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三)
183/1127

近在咫尺(三)

  我就这样和允舒航在那匹被俘虏的马背骑行了许久,纯白色的斗篷偶尔落下,就是一场战斗以胜利告终的时候。

  我躲在允舒航宽大温暖的斗篷里,好不容易才能探出头来透透气,却感觉他的一双手有些虚无的落在我的腰间。

  我看到那双握住马疆的手,指骨有些微微的白,转身低低的问道:“那群杀手不是解决了么,你为何依旧这样惊惧?”

  允舒航挽住马疆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琉璃色的瞳孔坚定的看着前方,语气却透出了微微的凉:“我怕我来迟了。”

  闻言刹那,的神色微微一愣,心头顿时一阵暖意上涌允舒航说“怕来迟了。”

  我想,他大约是真的害怕我独自一个人呆在水云轩的暗夜之中,当真遇到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为了让他安心,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别担心,我什么事也没有。”

  允舒航显然不相信我的话,他的身子笔挺的立在马上,声音低沉沙哑:“我晓得水云轩是个是非之地,如今见你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允舒航的眸色突然人滞了片刻,继续不动声色的催马前行,我的手心贴在他的手背上,感觉他有温热的急促的呼吸渐渐的吹在我的鬓发上,就在我骑在马背缓步而行的时候,马背上的男人突然间身子一沉,我喉头一声惊呼哽住,仓皇的抬头看他,却见他修长的手指落在唇瓣,继续一言不发的催马前行。

  马儿越来越快,纷飞的马蹄声扬起一片轻薄的雪沙,我垂眸看着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似乎透着几分淡淡的羞怯,唇角不由得上扬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只觉眼前的男子着实可爱。

  雪沙纷飞马蹄急,我不由得抬手落在了允舒航的臂弯,身子也因为受不了强烈颠簸而朝着他的方向倒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我的耳畔却怃然传来了一阵凌厉长啸,旋即有凌风掠过身畔,心中一紧,整个身子一下被允舒航身上的巨大斗篷罩住。

  我惊恐的听着那被斗篷挡住的如同裂帛的声响,颤巍巍的伸出手,低声说道:“要不,要不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能看得到,至少也可以帮上你的忙。”

  不知我这样低沉的声音落在允舒航耳际是不是有一种不自量力的感觉,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沉默了良久,突然俯下身,笃定的对我道:“我无碍,你不用担心。”

  我闭着眼睛,脑袋贴在他的手臂上听着他的声音依旧是稳稳的,也不再多言。

  就在我以为这一切重新告一段落,那一只落在我腰间的手却猝不及防的骤然收紧,将我的整个身子都按倒在马鞍上。

  隔着巨大的斗篷,我没有听到太多的声音,只是有一阵阵轻微的针尖裂帛的声响传入耳际,允舒航依旧在策马狂奔,落在我耳际的呼吸声却是有条不紊的持续。

  我在一片风雪中捏着脖子上的玉佛随着允舒航疾驰,原本以为万无一失,却突然听见身下的马儿传来一阵低沉痛嘶,我的身子也随之一软,身不由己向前面的一片雪地扑去。

  我还来不及惊呼,突然感觉身子被人凌空提起,硬生生抱着我从马背滚下来。

  允舒航从始至终没有松开放在我腰上的手掌,带着我滚到一旁的雪丘后面,我的脸颊贴着他的背脊,有些惊魂未定的开口道“那匹马……”

  琉璃色的瞳孔注视着不远处哀鸣不断的黑马道:“它的任务完成了,也就活不长了。”

  我看着不远处的那匹马,心下疼惜道:“真是卑鄙,居然会对一匹马下手……”

  琉璃色的瞳孔锁住轰然倒下的马背,眸色突然变得冷冽起来,他将我的身子按在雪丘下,低声呢喃一句“这马俘虏的太顺利了些。”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低声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呆在这里?”

  允舒航伸手护我在怀中道:“我们要呆在这里,等着马的主人出现。”

  我一听他说到马的主人,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黯淡,低声道:“就算等到了又能如何?”

  允舒航不说话,琉璃色的瞳孔四下环绕了一番,低声道:“俯身,跟我来。”

  我抬眼对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那眼眸中似乎还透出一种幽蓝的沉寂,仿佛神差鬼使,我勾起唇角赞叹道:“阿藏,你的眼睛真的很妖孽。”

  他那个琉璃色的少年听了我的话,半晌没有回过神来,过了一会儿才捏着我的肩膀道:“妖孽?我的一双眸子祸害你了?”

  我咬唇浅笑:“不会,我还见过一双琉璃色的眼睛。”我顿了顿:“只是好像没你好看。”

  允舒航闻言浑身一怔,沉声道:“是么?那个人也是一双琉璃色瞳孔?”

  我略略沉思,并未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抬眼看着允舒航的眼睛,却发现他的眸底一阵冰寒。

  我俯身在雪地里,有些担心的摇了摇他的手臂问道:“阿藏,怎么了?”

  允舒航转身,唇角露出了一个清淡如云的微笑,突然一把抓住我侧过身子道:“别怕,看着我的眼睛。”

  听着面前阿藏的语气,我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如履薄冰,缓缓地抬起头,对上那双深沉的眼睛,允舒航低声道:“你还是出了水云轩是不是?”

  闻言的一瞬,我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走,抬头痴痴的看着他,我无意识的点头称是。

  出乎我的意料,允舒航没有表现的惊讶,更没有大发雷霆,他的修长手指落在我掌心处一下一下的滑动:“在回来的这一路上,我就一直再想,如果你真的按耐不住好奇,跑出门去怎么办?你能不能把身边的危机靠着自己的力量化险为夷。”他顿了顿,有些雀跃的说:“看样子,是我多心了,你虽然是个女子,却着实胆识过人。”

  我听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夸赞我的话,急忙出声打断他:“阿藏,我不是故意要出去的,诩娘的身子被人放了烈焰飞虫,引燃了床帏屏风,她的暖阁又恰好与我相连,我要是不出去,只怕这会儿你能够看到的,就只有我焦黑的尸体了。”

  允舒航闻言身子一凉:“烈焰飞虫?是有人蓄意放火?”

  我缓缓地点点头,低声道:“有人给了我一个荷包,九娘说荷包里有断梦,断梦能让生人离魂,灵魂在不知不觉就会去了冥界……”

  允舒航的手指落在我喉头的突骨处,声音都变得有些木愣地颤抖:“你……你被人勾魂摄魄?”

  我定定的看着他,满不在乎的说:“那家人死了儿子,非要我去配了冥婚,老虎不发威,真的会变成鬼的!”

  “别和我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允舒航大睁着一双眼睛几乎冲我吼出来,我眸色一沉,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道:“你小声点,我没事……我什么事都没有!”

  后来,我盯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鬼使神差的告诉他很多事,包括我在水云轩里独自一个人战战兢兢的等着他;包括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包括进入断梦……包括被阿渡告知去灵界找灵医……

  越到后面,我的声音却越来越低仿佛是在说一场鬼力乱神的笑谈。我匍匐在地面,偶尔抬眼看着允舒航却见那琉璃色的深眸之中满满的都是专注。

  “灵医后来抱走了那个孩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我有些身不由己的说:“九娘喝了好多冥酒,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允舒航的身子低低的,一双琉璃色的瞳孔紧紧的锁住我的双唇突然叹息着说了一句:“还好我来得及时。”

  我定定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允舒航突然翻身而起,撑着我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我赶上了,没有让你一个人。”

  我怔怔的看着他,突兀的喉结,琉璃色的瞳孔,无处不透出一种温暖的坚定。

  也就在那一刻,我仿佛自己身体的力量全部被抽离了,身子一软,倒在他的背脊。

  仿佛是我的错觉一般那一刻的重压让允舒航的身子沉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片刻的功夫,他腰间的佩剑蓦地离鞘,剑锋落地,发出阵阵寒光。

  “从现在起,你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他沉沉的说,你只要仔细的看着我,别让我的斗篷染血就好。

  我闻言心中一怔,贴在他的背脊道:“要开打了么?我可以帮你。”

  还没等我话音落下,允舒航的眸子蓦地森冷一片:“怎么?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竟觉得太逍遥了?”

  我抬眼看着他眸中满眼不屑一顾:“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我这一路……”

  后半句反驳未曾出口,只觉得一片白色的云朵当头而下。我的身子猛地一凝,根本来不及对眼前的少年说一句,小心。耳畔一阵冷风刮过,就听见一个兴喜若狂的声音道:“这四周已经没有路了,仔细给我搜,最好是一个死的,带回去好交差!”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