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蜀
725/1150

川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从音辽回来的舒航还来不及见我就被皇上召唤走了。

  蝶灵事件的发生让皇上他几乎忘记了先皇的死因也是件大事。

  舒航告诉皇上,毒害先皇的毒物在叉子上,不在食物中。

  “皇上是否记得,在八蒸猪上桌之前,都有宫人负责专门的试毒?”那个宫人只是在事物上沾下些许汤汁,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有他出面作证,自然排除了音辽使者下毒的嫌疑,刀叉上有毒,最该怀疑的就是把食物端进来的人。换句话说,毒是宫里人下的。

  事情一件一件的来了,我的天啊!

  让我稍感安慰的是,舒航一回来灵月就可以下床了。他可真是个福星。那个可怜的音辽使者在牢里吃了不少的苦,进去的第一天就被一百个板子打的皮开肉绽。现在总算是过去了,只是可怜的他要好好养伤。

  音辽的事情解决了,人死了,还那么不明不白,我说先皇,事情真多。

  皇上这灯不省油。放了音辽人,开审宫里人。当然没有一个人会招认。太后的一句:“先皇都死了,你们还来伤哀家的心?”没有人再敢多说什么。

  舒航终于来见我了,我顶着璃嫔的头衔接受他的三跪九叩。我的身边围满了宫人,他不敢和我牵手,不敢和我谈心,只能用微笑告诉我,他很好。我受不了这个,但我得挨过去。

  数日后,哥哥和段炼回宫面圣。他们带来的消息,蝶灵现在是一片废墟,只是在蝶灵周边的镇上,至今还有人还记得听过一首歌谣蝴蝶飞飞苍天灵灵,蝶舞九天九天同庆。九天同庆光飞蝶舞,苍天同耀,耀我蝶灵。

  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朝廷反歌。

  哥哥带回来的消息自然是可信的,皇上因为哥哥的大功欣喜异常,封哥哥做了荣康王。有了封号的哥哥更容易进宫了,可惜他并不知道我和皇上的假关系,也不知道我有心上人。

  那天皇宫安排了一场宴会,我看到了紫蝶姐姐,她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我看着她的小腹微微隆起,她告诉我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宴会最精彩的是一场炫火表演,只是忽明忽暗的火光闪的我很想睡觉。

  “姐姐,困了吗?靠在灵月身上睡一会吧?”我把身子斜着,点点头灵月轻轻的揽我入怀。之后继续欣赏表演。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真的困了。

  空气中栀子花的气味充盈我的整个鼻腔我只感觉头部被强烈的晃动了一下,隐约的听见“快!”我的视线捕捉到一个黑影:“什么人?”这一声高喊换来了大家慌乱的眼神,汪海成开始大喊:“护驾!”卫队们齐刷刷站成一排准备刀剑相向。

  “皇上,请先回宫……”

  “朕好得很,你们快去抓刺客,保护宫嫔安全!”李崇茂冲着哥哥大喊。

  “璃嫔,璃嫔人呢?”李崇茂转身,“赶快带回去!”我只觉得身子悬空,我对天发誓,我当时真的不知自己在谁的怀里。

  我就这样被抱回了宫,庆幸没有受伤。只是可怜的我还是一见血就晕。

  我还是在他怀里就这样节省了自己的脚力。宫门紧闭,人流还没有散去。因为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侍卫们有的忙了。这样的事自然不容马虎。

  “看,那上面是什么?”借着微亮的月光一位宫女有了发现。

  过去看看,几个“好奇宝宝”应声答道。

  “胡闹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他突然停住不说了,好奇心超出了理性的控制,还是决定去一探究竟。引入眼帘的那一块巨大的石头让他汗涔涔的退了好几步。石头上写着几个吓人的大字神州不灭蝶舞九天!字的下方是一个鲜红的血手印。

  “谁?不要装神弄鬼,快给朕出来!”他顿时吓破了胆,剩下的只是那些发抖的命令声。

  “皇上。娘娘还晕着,微臣请旨,先把娘娘送回雨灵轩!”这个声音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可是我现在还要昏迷一会,不能喜形于色。

  “允舒航,你先把璃嫔送回去吧!朕和荣康王还有点事要商议。”

  舒航抱着昏迷的我前往雨灵轩,没想到半路又遇见偷袭的黑衣人。不过这一次他的收获不小,因为他的叶影飞刀让黑衣人挂了彩。

  认识他那么长时间他的叶影飞刀一直是我安全的保证。而这一次,他的刀上染了一个敌人的血。看着那个黑影一窜而出,这次的目标有些眉目。我们要找的是一个腰部受伤的黑衣刺客。在整个皇宫找一个腰部受伤的人自然是容易的,难就难在舒航不知对手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我说,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一点也不像我们的作风。

  “雨儿,你醒醒,我们到了!”舒航轻轻的拍着我的脸。我咯咯直笑。其实在他把飞刀发出去的那一会儿我就醒了,我只是想要在他的怀里多躺一会。

  “蓝鸳儿你耍我!”琉璃色的瞳孔中飘过一缕宠溺的神色,允舒航的语气有些玩味,他轻轻的夹了一下我的鼻子,脚步却依旧是那样的四平八稳。

  过了一会,他呼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声对我抱怨:“你倒是清闲,这段日子重了不少。在我怀里躺了那么长时间我的手臂都麻了!”嘟着嘴把我丢到床上,看着他可爱的样子,我心下不由一阵噗嗤。

  “姐姐,小心隔墙有耳!”灵月看着我和书航的样子,笑着提醒我。

  我推开和我相差0.1毫米的舒航,心里莫名的失落。还差0.01秒,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

  “娘娘,我先回去了,皇上还要等着我复命呢!”舒航冲着我浅浅的一笑,转身离开。

  自从我们回宫皇上对对舒航彬彬有礼,先皇的事情虽然没有水落石出,但也没有牵连他了。他回到皇上御赐的清心台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离宫不远,但还是在宫外,舒航一个人让我着实有些挂念。

  在回头说件让那人心烦的事情,遍寻不着的黑衣人让大家很是担心,太后不能安寝。那天我们一起在月灵儿宫中用膳,月光很好,远处还传来几声婉转的琴音。

  是谁在弹?不知道只是琴音让人忘乎所以。正当所有人沉醉琴音时,我突然看见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但我什么也没有说,我没有把握,计划着引蛇出洞。晚膳后,兴致极好的月灵儿说要在院中舞蹈,于是,众人饱了眼福。有舞无歌是一件憾事,我随手摘下一片叶子和着月灵儿的舞步吹奏起来。她跳的兴起还不忘一些特技动作,正当这时,前往太后宫中请安的皇上刚好路过。“丫头,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收一收?好歹是个公主,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起舞来了?”大概看着我和的很好,李崇茂说着眉眼间全都是笑意。

  “灵儿参见皇帝哥哥!”一个转身,她收的自如。

  “皇帝哥哥,不如你和皇嫂跳一支舞吧!”说话间,月灵儿冷不妨的把我往李崇茂的怀里推。

  “胡闹,朕好歹是一朝天子,怎么可以……”

  “哼,一朝天子?”远处传来发狂的奸笑一回头却不见人影。

  “谁,谁在那里?”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怪声吓了一跳,“李崇茂,你记住神州不灭君位无常!”我的天啊!这个声音是——黑蝴蝶!那个受了汤漷之刑的女子,早就去阎罗王那里报到了!她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站着,这一切不是假的,除我之外还有数十双眼睛盯着。

  皇上狠命的拽了一下腰间的鸳鸯佩,手肘的青筋暴起:“传旨荣康王,带领侍卫加强宫中寻卫!”皇上的语调阴森,有些吓人。

  还好,我这一次没有见血,只是双脚变得行如挂铅。皇上直接回了霜飞殿,几十个内卫跟在后面,我被月灵儿陪着进了镜月宫,今晚我先和月灵儿挤一下,总比吓破胆要好。

  皇上因为蝶灵的事情病了,变得神情恍惚。但他依旧坚持上朝,他说一定要把黑手抓出来。没有人敢在把木牌丢出去,被青缎子包裹的木牌现在回到了太后手里。她说皇上初登大宝身边见不得这东西。

  这几乎变成一件鬼上身的奇事,因为我清楚的看见黑蝴蝶已经死了,冷灵子也被蝶灵的秘药弄的毒发生亡。在他死后不久冷傲也因反叛被诛,当时的冷家女儿冷琼因为和我交好,被我力保无事。先皇只是把她和冷夫人废为庶人,终生不得进入长安。冷夫人对先皇的大恩感激涕零,于是落发出家。至于我最大的敌人高承宗,你大概以为他人间蒸发了。这段时间我只顾着自己忘了告诉你,高家父子现在川蜀一带,皇上下令他们治理川蜀民乱,过几天他们就该荣归故里了。

  他们的速度比我想象的快得多,两天后的清晨,我从镜月宫出来,汪海成最犀利的高八度喊声抨击着我的耳朵——“高将军回朝!”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