的眼睛微微眯着,心中暗喜道“大哥,谢谢你的帮忙啊!”

  然而,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却是空空如也,我再一低头,脖子上不知是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抹温润来。

  “在下说过的,会对小姐的玉佛如期奉还。”那声音带着些许的空灵幽幽的落入我的耳中,我一把握住脖子上失而复得的玉佛,朗声道:“阁下果然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不知要小女子如何报答呢?”

  那人听了我的话,出声朗朗一笑:“你倘若真的要报答我,不如就随我来吧。”

  我心下狐疑,正要开口询问一句什么,突然感觉腰部一股大力传来,我的整个人平躺在一方涌动着寂静空气的天地之中,犹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的任由他拖拽着。

  就在我感觉自己有点眩晕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女子一阵哭腔的呼喊,却不知为什么,已然听不真切了。

  良久之后,我才猛然间想起答应香儿的事,眼下只怕是做不到了。

  “姑娘可想起我是谁了?”来人云淡风轻的开口问了我一个猝不及防。

  我淡漠的抬起眼眸,这才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昏黄。

  “很抱歉我不知道阁下的身份,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约定的时间是申时三刻……”

  “你想问我为什么会从天而降的出现在你身边?”

  我点点头,目光澄澈的看着他。

  他摇摇头,眸中似乎透出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你不必知道,我只是来物归原主罢了。”

  我心下更加不解,这人当真会选时辰,这物归原主的时间,也会掐的那么准?

  所以,我抬头看着他那张视线中依旧虚无的容颜问道:“所以呢?你究竟拿走我的玉佛做什么了?你知不知道……”

  男子没有理会我的询问,转头低哑着声音开口道:“你知道你这玉佛沾血了么?”

  我心下狐疑:“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手指不知在什么时候再一次落在了我的脖颈上,拖住我后脑勺质问道:“你先告诉我,血是谁的?”

  我顿时黑线三千丈,闷闷道:“公子当真是说笑了,这玉佛自蝶姐姐送我的那一日开始就一直戴在我的脖子上。”

  他听了我的话,眸底似乎多了几

  分释然来,“这么说,玉佛染地血是姑娘的?”

  我点头。

  他的手指落在我的脖子上,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忽而笑开了,“那么,你一定是那个人。”

  我神色一阵混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低声询问他:“你说的是谁?”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我的鼻尖落下一记“不要装傻,你迟早是要去的。”

  我心下越发不解,接着问道:“你要让我去哪里?”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他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初春时荡漾的水波,似乎没有一丝的不耐。

  我听了他的话,心下突然一阵悸动,难道,眼前的这个人他清楚我的身份知道我的来历打算把我毫发无伤的送回原来的世界去?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暗喜,却不曾想,他后来的一句话硬生生泼了我一盆冷水——“正月初七,是你最后的期限。”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有些玩味的看着他问道:“最后的期限?倘若过了那日子,又当如何?”

  就在那个刹那,男子的眸中飞快地飘过一抹幽冷的神色,一字一顿道:“倘若过了日子,你还没有找到刀影之下的人,你会有血光之灾。”

  我心下一阵咯噔,身子也不由得怔了一下,努力的眨巴了下眼睛,把眼中的惊恐藏匿:“你是说,有人要杀我?”

  男子的唇瓣轻启,别说的那么严重,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夺了他人的性命。

  我呵呵干笑一声,“似乎总有些人会和他们不一样些。”

  男子步履轻盈的靠近我:“你是说,你和他们不一样么?”

  “是,也不是。”我轻声的答了一句,然后又害怕他的多问,身临其境的补上一句:“你让我找刀影之下的那个人,一定就清楚我的身份了,那么,你说的那个所谓的什么血光之灾,难道也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提到那个神秘的刀影之下的人的时候,男子的眸底猛地闪过了一抹希翼的神色,她的目光清澈的就像天际缓缓落下的白色雪雾:“你说,如果用你的血,给我换一次见她的机会,你会不会愿意呢?”

  “啊?”我的大脑顿时有点短路,磕巴着道:“你要我的血?”

  男子看着我,澄澈的目光中似乎带着隐忍和期盼,这样的目光,似乎让人没办法拒绝。

  于是我猛地一抬头,冲他说道:“我把血给你,我们两清。”

  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的看着我,然而就在我伸手准备拔下自己的白玉簪子划破手指的时候,他却轻轻的摇着头,鬼使神差的抽了腰上的一把匕首对我说:“用这个。”

  我黑线着接过他递过来的匕首,心下顿时觉得是几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刀锋落在手掌的时候,纹路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疼痛,只是仿佛是一片隔着冰面滑动的叶子,离开刹那,有温热的鲜红的液体缓缓地从手掌纹路的伤口处流淌出来。

  我缓缓地摊开手掌,让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更加清晰的看到伤口,咬着唇瓣问道:“这样,应该够了吧。”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伸手,取下我脖子上的玉佛,转身,平静的和我掌心相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