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八)
567/1122

天明清雨心下知(八)

  从冰冷的地板上重新起身的我,顿时有点失神。

  我不知道那个莫名出现在上官府中的陌生男子究竟是什么来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寒风凛冽的夜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我脖子上的玉佛就是被那个神秘男不由分说取走了。

  于是,我下定决心,等到申时,我就——就带着佩剑闯出去,先把玉佛拿回来再说。

  可是,这慢慢如斯地十二个时辰也不是那么容易过的,我的耳朵贴在门上,的确再听不到门外打斗的声音,一切仿佛都被隔绝了,只有我一个人,一间房子,一室安静。

  我百无聊赖的在那个寂静的房间里来回的走,香儿却不知什么时候在床边瘫软着睡着了,我抬眸看了一眼天色,时间当真还早,伸手戳了戳她的腮帮子道:“懒丫头,你昨晚做贼去了么,居然睡的那么香?”

  少女的眼睛禁闭着,睫毛微微的颤动,犹如梦中的呢喃:“小姐怎么知道的,当真累着香儿了……”

  我心下一阵咯噔,却也不戳穿她,只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问道:“当真是累了么?”

  她呼吸均匀的低声回应我:“是啊,香儿当真累了,少爷还要香儿下水,差点没把香儿淹死。”

  听了她的话,我心下顿时一阵发寒,“下水,下水做什么?我明明要你躲在岩石后面,谁要你乱跑的?”

  我的手臂落在她的肩头,却感觉她的身子越发沉的靠在我的手臂上,她的面色平静如水,继而说道:“少爷说府里有鬼,要香儿下水去抓。”

  香儿的话音落下,脖子一歪陷入了更加深沉的昏睡。

  就在那个刹那,我眸光微冷的想起了在那个暗夜之中出现的女人,她的声音苍老低哑,却是那么的笃定:“雨儿,为娘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然而,她口中的家,却是我上官雨儿永远不想踏足的地方。

  脑子里猝不及防飘过的那张脸让我的心里好一阵嘀咕。

  时光静静的流逝着,我百无聊赖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视线偶尔微微垂落,北风吹的纱帘飞舞,我没有叫醒香儿,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就这样静静的过了大约一刻钟,我看着香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朝着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小姐,香儿失礼了。”

  我的神色平静的看着窗外大亮的天光,而后重新回到她身上,手指落在她的额头道:“睡醒了,你可以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了?”

  我的话刚说完,香儿低头像我抚了抚身子,嘴唇轻启道“小姐……”

  我将眼睑微微抬起等着她的下文,却未曾预料耳旁传来了剧烈的撞击声,我根本还还不急反应,只见一把冰冷的短刀蓦地插在了我房间的窗棱上。

  我灵巧的一个转身,把那把短刀拔下窗棱,心下低咒到“该死的,我运气怎么就那么差呢。光天化日下,还遇到暗杀?”

  更要命的是,香儿此时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带着哭腔对我道“小姐,我们怎么办啊?”

  “眼下我们在上官府,自然没什么好怕的。”我一面安慰她一面把她的身子能的悬起往床上放,低声安慰道“你在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无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出声。”

  香儿看了我一眼,不断的点头,动作一停,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我心下暗叹,这丫头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方才不是还说,哥哥要他半夜抓鬼的么?

  我的手指缓缓地划过冰冷的刀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香儿说“你当真如此害怕么?不如,我把这短刀给你防身可好?”

  说罢,我把手里的锻刀刀锋朝着她递过去。

  香儿抬起头,瞳孔锁住了我手中冰冷的短刀,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及到刀柄的刹那,她突然低声道:“小姐,这锻刀香儿见过。”

  抬在半空的手臂就这么僵了一下,我四下环绕了一番将香儿的身体靠近了自己道“不会吧,难道你认识这刀的主人?你和他一伙的?”

  我口中的几句话,带着九分玩笑的意味,然而香儿的神色却因此变得格外认真,他没有伸手握住我手中的短刀,而是大睁着眼睛开口道“我想起来了,这……这……这是刀高府的!”

  “所以?”我看着她一脸笃定的样子顿时噗嗤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昨晚都已经领教到高夫人的神色游离了,怎么会害怕这莫名出现的一把刀?”

  我用清朗的声音回着她,心下不知怎么的突然升出一种成就感来,刚打算自我陶醉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少女的吵嚷声——

  “小姐没有犯错,少爷为什么把小姐关起来?”

  “就算真的要让小姐思过,把人关十二个时辰水米不进,也……”

  清冷的声音就在这时飘进耳朵,男子有些无奈的说道“上官府的鬼还没抓到,这丫头只有呆在里面才最安全!”

  我顿时心下一阵低咒:“安全,当真安全,安全到女儿家的闺房见了刀,距离阎罗殿仅一步之遥?”

  “好吧,我不进去!”门外的女子似乎打算离开,我心下忿忿道“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大白天的让飞刀落在床上,这是诅咒的最新方式么?”

  心中这样想着,我突然收刀,对着门外的身影道“你听着,大哥只是说不能让我离开房间,可没有说不允许外面的人同我说话吧?我们隔着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我的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了一阵手掌拍打门板的脆响,我的耳朵贴着门,轻咳了两声,开口道

  “上官朗去了哪里?”

  “少爷在陪伴夫人。”

  “母亲现在在哪里?”

  “夫人在佛堂念经。”

  “府中现在还有多少人?”

  “十二个丫鬟,七个家丁,还有三个……”

  门外的男子仔仔细细的把府里剩下的人数一个不差的像我报告,我暗暗的在心里数着,沉默了一瞬,问道“其他人呢?”

  那人的回答轻描淡写,像极了傀儡的复制“都被少爷派去抓鬼了。”

  我去,这算是什么答案?我一骨碌差点没被自己的唾沫星子呛着,伸手一把抓住香儿的衣袖道“你告诉我,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是在那个假山旁的鱼池旁边。”

  香儿抬头看着我,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缓缓地开口说:“小姐,香儿听了小姐的话躲在假山后面,可是……可是……”

  她的神色幻然了一下,再次抬头的时候,眼底透着几分恐惧:“我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却在回头之后没有半个人影。”她的语气呆着越来越深沉的哭腔对我道“小姐,香儿害怕啊,当时你不在香儿身边,香儿只感觉身体软绵绵的,然后……”

  我原本以为,那丫头会告诉我说:“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然而,她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对我道“香儿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就像初春的花香……”

  我的瞳孔蓦地一缩,心下升起一丝狐疑:“这都是寒冬腊月的天气,除了腊梅哪里还有花的影子?香儿口中的花香难道是……”

  “我想起来了。”她突然转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那味道清甜,但却极淡,我之前好像听小姐说过,叫什么子来着?”

  我心下暗暗一沉,急忙问道“栀子花?难道是栀子花?”

  “没错!”香儿突然像个发现了重大秘密的孩子,“那花,就是栀子花!”

  我被吓得差点没站稳。

  栀子花——黑衣人——蝶灵!

  心下顿时升起一阵猜想,蝶灵的杀手进了丞相府中!

  可是,他的到来预示着什么呢?我不得而知,不过,从蝶灵的人神差鬼使的进入丞相府看来,他们的目的大约也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我的身份从真的变成假的,要么就是用尽一切手段,把我上官雨儿的命从热的变成冷的……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一双底有千层的平头履,来人走的很急,我隔着门都听到她沉重的呼吸声,她的身体刚在门口站定,就急切的吩咐门外的男子道“寻风,开门。”

  那男子大概是跟随哥哥多年的人,对门外女人的吩咐似乎充耳不闻,他的鼻腔冷哼一声,视线落在女人绣着合欢花的袖口上,机械性的回道“夫人,属下不能从命!”

  “风,你先下去吧!”上官朗的声音悠悠飘过来,由远而进,当他的双眸看到那个神色中带着愠怒的妇人时,一时无话。

  “为什么要把雨儿关起来?”她问。

  他的回答言简意赅:“遇见了鬼。”

  四下寂静无声。

  我微微侧过身子,看着女人的巴掌没有半分迟疑的落在门外的雕花上,“朗儿,你说遇见鬼?”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女人售后收回手,低声的叹“这丫头,死而复生都逃不开阎罗王么?”顿了顿她突然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悲声道“小女如今不过二八年华,不能就这么送出去啊!”

  我当然知道,女人口中的送出去是指什么。

  我也不想如此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此,便开始期盼着那个答应我申时三刻,物归原主的男子。

  也许,有那一抹温润在身,我会更心安。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