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清雨心下知(四)
568/1150

天明清雨心下知(四)

  很难以置信的,我居然是从哥哥的口中听到了有关父母亲之前的“白糖糕情缘”。

  我诧异的抬头看着他:“大哥,那时候的你不还只是个孩子么?“你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哥哥点头优雅一笑,“我再怎么的,也比你早生了几年,这些事,自然是知道一点的。”

  随着哥哥的话音落下,我顿时觉得心中升起一抹哀怨:“这算个什么事,不就是比我早生了几年吗?可是母亲向来是对磐吉只字不提的!”

  哥哥没有再反驳我,只是低声的说了一句:“丫头,你还记得多少事?”

  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让我顿时有些蒙圈,我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我该记得多少事?还是,我该忘记多少事?”

  哥哥的神色闪烁了一下,伸手勾了下我的鼻子道:“你少贫嘴,总觉得你这一次回来,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我看着上官朗一脸平静的神色,刚心下猛然一阵悸动,没错,我也觉得我自己最近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脑子里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的画面,还有一个黑衣白发的耄耋老人……

  可是,如果我把这一切告诉他,他会不会相信呢,又会不会觉得我是睡觉睡的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修仙问道的美梦而已?

  这一切,我真的不知道。

  抬手指了指在窗前的床榻熟睡的女子,哥哥低声问道:“你告诉我,母亲和你说什么了?”

  时间静默了一瞬,我垂眸看了一眼哥哥,柔声说道:“她真的什么也没有说,我来到她房中的时候,她让我吃了几块白糖糕,然后……”

  我的神色突然间一沉,电光石火的转瞬突然道:“对了,她似乎提到了一个绣花样子,说是要给我入宫时做双绣花鞋。”

  哥哥的身子在我话音落下的那个刹那猛然间剧烈颤动。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急忙飞快地扶住他的胳膊道:“是啊,绣花鞋,听母亲说,还是用汉白玉做底的。”静默了一瞬,我转身悠悠开口:“哥,怎么了?”

  上官朗的视线没有再落到也得身上,手臂却不知什么时候被那个俊朗的少年越抓越紧,他背对着我,声音低而沙哑的问我道:“你还记得云幽山庄么?”

  我的眸光微微暗了一下,只是回忆了一瞬,便肯定的对哥哥说道:“云幽山庄,我去过的,当时我和白丝带,还有冷大哥一起去云幽山庄救月灵儿公主。”

  哥哥想了想,似乎陷入了更加深沉的回忆,片刻之后,他突然抬头问我道:“白丝带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我在心下祈祷着开口:“当时他救我的时候,身上穿了一身的白,解决敌人的武器刚好又是丝。所以……”

  “所以你就叫他“白丝带”?哥哥哑然失笑,你这样称呼人家,人家不会生气么?

  我的眸色微微一闪,立刻装出一脸的无辜道:“别再取笑我了,我这不是不知道恩人究竟是谁才用了一个临时的称呼么?”

  我顿了顿,“如果将来有缘再见,我自然会问问清楚的。”

  须臾的光景后,哥哥见到我这一副决然的神色微微的点了点头,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我的掌心道:“记得一定要问清楚,我们上官家,从来不会欠别人的。”我的目光飞快地扫过那个眸色深沉的男子,低声到:“那是自然的。”

  话音落下的刹那,我看着那一双闪着碎芒的深瞳渐渐的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从很早就已经知道那个来自音辽的男子究竟姓字名谁,只是我十分郑重的答应过那个琉璃色瞳孔的男子,绝对不会把他的名字轻易透露出去。

  所以,无论我面前的是什么人,只要是和允舒航有关的事情,我必须得装出一脸的无辜神色,一脸平静的告诉自己:“我不认识那个人。”

  至于哥哥口中所谓的“不能欠人情,”我就只能心下默默的掰着着手指数一数,看看那个身姿灵动的音辽少年究竟救了我多少次,又有多少次,我在他的一声令下,蓦地把自己稳稳当当的藏进了他雪白的斗篷里。

  然后悄悄的告诉自己说,“上官雨儿,倘若按照古代的规矩,你可就……”

  “可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

  

  其实当我面对的那个人是上官朗的时候,我曾经纠结过要不要对他如实相告,可是在下一秒,我还是选择保了允舒航,毕竟他的那个百家姓中无迹可寻的姓氏,还有那身上永远退不掉的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道,这样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已经在心中向着佛祖祈祷了千百遍,我是出于对朋友的承诺,佛祖倘若知道了,千万不要责备我才好……

  良久之后,夜晚的冷风之中似乎多了几分冷寂的气息,我和上官朗已经离开了母亲的窗前,并肩走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之中。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渐渐的觉得眼底猛地升起点点困意。

  我努力的甩甩头,回身看了一眼上官朗,他的脚步突然平稳的走在夜色里,突然间开口对我问道:“丫头,你害怕么?”

  我不知道他突如其来的一句害怕究竟是几个意思,四下环绕了一番,想着他大概说的是这样深沉的夜色,又或者说,夜色的深沉之后隐藏着什么其他的……

  我没有再多想什么,脚步还没踏进院子,突然听到了假山后面的一阵窸窣,我下意识的转了个头,全身的神经都在紧绷着,清润着喉咙喊了一句:“香儿?”

  假山后面的人儿没有回应我。

  我脚下的绣屡落在鹅卵石路上,声音清脆入耳,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

  黑漆漆的天幕之下,那些该沉睡的都睡得安稳,该放下的放的彻底。要不是身旁偶尔可以听到一个男子沉默的呼吸声,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再不回去,天就要亮了。”上官朗低哑着声音说道,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后脑勺上。

  我的身子微微一动,吐着舌头说:“都知道那么晚了,为什么还要送我呢……”

  话音方落,身后不远处的假山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石子落水的声音,下一秒,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感觉左肩一阵刺痛传来,我大约也顾不上这些,直接一个猛子扎进了夜色之中。

  我飞快地跑,心下却越发的不安起来,我祈祷自己是停错了,祈祷在这样的一个深沉的暗夜不会再有除了我和上官朗之外的第三个人……

  “雨儿……”

  男子的声音还在耳畔急促的响着,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低声的祈祷着,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当我的双脚站在假山后面的山石上的时候——

  “上官小姐果然是慈悲心肠,即便知道危机重重,还是来了啊!”

  眼底凭空出现了一个身姿矫健的黑衣人,他的半张脸被黑布遮挡了,穿着夜行衣,浑身的杀气挥散不去……

  我蓦地咬破了嘴唇朗声问道:“阁下难道是来娶我的性命的?”

  来人闻言朗朗一笑:“你觉得呢?”

  “再怎么说,雨儿如今还是丞相的女儿,虽然不甚受宠却也是嫡出子女。”我顿了顿,看着黑衣人狞笑的眼睛道:“倘若阁下在这里解决了我,只怕……”

  我的话还没有落音,就听见来人的笑声顿时如同雷震,“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你,夫人说过了,倘若伤了你一星半点儿,我们可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黑衣人的话,让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是夺命的杀手,不至于死的不明不白了……

  心中放松了些许,自然也就要想办法脱身,我悠悠缓缓的叹息了一声问道:“这黑灯瞎火的”你们也全都是奉命形式,不知贵府夫人想要雨儿去做什么?”

  黑衣人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伸手猛地在腰上拉了一下,霎时间,一道绚丽的紫光照亮了我的眼睛……

  我咬着嘴唇,顿时觉得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缓缓地靠近,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而愉悦的女人的声音:“雨儿听话,为娘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的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我诚惶诚恐得将身子缓缓地探出去,想要触碰一下方才那个叫着我名字的女人,她在叫我,他叫我雨儿……

  四周寂静的有些可怕。就在那刹那,在我的双手伸向那一抹虚无的冰冷的瞬间,我突然感觉有一个身影迅速的来到我的身边,他不由分说的抱住我,稳稳的在半空之中旋转了一番,低声吼道:“我是不是同你说过,千万不要乱跑,府里的鬼还没抓干净,你是想死于非命吗?”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我的身子顿时一软,片刻之后,男子突然大手一挥对着虚无的空气喊到:“高夫人幸苦了,舍妹承蒙错爱却不能相合,还请你们把夫人安全送回府上。”

  我被怔的一时无话,却听见男子无比淡定的开口道:“怎么,要我送你们一程?”

  男子话音落下,我只听耳畔一阵清晰的刀入骨的脆响,却连什么武器都没看的真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中的。似乎被一个脚步走的四平八稳的男人抱着,昏昏沉沉的放到一处柔软的榻上,夜色之中的他没有影子,只余一声悠长的叹息化入风中:“即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还是会遇见鬼。”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