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二)
566/1150

天明清雨心下知(二)

  就在那一个回眸的功夫,天已经完全的黑透了。

  借着香儿手中的灯火,我被香儿一下子拽着跑了好远的路。

  “香儿,香儿你慢一些!”我大口的喘息着,脚步却怎么也没停下来,边跑边问:“那么晚了,你出来做什么?”

  香儿一听我的话,神色顿时变得委屈:“香儿当然是出来找小姐啊,夫人,夫人她……”

  “娘亲怎么了?”我心下突然一沉,难道……

  “小姐,别担心啊,夫人很好,什么事都没有,她只是托香儿告诉小姐,今天晚上,请小姐去夫人房里休息,无论多晚,夫人都会等着小姐……”

  我紧紧的咬着唇,指甲蓦地掐断在掌心。听香儿的语气,事情是多么的轻描淡写,可是哥哥手心的伤口和爹爹淡漠的神色,又让我觉得事情一定不会那样的简单……

  我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着,轻轻握住脖颈上的那一抹温润道:“香儿,你去睡觉吧,我一个人去见母亲就好。”

  香儿的神色闪烁了下,有些踌躇的把手里的灯火递给我,而后小声说道:“小姐,香儿就在门外,如果……你叫一声就好。”

  我点点头,抬手吹灭了手里的灯火。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天那么黑,小姐为何……”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四下环绕了一番,低声说道:“香儿,你在这府里呆了那么些年,觉得这里安全么?”

  香儿想都没想,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如果在黑暗之中呢?也是一样的安全么?”我平静的说着话,慢慢的将手里灭了的灯火交给香儿。

  香儿从我的手里接过灭了的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微微的转了个身。低声道:“我现在独自去见母亲,你一个人往东北方向走三百步,藏在那个巨大的假山后面,无论发生什么,一定不要出来。”

  我的话音方落,香儿也没在多问一个字,果然一个转身开始静静的数着步子离开……

  我心下一阵暗叹:“这个丫头,还是有那么一点危机感的。”

  等到我亲眼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躲在巨大的山石后面的时候,心下顿时多出几分轻松的快慰来,抬起头,冲着一片空茫的天空虚无的开口道:“出来吧,别再躲了,现在周围,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那一把亮晶晶的燕子铛就这么轻飘飘的落在我脚边的草地上。

  丁零一声,却不是那样的微不可闻。

  我轻轻地勾了勾唇角,嗔了一声:“用上新武器了,只怕还是故人吧?”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寂静的空气中突然飘渺的冷空气,我平静的缩了缩脖子,伸手握住脖子上的玉佛,下一秒,有一个轻灵而健硕的身影猛地从房顶的方向飘下来。

  “嗯,果然是一个不一样的女儿家。”黑暗之中,突然飘出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幽幽的落在我的耳畔,我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眸底见到的那个男子几乎虚无的无法触及。

  直到那个山一样的身影在那苍茫的天幕飘下来,冰冷的指尖触及到了我柔顺的发丝,我微微的眨了下眼睛,冲着那男子问道:“上官府戒备森严,阁下是如何进来的?”

  寂静沉黑的空气中传来了男子轻描淡写的一声低笑:“戒备森严?别说是上官府,即便是皇宫大内,我也可以来去自如。”

  来人的话说的很是自由,不像是说谎,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出现在上官府里轻车熟路的男子。

  “阁下可是家父的旧识,或者……”

  “你不用在意我究竟是什么人。”来人的声音清冷依旧,我只是来告诉你,“你必须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轻轻地摇着头,叹息着道:“我哪也不去了,我想要待在这里,守护这里的人。”

  “你是在害怕吧?”男子一语道破:“你怕你出了这个门,就再也不是上官雨儿了?”

  “才不是!”身后蓦地传来一声低吼,“在这上官府中,每个人都知道雨儿是大小姐,她永远都是上官家的大小姐!”

  话音落下,男子蓦地旋身落在我的身侧,手指支起我的下巴道:“你说,是不是?”

  不知怎么的,我听出了那平静的语气里淡淡的忧伤,身后的那个身影突然开口道:“雨儿,别再磨蹭了,你别忘了,你答应过那个人,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自己是谁。”

  男子的话,让我的心下微微一怔,片刻之后,我转过身微笑着看着那个藏匿在黑暗之下的男子,“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记我要做的事,也不会辜负了护着我的人。”

  话音落下,我在黑暗中轻巧的转过身去,我知道的,在不远处的那间房子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

  可是,还没等我的步子迈出十步之远,那男子突然伸出手臂拉住我,朗声道:“小姐等一下!”

  我的身子随着他突如其来的叫唤猛地踉跄了一下,而后诧异的转身道:“公子,有事?”

  男子没有说话,冰凉的手掌落在我的脖颈上,凉的我猛地打了个哆嗦,他冰凉的手指轻轻地划过我脖子上一小片裸 露的肌肤,直到将我脖子上的那一抹温润从温暖的体温当中彻底抽离。

  他的动作快得离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修长的手指手指轻轻地划过那温润的玉面,他将那玉佛握在手里片刻,低声问我道:“这玉佛,可当真是小姐的?”

  我顿时黑线三千丈。

  这是什么话,方才明明是你从我这里一下子拿走的,难不成就这么离开我一会,就变成你的东西了,就算是送,也不待这样的……

  我心下一阵愤愤,嘴上却依旧很客气,请,轻声道:“公子说笑了,这玉佛是蝶姐姐送给我保平安用的,自然是我的东西了。”

  男子听了我的话,把玉佛托在掌心端详了好一阵子,突然平静如水的吐出一句:“去吧,去见你要见的人,我保证,会将玉佛完璧归赵。”

  男子的话,渐渐让我的心中升出些不自在来,我平静的来到他的身前,静静的和他擦身而过,却全然没有在意,那一股突然涌向我手臂的温热。

  一声清润的无比的男声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化进了风里。

  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我的头有些疼,眼眸也越发低沉起来,我想,我是困了吧。

  我原以为,偌大的一个上官府,全部逗笼罩在那一股子突如其来的“身世疑云”中,那些上官府的家丁护院。被爹爹滴血验亲的举动那么一吓,大概也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上官雨儿。

  可是,当我迈着细碎的步子走向那一方安静的天地的时候,窗前的女人正安逸的站着,慢慢的从头上的青丝之间取下那一枚素雅的步摇,还有耳旁的一副流苏耳坠。

  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轻轻地打开窗子,看着她把最后一抹青丝从耳后垂落,看着她的手指紧紧的落在窗沿上,无比安静的看着一片漆黑的远方……

  我想,她该是在等天亮吧? 如果天亮之后下场雨,那才是她嘴期望的吧。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那个昏黄的灯光下,淡漠除尘的人影。

  大约是母女连心,让母亲感觉到了我的气息,当我的双腿距离那温和的灯光还有几厘米的时候,一双白皙瘦弱的手轻轻地打开了原本就处于虚掩状态的门。

  女子深邃着一双眼睛,温和的对我说道:“雨儿,回家了?”

  我看着灯光下的那张脸,欣慰的勾着唇角,对母亲点点头。

  却未曾想,母亲突然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满眼疼惜的捧着我的脸道:“回来的这样迟,你一定饿了吧?”她真切的看着我,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急忙对我道:“等着,你等着娘亲!”

  我神色微微一愣,总觉得娘亲有哪里不太对劲,却也是真的说不上来。于是安静的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

  我的目光四下环绕了一番,惊讶的发现屋子里居然没有升暖炉,虽然初冬的天气还不至于冷得彻骨,但母亲向来是怕冷的……

  我的思绪是被一股子清甜的香气拉回来的。

  当那双五指修长的手,将一盘热腾腾的白糖糕端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眼底涌起了黑色的晶莹。

  正在这时,那个美丽温暖的女人突然伸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柔声痴笑道:“还愣着干什么,晚饭本就没动筷子,你还打算饿着肚子去见周公么?”

  女人透着清甜气息的冰冷的手指轻轻地夹了一下我的鼻子道:“那为娘可会心疼的……”

  我的眸色剧烈的涌动了一下,看着那个一脸慈爱的女子,口中呢喃道:“娘亲,如今天色这样深沉,娘亲为何……”

  “知道天黑了还不早些回来!”身后的声音带着愠怒,但很快转化成无可奈何的宠溺,下一秒,母亲的眼睛突然亮晶晶的,她抓着我的手问道:“丫头,去了这样久,给你做鞋子的绣花样子买回来没有?”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