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六)
565/1119

天明清雨心下知(六)

  因为身子莫名传来的一阵酥麻,我就这样仰天躺着,双眸大睁等着天明。

  就在破晓十分,我昏昏沉沉的把自己的身上又裹了一层被子,耳畔突然间听到一阵窸窣。

  我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低而沙哑的叫了一句:“香儿。”

  话才出口,心下却猛地惊住,倘若那晚发生的一切是真的,那么香儿——完了!

  我一个团身从床上爬下来,刚要落地却听见远处突然间传来了女子的应答声,那声音的主人似乎跑得很急,推门进入卧房的时候,手指已经被冻的通红,口中还在不断的吐着白气:“来了,来了,小姐你有何吩咐?”

  看到眼前的女子,我的神色微微一沉,但很快恢复了一贯的清明,没话找话般的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香儿的眼睛眨巴了两下,回我道:“刚过辰时。”

  我哦了一声,继续问道:“灵月呢?”

  “回小姐话,灵月姐姐一大清早就在厨房忙着呢,说是要给小姐做早饭吃。”

  我唇角微微勾起道:“这丫头真有心。”半晌之后,不知何故突然间想起了娘亲昨晚做的白糖糕,于是郑重其事的对香儿道:“你去告诉灵月,早饭做的清淡些就好,尤其不要太甜。”

  香儿应了一声“是”伸手接过丫鬟端进来的一盆清水道:“小姐,先洗漱吧。”

  我点点头,伸手从盆里捧了一捧水浇在脸上,下一秒,却因着手臂突然间传来的一阵刺痛猛地低呼出声。

  “小姐怎么了?”香儿看着我紧张的问。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道:“我没事,估摸着是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姿势不对被我自个给压着了吧?”

  我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无碍,不用担心。”

  香儿的神色中透着疑惑,默默的看了我两眼,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臂道:“小姐,不如让香儿帮你推拿一下可好?”

  我唇边的笑容深了几分,低声道:“你会推拿?你自从八岁入府,那么多年,也不记得你有这技能?”

  香儿一听我的调侃,小嘴微微嘟起,不过片刻之后,她又煞有其事得转过身来看着我,信心十足的说“小姐身份非同一般,为了服侍好小姐,香儿自然是要好好的学……”

  我顿时心下觉得安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丫头居然……

  “也好。”我微微一笑,早晨起来后的Spa,能够让人的一天心情大好。

  这样想着,我半闭着眼睛对香儿道:“你来吧,让我好好的享受下。”

  香儿一听我的话,顿时变得信心满满,搓了搓手掌对我道:“小姐,我要开始了!”

  说罢,她的手掌落在了我的身子两侧,像模像样的用被子把我包裹起来,只露了一双微微冰凉的手掌在外面。

  随着香儿把一双温热的手落在我的肩膀,我似乎感觉到身子的酥麻减轻了几分,须臾之后,微微的侧过身,看着她修长的手指停在我的手臂上来回的按压着。

  我心下一叹,刚想赞那丫头的手法还真有两下子,然而她下一秒的一个阵如其来的拍打却让我皱起了眉。

  手臂的神经紧绷了一下,我痛的一声低呼,香儿立刻停住了手,紧张的问我道:“小姐,怎么了?是香儿太用力了?”

  我微微垂下眼眸倒吸了一口凉气,抬手指了指手臂道:“我疼。”

  “嗯?”香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衣袖挽起,眼中突然间闪过了一缕惊恐的神色:“小姐……你……”

  我咬着唇瓣顺着香儿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我手臂上那一片溃散的红印,香儿急忙缩回手道:“小姐别怕,香儿这就给你请大夫来。”

  我听了香儿的话,又看了一眼手上莫名出现的红痕急忙拉住她道:“你先不要张扬,我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说不定这红痕一会儿洗洗就自己消失了呢?”

  我伸手捋了捋头发接着道:“你去打一盆清水来。”

  香儿应了一声“是”快步出门去打水。

  香儿离开之后,我垂眸仔细查看手臂的红痕,那红痕从我的左臂臂弯生出,我伸手轻触有些突兀的裂纹,却完全遮盖了我之前手臂的七道伤疤。

  下一秒,我腾地一声从床上站起身来,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有节奏的脚步声,我退回床榻,鼻腔传来一阵清甜的暖糯的气息,香儿推开门,端着水盆对我道:“小姐,快洗漱吧,灵月已经准备好早膳了。”

  我微微侧过身子,鼻腔里的一股子清甜的气息越发深了几分,我轻轻的甩了甩手,从香儿的手里接过毛巾,一面洗脸一面问道:“灵月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香儿估摸着我是真的饿了,却故意的卖起了关子,噗嗤一声道:“反正少不了小姐爱吃的白糖糕,就是了。”

  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道:“就你最机灵。”

  清晨的阳光微透,我坐在厅堂吃着灵月给我准备好的丰盛早点,马蹄烧饼,香菇酥圈还有我最喜欢的白糖糕……

  我看着一桌子食物垂涎欲滴,伸手刚拿起一个马蹄烧饼刚送到嘴边,突然听到耳边的一声闷响,紧接着是家丁的一声低吼:“什么人!”我微微皱了下眉,不紧不慢地把马蹄烧饼放回潘子道:“香儿,你先帮我收着,我出去看看,一会回来再吃。”

  香儿的神色微微转了一下,美眸轻垂,刚要把早点撤走,突然挺贱耳畔传来的低沉询问:“上官小姐,要往哪里去?”

  我的脚步倏地停住,身后声音的主人也没有半分地不耐烦,他轻轻的转过身,身姿轻盈的来到桌前,伸手拿起一杯温热的玫瑰奶茶道:“喝了,暖暖胃。”

  我诧异的回头看他,刚想开口说一句什么,却未曾想,他白皙的素手越发深切地掐进了我的皮肉……

  我的手臂被他掐的直接僵住,却是甩不开,香儿一见我忍痛的眸色,急忙道“少爷,快松开小姐,您弄疼她了!”

  上官朗对香儿的话语不加理会,依旧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臂,直到——

  “参见公子!”门外的人影一阵风似的飘进来,看到上官朗的身影淡漠的出现在他的视野时,立刻恭顺的单膝跪地。

  “把她——”上官朗淡漠地转身指着我的眉心对来人说道:“看管起来,十二个时辰之内,不允许踏出房门半步!”

  话语的余温未退,又马上平静的补上一句:“如果泄露了消息,我唯你试问!”

  上官朗的话,让我顿时如遭落雷——心下嘀咕道“什么情况,我最近可是乖的很的,既没有做出什么惹恼娘亲,也没有出门去和人打架,上官朗为什么会限制我?”

  我满脸蒙圈的看了一眼上官朗,希望他好歹给我一个解释,哪怕几句安慰的话也好,然而,他只是冷眸扫过我疑问的脸低吼道“走。”

  手上的力度越发深切,我的手臂已近乎麻木,我看着香儿跪在地上,惊恐地朝着上官朗磕头,诺诺道“少爷,快放开小姐,小姐是您的亲妹妹!”

  香儿的话似乎在上官朗听来像是我最后的希望,他突然转身,朝着那个跪倒在地的身影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道:“这个我清楚,雨儿也清楚。”

  我心下黑线三千丈,怔怔的看着他——“正因为这样,无论上官府发生什么,我都就对不允许她有事。”

  上官朗的话音落下,接着对身旁垂眉顺目的男子吩咐道:“带她下去。”

  那男子声音恭顺的答了一声,按着我的肩膀往外走,然而,就在我的脚步

  刚刚踏出大厅的大门时,耳畔却突然传来了咻的一声轻响,我警惕的回过头去,没有见到半个人影,然而屋内的众人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上官朗轻轻的朝着我挥手:“你回房去。”

  我心下诧异的盯了他一眼,看他的神色,这件事情大约也没了商量的余地,于是无奈转身,眼神清冷的看着那个矫健的随从道:“你不用拉着我,我自己会走。”

  随从见了我的情状,猜到了我心下的几分恼怒,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上官朗,朝着我一摊手道:“小姐,请。”

  我心下呼呼一阵,一把把香儿从冰冷的地板一把抓起来道:“我可不想一个人在房间呆十二个时辰,你去陪我。”

  香儿被我拉着手,眼角的眼泪还没完全干透,她怯怯的看了一眼哥哥,之后又把视线落在我身上,我自然明白,她对上官朗有几分惧怕,于是微微俯下身道:“香儿,你可知道谁才是你的主子。”

  当然,这样一句话的声音只能控制在她和我可以听到的范围之内。

  果然,我的话一出口,香儿的胆子立刻变得大了起来,香儿当年是被母亲带回府中的,和母亲和我自然会亲近些,当我开口询问起她还记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身边的人时,就是想要心信单纯的她远离那些是非,不知怎么回事,看着哥哥今天地态度,我总觉得上官府要面临狂风骤雨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