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1117

  我  夜晚的我睡得昏昏沉沉,猛然间闻到股一子淡淡的香气,很熟悉的味道,但却半天想不起来。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点起了帐篷里面的烛火,我朝外面大喊救命,这时的我感觉全身没有力气,但奇怪的是周围没有一丝人声。我挣扎着想要往外跑,但很快跌倒在地上。

  耳畔蓦地传来一个清冷肯定的人声:“不要在浪费时间了,这是殿下给男子配制的梦靥香,现在帐篷里的所有男子全部睡着了,方便我更好的带走你。”我熟悉这个声音,就是那个欲罢不能罢的杀手。为了保持清醒我拼命的用我的左肩撞击床沿,这会先不要管痛不痛,留下点什么再说,那个身影出现了,穿着我熟悉的黑斗篷:“知道我为什么没事吗?”他从屋顶飘然而落,“因为我有这个。至于你不要这棉花也不会丧命,因为你是女子。”

  “你是他的杀手?这一次是要把我俘虏了去见他?”我睁着一双眼,眸底带着些许的戒备与不干:“你怎么知道,我一定逃脱不了你们的掌控?”

  我的话音落下,黑衣男子的容色却没有半分的惊诧,他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我,直到沉浊的气息慢慢的环绕在我的四周,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又好像是一个始终被丝线牵引的傀儡的机械性答复,他看了我一眼,即便我的脸颊还带着绝不回头的桀骜,他却早就胸有成竹似的,一眼把我望穿。他就这样看了我片刻,神色恢复平静的清冷,一字一顿却不失恭敬道:“我们认识,所以我不来硬的,殿下说你一定要被带回去。您放心,他们可以安全的度过十二个时辰,如果在这期间没有什么惊扰的东西,他们一定会睡得很好。”

  他轻描淡写的话语我的内心一惊,“李崇茂你真无耻!”

  心下暗咒还没退却,我只觉得一股大力涌向腰间,下一秒,黑衣人灵巧的转过身,足尖轻点,我就只留下了风吹耳畔的声音。不用多解释,我又被抱着飞走了,突如其来的一丝腾跃,让我心下如同落雷。

  不是我自愿的,这一次是被劫持的,李崇茂临走的话我记得看样子我们又要见面了。当我被带回唐营的时候,侍卫宫人们齐刷刷跪了一地。高喊着:“王妃千岁千千岁!”我环绕四周轻声道“不错嘛,那么长时间不见了还有人记得我!”我原本说过,不再和皇室e扯上任何关系但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好先用身份把他们压住委屈自己在做一天了。“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还不赶快放了我?你们的殿下呢?那么五花大绑把我接来不是为了让让我做客吧?”

  话音刚落,我听见身后传来命令似的一句:“绑来的?谁允许你们这样对待王妃?盘龙你办的什么事,还不快把他们带下去!”刹那间军营散发出一种冷寂的气息,整个营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被我说中了不是?”他仰着头骄傲的朝我微笑着。我看着他的背影一步步走近我,竟然冒出一种陌生感。“”这就是你要的答案?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是你想到了办法对付我,还是准备故技重施的占有我?还是想拿出你的储君身份直接对我五花大绑?李崇茂摇摇头,“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王妃。”“父皇已经病危了,我是他钦点的大唐储君,等不了多久我就是大唐的皇帝了。”“到时候的你将会是我唯一的王妃。”我轻蔑的一笑:“是吗?真的是吗?是现在的我吗?”

  他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没有说话。许久才长叹一声“上官雨儿,你要知道你爱上的是大唐储君,有的时候对皇室的牺牲是无可避免的。但你现在好好地,就把之前的事情给忘了吧。”“忘了?你要我忘了什么?是忘了你的王妃曾今被荣澜当成礼物,忘了温王殿下对我的高意浓情?”“你手臂上的伤口大概不在了吧?或许,再也不存在了。那一次的割肉救命让我看到的不是最真实的温王殿下。”他会顶着父皇的头衔说要杀我,会找一个陌生的男子把我玷污……“上官雨儿,你要知道你爱上的是大唐储君荣澜的和亲可以给我们争取足够的兵权。我这么做是因为我了解没有一个君王可以接受一个已经失节的王妃,到时候他们就会重新把你遣送回来。”李崇茂莞尔一笑:“至于我,无论怎样的你我都可以接受。”我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瞟了他,目光很快收回。我想这才是一个君王另一面的虚假。

  昂起头,眼光和他正面交集。“温王殿下我还是习惯这么叫你,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当你让我受伤那天开始,我们就不再有任何关系。”我不是一个追逐浮华的人,不希望自己卷入这场皇室的纷争里。李崇茂沉默了许久,怯声问道“上官雨儿你不再爱我了吗?”我看着他的脸,痛苦一笑“我承认我爱你,深深深深的爱过。”李崇茂欢愉的笑着,“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我就知道!”我慢慢后退,“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爱的是大唐的温王李崇茂,不是现在的储君。”

  “知道吗?我必须鼓足勇气才可以和过去的你彻底告别。”听了我的话,他有些激动:“雨儿,我还是原来的我。”

  “是吗?真的是吗?”不已经不一样了。当你决定把我当作礼物送给荣澜的时候,当你的杀手拿着剑把我划伤的时候,当你的替身决定把我玷污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回不去了。”

  “雨儿我……”“我是多么不希望这一切是真的,但摆在面前的一切由不得我不信。”“还记得你留给我的那个谜语吗?我猜出来了。他是天子的第四个儿子的杀手,应该就是你说的盘龙吧?”我开始机械性的往前走,手里攥着的是允舒航的那把竹柄小刀。当他发狠做这些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后果,“我现在必须马上回去,你最好不要阻拦我。”我知道我这一次的举动彻底瓦解了他最后的底线,作为战争的主心骨的上官家一定会被我连累。我允许自己流泪,在我出了唐营之后。

  奇迹般的发现,我到达音辽军营的时候,允舒航正在营帐外等我,我顿时感觉接近崩溃,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下子把我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我们一直都很帅性,从来都是走一步算一步,“我知道你不可能再回去,做好蓝鸳儿,一切我来处理。”我静静的靠在他肩上,是的,现在只能把一切交给他了,我选择信任他,现在这是我除了听天由命唯一可做的事。只要不让我回去怎么都可以。那个晚上我被他的一个飞身带上了房顶,安逸的陪着我仰望天空。空气很清新可以看到满天星星,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允舒航带回营帐,只是清晨,我看见已经燃尽的几十根蜡烛,为了让我安静的睡着。

  我和几声悦耳的鸟鸣迎来了新的一天,这大概是我许久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环绕四周,一种从未有过的沉寂,我没有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于是开始高喊他的名字,但却听不到一丝回声。慢慢的走出营帐我才发现,我面对的状况比我想像的严重很多。帐外的士兵全部昏倒在地。我的天啊!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尝试着在周围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帮我解开疑惑,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庆幸我在尸体之中没有找到允舒航,微微一笑我开始沿路寻找他。我知道现在的他一定是一个人呆在竹林里那些昏倒的士兵都是他的兄弟他是绝对不可能不管的。不过这一切着实发生的太突然,完全……我突然开始一个劲狂奔对啊,盘龙说过他们可以维持十二个时辰。我是昨晚子时回到营中,按理说这药效应该早过了,可为什么他们一堆还是齐刷刷的睡着。我沿路一直走进竹林,恍惚中,远处传来几声鸟叫。这倒也不稀奇,四月份正当时百鸟争鸣。我埋头只顾走路,突然袭来一阵寒意抬头一看,一直布谷鸟正在头顶的天空飞旋。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一句这样的话:“遇上布谷鸟,霉运跟着跑。”看样子我你是要小心一点了。脑子里这么想着,脚下步伐也加快了许多。竹林苍翠的很,我一路寻找允舒航,却没有看见他的半个人影。我叹了口气,埋怨他离开也不打声招呼。

  倏尔,林间传出清晰的悉索声,还没等我伫定,一个转身之后几个黑衣人窜出来“奉殿下之命抓活的!”我这下子蒙了,孤军奋战没有一个可帮忙的。要论打我一定输得很惨。该死的李崇茂玩了那么长时间还没玩够,看样子是我们两个面对面摊牌的时候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