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归程(四)
516/1062

云天归程(四)

  月灵儿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我顿时一脸蒙圈。

  我茫然的伸出手,想用指腹的力量把她的动作牵制住,然而,她的力气极大,一把把我推开。

  我半跪在地上,撑着地面的手掌有些火辣辣的疼,抬起头,眼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无助的蜷缩着,再蜷缩着片刻之后,她突然恢复了最初的平静,梨花带雨的对我说道:“雨儿,救我!”

  那一个刹那,我大约也顾不上火辣辣的掌心,一把将她拉到怀里说道:“我在呢,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了?”

  良久之后,那被我拥着的少女渐渐的平息下来,她半闭着一双眼,声音沙哑道:“雨儿,那些人真的不是什么善类,他们真的不会放过我的吧?虽然我是多么希望,平安的回到长安城去,去见见母后,还有我的皇帝哥哥。”

  听出她语气中强烈的哭腔,我缓缓地伸出手,温柔的手掌落在她的背上低声安慰道:“没事的,你一定可以平安的回到长安城去,你看,我们不是把你平安的救出来了么?”

  时间停顿了一个刹那,月灵儿轻轻地摇了摇头,突然开口问我道:“雨儿,母后他们还好么,我许久没有回去了,而且还有些事情总会觉得陌生,你说,我要怎么办才好?”

  我看着她,手指拂过她额前的乱发,刚要开口,却突然听见船舱外传来的一阵卡擦声,而后是一声愤怒的低吼:“不要命了,可知这船上是什么人?”

  那人话音未落,船身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我的身子猛然一抖,却还是不假思索的伸手把月灵儿拉到怀里。

  结束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我瞪大了眼睛准备迎接这从天而降的危机,然而就在这时,我的眼前却突然飘过一条白色的丝带,不由分说的挡住了我前进的路。

  然而,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那条如同银蛇般的白色丝带却突然从我的视线中抽离,我转了个身,却听见一个飘渺而清浅的男声说道:“把她绑起来,绑在床榻上。”

  男子的话音很快被不绝于耳的厮杀声淹没了个干净,我也根本来不及多想,只是在和那双带着疑问的眼睛对视的那个刹那,就不由分说的完成了所有的动作。

  然而,就在我刚把月灵儿固定在床榻上的下一秒,船舱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轰响,我还没来得及跑出船舱,脚下突然一阵冰凉……

  “雨儿,我们怎么办?”床榻上那个被白色的丝带捆绑的女孩半坐在那儿,声音沙哑的询问道。

  “会没事的。”我一面说,一面让自己的身体缓缓地后退,脚底的冰凉渐渐的变成一个小小的水蘑菇,我抬起头,唇角轻轻地动了动道:“别担心啊,一会我请你吃凉拌炒鸡蛋。”

  好吧,我承认我是在胡说八道道,然后,让气氛放松一下。

  因为我知道,在这船舱外面的那一方空地间,站着一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

  噗嗤踉跄的落水声是突然传入耳中的。

  夹杂着强烈的血腥味道,让人有些眩晕,我微微凝眸向船舱外看去,却看不清人影,只有偶尔喷射出的一线血浆,缓缓地散落在空气中,渐渐的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身后的床榻突然剧烈的颤动,我急忙回过头,就见月灵儿表情痛苦的把头一个劲往床上撞。

  就在那一个刹那,我突然间明白了允舒航为什么会好端端的把月灵儿五花大绑。

  “我求求你了雨儿,救救我吧,快救救我!”

  女子的声音沙哑而无助,我终究看到了那双泪眼婆娑的眼睛,她在求我,求我用最激烈的方式让她安静下来。

  我的手臂缓缓地抬起,垂落,而后再抬起,却终究还是没有狠心的落在那的脸庞上。

  噗——

  一股强烈的温热 的气息猛地从窗棂的缝隙中灌入,紧接着,一道身影飞快地从窗外闪进来,我错愕的转身,只觉得那身影的速度快的离谱,他的手掌一下落在月灵儿的背脊上,飞快地点了她的几处穴道,而后猛地将她的身子旋转了一下,内力游走了几个周天,才把她重新在床上放平。

  我缓缓地抬头,看到了那张微微透着疲色的脸问道:“冷大哥,灵儿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

  冷子君疲惫的勾了勾唇角,手指轻轻地按压在太阳穴的位置,他眸底的无力如同潮水一样的奔涌而来。

  我见他这幅样子,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耳畔却听见一个声音悠悠的落下来,冷子君低声的说:“月灵儿好像是中邪了,只可惜我不会驱鬼。”

  冷子君的话,让我的头顶炸开了花,我错愕的看着他,急切的问道:“中邪,这怎么可能?从蝶灵回来,她一直是和我形影不离,我怎么不知道……”

  冷子君摆了摆手,柔声道:“雨儿,不要张扬,眼下这种情况,我也只是猜测,我不知道月灵儿在蝶灵究竟遭遇了什么,而且,我总觉得,这一次我们从云幽山庄全身而退未免也太……”

  我知道,冷子君是想说,我们未免太容易了些。

  虽然我们是踩着十三个黑衣杀手的尸体一路奔出来的,可是,那样的一切,安静的有些怕人。

  “你是怀疑有人直接在月灵儿身上下手?”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难道月灵儿身份暴露了?

  “这倒不至于。”身后的男子收了剑,气定神闲的走进船舱:“毕竟,除了你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我的瞳孔微微一收,当下明白了允舒航口中的“他”是谁,当时就是他留下的一句:“东南两百里,暗夜莫寻人。”我们一行数人浩浩荡荡来到了云幽山庄。

  “阿藏,要不要再找他过来问问?冷大哥说月灵儿中邪了!”

  允舒航听了我的话,顿时一阵噗嗤,“中邪?月灵儿是什么身份?天生的富贵命,真龙天女,还有什么邪灵找上她。”

  我看着允舒航的神色,嘲闹带着几分严肃,心下顿时多出几分安心来,急忙道:“别再这样说了,快点想想法子救救她。”

  我满心期待的看着那个琉璃色深瞳的少年,却不想他许久之后,只告诉我一句话:“月灵儿的症状不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救。”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她目前的身体已经被你冷大哥用内力压住了,这一时半会不会那么轻易死。”

  琉璃色的瞳孔深处,满满都是邪魅的光,然而他的话却听的让人抓狂,我一个跨步来到他的身旁道:“都说救人救到底,你们两个倒是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暂时死不了?”

  见到我这幅样子,允舒航也不和我开玩笑了,他把随身的还在滴血的长剑放进剑鞘,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你随我过来看。”

  出了船舱的那个瞬间,我差点瘫软在地上。木船的夹板上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躺着被白色的丝带束缚的尸体,允舒航悠悠的叹息一声,面无表情的走到一个黑衣人的尸体旁边,飞快地用剑锋划破了那个人的衣服,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当锋利的长剑划破了最后一个黑衣人的领口的瞬间,允舒航猛地回头,看着一脸呆滞的我直接问道:“你可看清楚了?”

  我点点头,“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黑衣死士。”

  “还有呢?”允舒航的视线没有收回来,接着平静的开口。

  我的身子缓缓地蹲下来,仔细的观察了半天,突然惊讶的开口道:“不会吧,这些杀手是两拨人!”话才出口,我有些木愣的转身,却见少年的眸底依旧是惯有的云淡风轻。

  我腾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磕巴着道:“不会吧,杀手是两拨人,一拨是来解决月灵儿的,还有一拨——”

  “我可是这样就更加说不通了啊……”我转身诧异的看了一眼允舒航又见她的视线停留在那尸体上。时间静默了半晌,允舒航突然开口道:“丫头,你什么时候能变的聪明一点?”

  我顿时黑线着不说话了。

  我怎么觉得允舒航的话怪怪的,我什么时候——

  肩膀突然的力度让站在夹板上面的我有些摇摇欲坠,我垂眸,就只见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着一个黑衣人的尸体说道:“让我来告诉你吧,这些人当中确实存在了两拨人。”他顿了顿,突然一剑把一具尸体上说道:“他们其中一拨是来阻止我们带月灵儿回宫的暗杀队,”允舒航的目光顿时变得忧郁而阴冷,继续缓缓说道:“还有另外的一拨人,来历不明,却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他的神色变得清冷而有杀气:“他们是来要你的性命的。”

  允舒航的话,让我心下顿时一阵巨浪翻滚。要我的命?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我的命,我略略沉思了片刻,却依旧没有答案,却听见身后一个羸弱的声音问我:“雨儿,你可细细的想过”黑衣人身上的那支牡丹签?”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