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归尘寂无声(五)
637/1119

流光归尘寂无声(五)

  耳畔尖锐的针尖落地的声音夹杂着泼辣的北风呼呼的吹在白蝴蝶一样的偌大的斗篷上。

  我的头颅没有被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禁锢,却依就是神差鬼使的不敢动,鼻腔之中散漫的花香味道叫不出名字,我半闭着眼睛,感觉那穿着白色斗篷的少年正在急促的呼吸着,我想,这是又要开打了吗?方才好像还有个少年告诉我说:“你不能躲,用你的那个什么拳去……”

  言犹在耳,白色的斗篷却还是从天而降的猝不及防,那琉璃色的瞳孔只紧缩了一下,轻轻的说了句:“进来。”

  然后,我的身子就在那电光石火的飞旋之间蓦地悬空,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颜色,耳畔的撞击声冰冷而决绝。

  我心下默默想着,这个来自音辽的男子,也许在危机降临的那个瞬间还是想到要如何的怜香惜玉,毕竟我是天子名册的女子——最倒霉的女子。

  我的身子被悬空了好一会,白色的身影却没有停下动作,隔着偌大的斗篷,我看不到少年的面部表情,只是觉得鼻腔里那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不知何时深了几分。

  我的鼻腔变得越发贪婪起来,嗅着那一股子让人心醉的清甜,心下却不知为何隐隐察觉到一丝古怪。

  终于,我耳畔的声音如同裂帛。

  我心下一个咯噔,手指轻轻的触摸在那依旧挺拔的背脊上,喉头低哑道:“阿藏……”

  阿藏没有回应我。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男子冰冷决绝的声音:“黑耀,快!先找个肉垫来!”

  鼻腔里渐渐闻到了一股子腐肉的味道,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毕竟我现在是躲在阿藏背后的,他穿了一身的白,这要是万一弄脏了,还要花时间找水去洗洗干净……

  这样想着,我即便是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也要忍住。

  腐肉的气息越来越浓,我咬着嘴唇听着冷子君用温柔至极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好孩子,接下来的一切可全都要靠你了。”

  我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冷子君的意思,是要把我们这三个大活人的生死存亡交给一只贪吃的乌龙子么?这似乎有些太看得起它了,其实它就是那一只被狐狸欺骗过的可怜虫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并不是每一只乌龙子都是那么笨的,偶尔孕育出来的,也许会成为奇葩鸦,然后,就变成了冷子君口中不会忘记见过的每一张脸的时间的活相机。

  黑耀就是那样的存在。

  于是,冷子君才如此放心的叮嘱它。

  再后来,我听见了黑耀胜利者似的欢叫声,听见锋利的针尖刺入了皮肉的声音,可是,我的耳畔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呻吟。

  就在那个瞬间,我的眼前终于重新又见了天光,我惊奇的看着那个清冷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正用他那银蛇一样的白色丝带把那些早就死透了的尸体悬吊着,来回的摆动,看这样子,甚是吓人。

  又过了一会儿,我清楚的看着尸体上多出了许多蜂窝一样的小孔,允舒航若无其事松开了束缚尸体的丝带,一脸淡漠的看着冷子君。

  我看着那被折腾的软趴趴的尸体,终究于心不忍道:“人都已经死绝了,你们这是要唱的哪一出,不能让人入土为安也就算了,还拿着死人当靶子用。”我心有戚戚道:“没人性啊,没人性!”

  我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见一个身影风一样的来到我的身前冷冷道:“入土为安,当日倘若真的把你入土为安了,现在的你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看着那双冰苦寒潭的眼睛心下一凝,眼前的少年居然翻开了我的穿越史,可是,可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该靠着运气么,谁要我当年阳气繁盛,华丽丽的来了个诈尸呢?

  可是眼下被那“暴雨梨花针”折腾的千穿百孔的男子只怕没了我的运气,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一个天雷地,吃火什么的,好好的送他一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