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流光归复尘(十五)
598/1034

血染流光归复尘(十五)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从里到外究竟什么吸引了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

  她一直说要找我要东西,却始终没有开口,究竟是想从我这儿拿走什么。

  可是,即便她不开口,满眼的杀气也足以让我对她近而远之。

  那个用箭锋刺伤她的男子,此时正如同一座人山一样的阻隔在我们中间,

  墨色的深瞳半眯着,低声道:“怎么,你都伤成这幅模样,你的娘亲也不来救你?”

  男子的话,在一片空寂的天幕之下透着嘲讽的意味,他抬眸,唇角的笑容未消,视线却变得寂静冷冽,似乎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漠视,又如同是夜色苍狼中,捕捉到猎物的老鹰,他如箭的目光在那个刹那,我感觉原本笼罩在我的眼底的黑色正在一点点的抽离,女子难以置信的声音和我耳际的寒风一样的格格不入。

  我的手指扣住了那个琉璃色深瞳的少年,却听见他用无比愉悦的声音对我说道:“雨儿,有好戏看。”

  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可我却不喜欢看别人的热闹。

  悠悠然探出头来,看着女子错愕的表情,再看了一眼那个一脸居高临下的男子,他的那双如同寒冰的深眸微微的眨巴着,视线落处似乎又远的让人无法触及。

  四周安静的出奇。

  随着男子的视线看过去,我才突然间想起那个把仙儿的身体束缚住的神秘女子。此时的她就站在距离我们不远处的地方,十根修长的手指虚无的轻抚,男子看着她,也不开口说话,只用一双阴骘的眼睛凝视她。

  女子被他看着,美丽的眼睛也没有半分躲闪的错愕,她轻轻地抬起手,低声说道:“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处置她?”

  男子仿佛没有听到女人的问话,咧开嘴笑出了声,他四平八稳的来到我的身边,一脸平静的样子,似乎刚要开口说话,可唇角微勾之后却没了声响,我抬起头,看到的那双眼睛就如同冰晶深处的寒潭,那男子突然伸手抵住我的下颚,却在看到那一双琉璃色的深瞳之后讪讪的缩回手去,就在这时,那个琉璃色深瞳的少年突然扣住了我的肩胛把我的整个人旋转了一圈,也正因为这样,我的眸底有了那黑色的影子,允舒航没有松手,他抬起头,桀骜的看了一眼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薄唇轻抿,呈现出一个神秘的弧度:“看样子,此女即将成为弃子。”

  不知何时,男子的视线已经从远处蜷缩的身影收了回来,他静静的沉默着,一言不发,允舒航却快步走到他的身侧,兀自的伸着手拿了他的随身弩箭,他也不曾退让和躲避,手里的弩箭被袖袍擦的雪亮,他的眼神清明的注视着那个对我清朗一笑的身影:“雨儿,去吧,去问问那个即将成为弃子的人,究竟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允舒航的一句话,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让我心下猛然一沉,我抬起头看着那个满眼写着:“我绝对相信你”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我真的很想告诉他:“允大公子,我和她没有那么熟吧,你把我往一个杀气腾腾的女子身边送,不是要我学着自己绝路逢生吗?”

  我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虽然说,我的确会点拳脚,但是……”

  正当我踌躇着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明晃晃的锋利剑锋,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放心吧,你们好歹都是女子如果她要的是你的命,她绝对,没法开口。”

  我突然觉得,允舒航也不会怜香惜玉了。

  刚要在心底对这个音辽国度的男子暗暗的咒骂一番,却未曾想,他突然团身抱住了我,将雪白的丝带紧紧的束缚在我的身上。

  放心吧,她语气笃定的开口,你过去问问她,你的安全我来保证。

  我便也听了他的话,一脸的忧色藏在眼底,双脚慢慢的朝着那个未知的方向移动,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处神经都被紧绷着,一点一点的靠近她突然间那个在地上匍匐着的身体如同一只受伤的豹子一样的朝我扑过来,退了一个半步,允舒航就在身后蓦地拉住我腰上的丝带道:“雨儿,用你的跆拳道对付她!”

  我心下一阵欣喜,这一次允舒航忠总算是没把我傍身的技能给叫错,可是……可是我的跆拳道……

  我心下想着,该用什么样的姿势和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儿家动手,不能一下子把她送去阎罗殿,因为目前,我们就连她是什么人都根本不得而知。

  我自卫的抬起手臂格挡住那如同猎豹一样的身体,眸光望进她的眼睛,却见她的眸底在看到我的瞳孔的瞬间荡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继而如同水波的涟漪荡漾,她没有再打算攻击我,只是轻轻的握住我格挡她的手掌说道:“漂亮姐姐,仙儿要你一样东西。”

  就在我的耳畔把她的请求听的无比真切的时候,我的身子却不知什么时候回也软绵绵的倒了下来,我努力的保持眼神的清明,努力的看清她的样子,然后悠悠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来:“我这个人,向来都不喜欢糊里糊涂的,倘若你真的要从我这里拿走什么,你必须要和我交换。”

  我感觉身后有一股内力正在缓缓地流入我的丹田,是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吧?我努力的眨巴了两下眼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更加轻松:“比如,在你还没有断气之前,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那女子眉梢微动,一双眼睛灿烂如星子,她的指尖绕过她乌黑的秀发,低低的声音缓缓地回应着我的话:“我么?”她的语气顿了顿,手指一点点的靠近了我的手臂:“江湖上叫我血仙儿。”

  一听这名字,我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虽然我是一个来自不同时代的人,脑子里关于小说中女杀手什么的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可是,无论我怎么去想,这丫头似乎,都是我见过的武力值低地吓人的杀手。

  可是,就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电光石火一样的闪过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姐姐,我要找你要点东西。”

  我抬起头,看着那个蜷缩着的女子,心下顿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没错,她不会要我的命,她要的……

  我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遇见鬼了。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这应该还是个吸血鬼。

  但即便是这样,我也没觉得情况实在遭的无以复加,毕竟我倘若不让她碰到我,不让她伤着我,也许我就会没事了吧?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渐渐地也开始放松了起来,却没想到,我刚放松一瞬的功夫,就听见身后猛然传来一个声音:“雨儿,小心些,小心她用金针,那金针有毒!”

  我的神色微微一顿,身后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浅而笃定,他命令似的开口,雨儿,身子旋转着后退,你可以很完美的解决她!

  我感觉那束缚住身体的白色丝带紧了几分,丹田处的涌动却没有停歇,我转了个身,本能的踢出一个后旋踢,身子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蓦地悬空,紧接着,那一根根带着毒的银针从女子的发间飞出,也是在那个顷刻,女子的长发如瀑布一样的散落下来,我的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内力托举着,几乎可以触及到云朵上的雪粒子。

  耳畔是一忽而过的风,我的唇角改变了一个弧度,轻声地说道“果然是个奇女子,狠辣的心肠就要赶上李莫愁了。”

  身侧的男子见我还有心思玩笑,心下顿时放松不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他突然开口问我道:“雨儿,你说的那个李莫愁又是个什么来路,难不成她也和东海的三公主那样,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么?”

  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想了半晌有些惋惜的对允舒航说道:“她的确是个美人不假,可他却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冰山美人。”

  话一出口,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也许正在激怒那个豆蔻年华的女子,可允舒航听的起劲儿,对着一切浑然不觉,他抬着头,视线和我地眸光缓缓地交错着,一字一句的缓缓问道:“为什么?”

  我站直了身子往前挪了两步,对上了少年饶有兴味的琉璃色深瞳,于是简明扼要的对他解释道:“那女子爱而不得,所以黑化了。”

  少年听完,静默了一瞬,突然意犹未尽的问我:“所以呢?究竟是爱上谁了?”

  我的头顶顿时黑线三千丈,这都什么时候了,大敌当前,他居然还有心思同我拿着一个故事的人物结局谈天说地?

  我的心下一阵发凉,可就在我看到不远处的那个静默而立的女子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身姿曼妙的豆蔻少女此时正在她的脚下匍匐着,似乎在哀求,又像是在忏悔,她一遍遍的对那个冷漠的身影说道:“阿娘,人很快要来了,您先放过仙儿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