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归尘寂无声(十六)
648/1127

流光归尘寂无声(十六)

  允舒航的话音刚落,揽住我的手臂加紧了几分,他的下巴微微抬起,平静的对我开口道:“雨儿,我有救你的法子了。”

  我微微抬手,触摸到了少年突兀的喉结,低声道:“你可要小心些,现下我当真帮不了你。”

  修长而冰冷地指腹停在我的眉间,少年轻轻缩回手,轻笑道:“在这里等我。”

  我点点头,那原本和我十指紧扣的手一点点的松开,男子冰冷的气息吐纳着,声音透着让人害怕的阴冷的沙哑,他慢慢的靠近他,声音低沉的开口:“眼前的这个女子你也看到了,她为了救我伤了一双眼睛,”他骨节卡擦作响:“所以,我定要补偿她。”

  我看不到那男子的表情,只听见耳畔传来一阵轻微的像是针尖划破绸缎的轻响,“让你的人出来吧,我给她一炷香的时间,尽量的逃开我的视线。”男子得声音轻描淡写,却像是在下达一个不得不服从的命令。

  须臾之间那人的声音不卑不亢的响起:“不错啊,那么隐秘的埋伏都被你发现了,看样子这女子对公子而言是个重要的人,我倒是好奇,倘若她逃不开,公子当如何?”

  男子闻言轻笑,声音如同水塘冰冷的,裂缝斑驳的碎冰“倘若她逃不开,我就剜了你的一双眼睛给雨儿。”

  允舒航的话,在这冰天雪地的空寂之中格外的清晰,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雪地里果然传来了一阵如同落冰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耳畔男子的骨节一声脆响,下一秒,一阵猛烈的冷风划过我的耳朵,只听男子冷笑一声:“怎么,你的眼睛当真不想要了?”他轻轻的将发白的指节松开“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

  话音刚落,男子轻启双唇“一、二……”随身的冷兵器蓦地离身,我的耳畔那一声厉声惨叫,而后,再无人声。

  我心下一阵诧异,正要抬头看看,猛然间想起自己哪里还能看到半点光影,便也就此作罢。

  鼻腔里的那一股子叫不出名字的花香的味道变得轻飘飘的,我也不知道允舒航究竟有没有去追那个凭空出现的女子,也不知道真的追上她之后,允舒航会不会真的残忍到剜了她的眼睛给我安上,且不说我的眼睛似乎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倘若真的如我所料,那双眼睛我便是断然不会用的。

  轻微的冷兵器地声响终究是入了肉,我瞪着一双虚无的眼睛,脑子里蓦地闪过一个血腥的画面,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捧着一双鲜血淋漓的眼睛在我面前,语气平缓的对我道:“安上吧,安上就能看见了。”

  那一个刹那,我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随之默默的哀嚎了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我发誓,那个时候的我该没有正式的入宫,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天子名册的挂名秀女,还是那种保留名字不报道的。

  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一路遇到的事情那样多,我就连保安全都成问题,哪里还能想着入宫去。

  就在允舒航用他的电光石火的速度去解决那个颤颤巍巍地女子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了远处传来的一阵笛声,那声音很轻,却让人沉醉不已。

  我在听到笛声的那个瞬间感觉身姿有些飘渺,鬼使神差的向前走了几步,微微勾唇,听见了冷兵器撞击落地的声音,却始终对那个在一开始和我十指紧扣并肩而行的少年的方位全然不知。

  我只能继续前行,就在这时,我头顶上方的一片天幕下猛地飘过一个声音说:“上官姑娘,跟我走!”

  我心下顿时大惊,只是一瞬,便立刻恢复平静,来人知道我复姓上官,说不定……

  我的脑子刺溜转了一下,有些诧异的向他问出了一句:“天下上官氏千千万万,公子确定是来找小女子的?”

  闻言,男子也不多话,来到我的身侧淡淡道“姑娘自然不必多问,在下与姑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我心下呼呼一阵,低声说道:“不要欺负我眼睛看不到,你怎么证明……”

  我的话还没说完,手掌突然被那个陌生的男子紧紧的握住,修长的指尖轻柔的落下来,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在我的手背摩挲着留下那个一气呵成的字,之后轻描淡写的问我道:“可以和我走了吗?”

  他的动作顿住,我的神经也随之紧绷起来,空渺的看了他一眼猛地甩开他的手道:“你,你当真是害人不浅,要我来到这地方,找什么刀影之下的人,牵连出一大堆的事情,还让我伤了一双眼睛。”我猛地挣脱他,带着哭腔怒怒道“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

  寂静天幕下的声音飘忽而至,似乎带着几分诡谲的冷意:“赔偿?你的一双眼是如何受伤,你自己心知肚明,这一切和我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闻言心下愤愤:“怎么和你没关系了,要不是给你找什么刀影之下的人,我现在应该是安安静静坐在秀女所抚琴自娱……”

  男子闻言也不生气,愣了一瞬云淡风轻道:“所以,你见到她了?”

  我想着眼下的一片漆黑心情大糟,怒怒道“遇见了,没看见……”

  我的话顿时引起了男子极大的兴趣,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你说什么?几个意思?”

  我摇了摇头,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最好快些把我送回去,不然的话,一会我的同伴找不到我,还不知会出什么乱子。”

  男子闻言轻声一笑,轻描淡写道:“倘若我说不呢?”

  “你!”我抬起手,愤愤的像他挥过去“你到底想要怎样?”

  他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扣住我的手臂。指腹落在我那一处血痕未干的伤口上,他的动作猛地滞住,低声道:“你知道的,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问那个刀影之下的人,问问她究竟还记不记得我。”

  话音落下,他的身子猛然一顿,带着十二万分的急切道:“你……受伤了?”

  他的话让我心下一沉,才猛地想起自己……

  “我看你是中毒了吧。”将我的手腕翻过来,男子平静的说。

  我不说话,头也不抬的任由他摆弄了好一会,他突然朗朗一笑道:“看样子你这丫头来头不小,居然被人用那么高明的手段对付了。”

  闻言,我心中微微一冷,嘴上却装作了若无其事淡淡道:“江湖的老把戏了,见怪不怪。”

  我的口中那平静无波的语气大约是男子没有预料的,他蓦地伸出手,修长的指尖抵在我的下巴,“你知道什么是江湖?”

  我呵呵干笑:“我连销魂针的解药都没到手,哪里还有时间在意什么江湖。”

  男子猴头一阵沙哑,“销魂针?”

  我猛地抬起头,“没错,就是销魂针,在不久之前,我和我的同伴……

  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诡异的轻笑,男子猛地抓住我的手腕道:“销魂针,她血仙儿是打算把这么大一个篓子安在蝶灵?”

  听完了这一句话,我很不争气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心下诧异道:“蝶灵,你也知道蝶灵,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子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反而小心翼翼的用指腹触碰我的伤口,速度飞快地拔出随身的冷兵器缓缓道:“忍着点疼,我要帮你去毒。”

  我轻轻地点头,低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不是销魂针的毒?还有,你方才说的那个血仙儿……”

  “这世上的事情,还有什么是我楚剓不知道的?”男子摊开了手掌放在我的唇边,语气回答的云淡风轻:“你们遇见的,只不过是天葵血母培养的十几个杀手之一。”

  我顿时心下明朗,难怪那个妙龄的少女如此不经打,不过和阿藏过了几个来回,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见我微微发愣,男子的指腹轻轻摩挲了下我的唇瓣道:“吞下去吧,吞下去就好了。”

  我也没有多想,张嘴接了他一颗清凉的药丸。

  男子的动作没有停下,他的足尖轻轻一点,把我整个身子悬起来:“我要帮你过毒,一会儿你的眼中会有粘稠的毒血流出来,在这期间,你千万不能睁开了眼睛!”他的手臂高高的抬着,朗声问我道:“你可听清楚了?”

  我闻言一愣,随之在空气中摆出一个OK的手势,然后猛然间想起,下面那个人和我相差了整整一千多年的年岁,压根不知道我这手势是什么意思……

  “多谢公子今日出手相救,公子的嘱托,小女子一定照办。”

  喉头的一阵清润的甜的发腻的嗓音顺着虚空得天幕飘下去,也不知有多少进了那人的耳朵,我的眼睛闭着,其实和睁着是没有什么两样的,一股强大的内力包围着我,我的整个身子如同在巨浪中翻滚,却也不知为什么,下意识的用手握住了戴在脖子上幽光烁烁的玉佛。

  下一秒,我的眼睑果然有腥黏的液体缓缓地留下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我的身子开始缓缓地下沉,沉。

  接触大地的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寒。

  一双温暖的手落在了我的眼睑上,男子的声音轻飘飘的落下来,“你的眼睛已经没事了,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救了你。”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