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归尘寂无声(二十)
634/1066

流光归尘寂无声(二十)

  显然,对于我和允舒航饶有兴味的笃定,那群人是吃惊的。

  他的眸光静默了一瞬,只在一个刹那之间变的如血的红。

  我轻轻的侧眸看去,手臂却不自觉的落在了白色斗篷的领口上“你准备好没有?”

  琉璃色的瞳孔闪烁了一下,风轻云淡的开了口道:“那个东南两百里的遭遇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你了还记得,他们口中的主人?”

  我平静的婆娑了以下脑袋,十分诚实的说道:“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

  “看样子你在那儿呆的还不算太差。”少年微微的勾了勾唇角,云淡风轻的躲开了一把刺向他的短刀,继而微微垂眸问我道:“你说,他们究竟是来找什么?”

  允舒航的动作做的行云流水,即便当时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全身发麻的我。

  当我从惊恐中缓缓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云淡风轻的少年弯曲着他的手指,轻轻的落在我脖子上那闪着幽光的玉佛上,低声道:“你戴这个,挺好看的。”

  说这话的时候,温润的少年的瞳孔中有轻微的水波流出,伴随着那水波随之而来的,是那琉璃色的、深沉的暗涌……

  我渐渐的感觉到那个俊朗的少年收紧了手臂,似乎有一丝丝玩耍得味道,紧接着一个侧身,有几支快如雷电的箭羽迅速的穿过了他的肩胛,却又鬼使神差的被他抬手挡了回去,他的眸底荡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透着几分淡淡的促狭道:“动作能不能快一点,慢的和蜗牛似的。再这么下去,天就要黑了。”

  少年口中的语气戏谑,轻轻地眨眼,却把一群杀手气的够呛。

  “你,你居然敢戏弄我们!”

  少年眼瞳微睁,口中依旧戏谑:“真扫兴,到现在才发现啊!”

  “你!倘若耽误了主人的事,我们一定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为首的黑衣人身子直挺挺的,声音冷然。

  琉璃色的眼瞳轻轻挑起,少年的五指轻轻握成拳头,微笑着道:“眼下正是隆冬,阳光自然是少见的。”唇边的笑容未消,“不过,倘若你们希望永远留在黑暗里,我倒是可以成全你们。”

  此话一出,桀骜的少年彻底的将那群冷心的黑衣杀手激怒,为首的黑衣人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高声吼了一句:“杀,一个不留!”

  “哦?一个不留?”少年应声跃起:“那可是你说的。”

  霎时间,数道白色丝带犹如银蛇匐窜而出,那些黑衣人甚至还没有看清楚那白色的丝带是在什么时候缠绕上他们的脖颈,头一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去了。

  “这算是一种比较温柔的送行方式了,”少年微微蹙眉,“不要感谢我。”

  好不容易解决了一堆杀气腾腾的黑衣杀手,我却在下一秒很不争气的在允舒航怀里睡过去了,然而我睡得很浅,耳畔悠悠的听着他均匀的呼吸,他走的四平八稳的步子,也没有吵醒我。

  然而,就在我朦朦胧胧的即将进入梦乡的前一秒钟,脸颊却不知怎么的突然被什么冰冷的东西触碰了下,那个抱着我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退了一个半步,小心翼翼的把我用纯白的斗篷包裹好,然后朝着空寂的天幕高声道:“出来吧,别再躲了。”

  有冷兵器入雪的卡擦声,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可就在那个刹那之后,一阵冷风吹过,眸底突然甩出一个一个半活不死的黑衣人,那人的身体仿佛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似的,甚至还吐出一口血,狼狈的落在了允舒航脚边。

  我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就见到了那个俊美绝伦的身影,他面色冷凝的看着地上的人,淡淡道:“你的同伴都已经死绝了,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残喘的身影蜷缩着,似乎不相信冷子君的话,冷子君一把把他从地上拉怜起来,手掌顶住他的下巴冷然道:“你不相信?”

  他停下手里冷冽的动作,目光清冷的扫了一眼雪地上那些被白丝带解决的躺卧的横七竖八的尸体,又指了指允舒航道:“他不介意再多杀一个人。”

  少年的出口冷傲决然,而我,却在那琉璃色的瞳孔深处看到了一抹平静的笑色。

  他的目光没有看向冷子君,转身平静的看着那个蜷缩的男子:“我不会杀你,至少现在不会。”

  那人听了话,涣然的目光顿时变得灼热,允舒航伸出手,指尖之处夹着一根细细的银针,声音清冷道:“你说,我把这针插进你的什么位置,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他略略的思索了一瞬,唇角擒住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比如说,天灵盖?”

  此话一出,黑衣人的目光立刻变得痛苦不堪,他平静的看着他,目光流转指尖,果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根银针扎进了黑衣人的天灵盖。

  “你知道的,你死不了。”少年的手落在他的喉咙上,逼着他看向自己的方向:“我怀里的这个人,也被你们的人给伤的很重,听人说,好像是你们的销魂针。”他顿了顿,“眼下,倘若救不了她,你也活不了了。”

  黑衣人的脸上展现出惊诧的神色,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立刻恢复如常冷而糯糯道:“销魂针算什么,主人如此做,只不过是想把事情栽赃给蝶灵。”

  黑衣人的话,让我的神色蓦地一沉,怎么觉得这话那么熟悉……

  对了,好像楚剓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那时候,他给我吃了一颗清凉的药丸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可是,我的身体明明是呗两个人过了毒的,为什么现如今会身子发麻到站都站不起来呢?

  我的神色微微暗了一下,突然想到了那一颗清凉的药丸……

  就在这时,我的耳畔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及其轻微的嘶响,紧接着,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子猛地向下一沉,那个抱着我的俊朗少年,身子不知不觉的抖动了一下,手臂一阵刺痛,不由分说把我甩了出去。

  我心下大惊,急忙闭上了眼睛,完了,这样的力度,不死也要变成残废了,老尚,我是不是以后再也不能练习跆拳道了!

  就在我以为我的身体和冰冷的大地来一个不可避免的亲密接触的时候,我的腰间猛然多出一根白色的丝带,琉璃色的瞳孔一脸担忧的看着我,高声道:“雨儿,抓住!”

  我闻言猛地一咬牙,失神的抓住那白色的丝带道:“阿藏,我……我怕疼!”

  其实,我的眼睑微微的垂落在地面的时候,仔细的看过,那一片雪白的地界,方圆百里都是棉花糖一样柔软的冰雪,只是我的身体接触它,一定又要花功夫准备姜汤、苦药——奈何眼下什么都没有。

  我默默的想着,倘若允舒航真的没有拉住我,我真的拖着酥酥麻麻的身子,华丽丽的瘫软在地上的时候,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我保住了我脖子上的那个除了发型性命外,最重要的玉佛。

  我不能丢下它,绝对不可以。

  那个女子穿着一身的紫藤色,千叮万嘱的告诉我一定要戴好它。所以,哪怕是在这样的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也毅然决然的告诉自己,我有三件事,保命,保发,保玉佛。

  下一刻……

  原本酥软的悬空的身体猛地被一股内力托起,我感觉那条束缚着我腰身的白色丝带正在一点点得抽离,我蓦地抬手,双手却只能抓住一片虚无……

  “雨儿!”身后的少年声音急切的喊着,然而我却只能颓然的伸着手,却始终都抓不住他。

  “别白费力气了。”身后的男子一声朗笑,“你放心,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伤害你的,等到我的事情完成了,我会把你毫发无损的送回去。”

  我听着那声音,心下猛然愤愤,半晌才想起,我最近的确是被一个陌生男子救过……

  “不,不对!”他这哪是救命,分明就是催命符!

  我蓦地转身去看他,似笑非笑道:“公子救了我的命,是不是还在等我感激你?”我一脸茫然的抬手呵呵道:“就是因着吃了公子的药,我的身子软的像一团棉花……”

  谁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侧的男子突然笑了起来:“这就对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允许你离开了?”

  我定定的看着他,“你不让我走,我怎么去帮你找那个刀影之下的人?”

  男子侧身看着我,低声道:“我改变主意了,你如今只要待在这里,等到那个人来了,会把你带到你本就该去的地方。”

  “然后,”他的神色突然变得希翼起来,“到时候我一定可以看到那个人了。”

  所以呢?他究竟是想干什么?我实在有点耐心耗尽的感觉,就在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刀刃入肉的声响,楚剓躲闪不急,突然一声痛呼。

  “阿藏!”我惊喜,是他的叶影飞刀!

  果然,不一会儿功夫,我的眼底就出现了两个并排而立的身影,琉璃色的瞳孔闪烁着道:“酥骨香都用上了,你究竟打算带着雨儿去哪里?”

  楚剓闻言,眼神清静了一个刹那:“我要用她做诱饵,引出那个刀影之下的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