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云谍照影伏生(九十九)
341/1148

祭云谍照影伏生(九十九)

  就在我觉得我浑身的汗毛都要因为这个蓦地出现在我眼前的红色圆圈而颤栗的时候,灵医却一脸平静的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在烈影的脑后拍了两下,烈影的身子猛地一阵吃痛,喉头呼噜一声,就没了声响。

  我对发生的一切究竟为何浑然不知,只伸手时不时的握住允舒航的手腕,我要感觉到他的脉搏有力的跳动在我的指尖,感觉他身上那一股子我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恢复越来越浓烈,我才能真的心安。

  沧幽的沙漏依旧在我的头顶不知疲倦的走,我看着眼前的灵医伸手拖住烈影的头,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带着她走进血阵之中。

  我看着那个美丽的女子,面上毫无生气的枕在灵医的臂弯之中一头黑发如同海藻一般垂落下来,有几缕发丝隔着灵医的手臂贴着灵医,我看着灵医怀中了无生气的烈影,声音有些颤抖的飘忽:“她……她是真的还活着?”

  允舒航的视线从幽暗的沧幽收回来,没有,一个正常的魅她能够根据情绪和内心的变化,幻化出希望幻化的模样,眼前的烈影,正在根据灵医的需要努力的幻化,等到他的幻化完成,我们也许能够知道更多的事情。

  允舒航的话让我仿佛在听一个事怪近妖的故事,我垂眸看了一眼,目光沉寂的落在烈影的身上,看着她几乎透明的身体,一点点的靠近了那个鲜红的血阵。我看着那个透明的在血阵中间的身影,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允舒航见状一声惊呼,急忙伸手将我的手掌挡回来。

  我被他一掌落下退了半步,惊讶道:“阿藏,你……”

  允舒航没有开口,只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看了半晌,见到手掌没有破溃,也没有异常,这才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点着我的额心道:“你呀,千万不能好奇心太重,保不准一会儿又碰到什么,就连我也救不得你。”

  我定定得看着那琉璃色的瞳孔,瞳孔深处是他给我的一身流光的白,我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手,微笑着道:“没关系的,阿藏我是真的很好啊!”

  他平淡如水的眸子落下来,声音却是犹如堂风过隙:“如此便好。”

  他轻轻地一句“如此便好”让我的心头如同一道暖流化开,用力的眨了眨眼这才蓦地想起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我转过身,仰头看着他认真的问道:“阿藏,你告诉我,你究竟是拿了什么和灵医做了交易?”

  清秀俊逸的少年在我的声音中转过了身子,我看着他的唇边带着笑,头一点点的低下来,很快,他温热的唇瓣张合着,有温热的吐纳散在了我的耳珠,他的声音轻轻地,带着一贯的戏谑“小丫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不!”我蓦地睁开眼睛大声道:“我想知道,请你告诉我!”

  允舒航低头,伸出一根手指支起我的下巴笑道:“我告诉你了,你又能怎么办?”他退了半步,冰凉的手指戳在我冰凉的腮帮子上。

  我低着头,看着他给我御寒的白色斗篷,努力而认真的说:“我……我要报答你啊!”

  允舒航闻言哈哈大笑,将原本要对我的腮帮子深入折腾的冰凉手指收回来,声音谑哑的说:“哦,你说说看,你会怎么报答我?”

  我的手指圈了两下,低着头不说话允舒航却伸手轻轻拽着我脖子上的玉佛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依言抬头讷讷半晌,他始终用那双琉璃色的瞳孔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他的指尖绕过我的发声音暖如春水:“你可千万不要说要对我以生相许。”

  我的脖颈被他扯的微痛,“啊?”一声蓦地抬起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允舒航松开了我脖子上的丝线,沉思片刻十分认真道:“嗯,好像确实是没有的。”

  我拍手对着他笑:“以生相许,这一招已经用老了,要报恩有好多种方式,偌大的一个大唐,一定有适合报恩的物件……”

  说到这里,我顿时来了兴趣,慷慨挥手道:“你别担心,等到我们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我就把你带到长安的西市,那里有大宛的宝马,有西域的香料,还有塞北的毛皮……”

  我就这样兀自的说着,允舒航也没有打断我,等到我饶有兴味的把一切告诉他,允舒航终于回过头声音缓缓地告诉我:“小丫头,这些我都不缺。”

  我蓦地愣了一下,突然间想起允舒航是一个大唐之外的人,他不是这个美丽的地方的主人,他对我说出的一切,简直不屑一顾。

  就在我沉默的思忖这个音辽少年的心思时,突然感觉腰间的一股大力涌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允舒航一股大力抱在怀中。

  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手轻轻地落在我的头顶柔道:“雨儿,无论我是拿什么做的交易,终究不是你。”

  他又一次叫出我的名字我闻言心中一沉,随之反驳道:“那是,我好歹是个活生生的人,你要是……”

  后面的一句话终究被他热切的拥抱卡在喉咙里,我原本想着告诉他:“你要是拿我做交易,我们的交情就此作罢。”

  停留在他鼻尖一寸的手指被他握住,我感觉他冰凉的肌肤荡漾在我的纹路上,有温热的气息落在我的肌肤,就在我感觉我的脸颊腾地升起一片红云的前一个瞬间,我突然听到耳畔传来的一阵噗噗声,抬起头来,就见那灵医拖着烈影的手臂,将她的整个身体悬起来。

  我惊讶的看着灵医问允舒航:“他们这是在干嘛?难不成是烈影受伤了……”

  允舒航抬起头,突兀的用一种为什么放弃治疗的眼神看了我许久然后眨巴着一双琉璃色的瞳孔认真的说:“姑娘可还记得,男女授受不亲?”

  我的瞳孔收了一下,却未曾料到他会同我如此一说,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稳住他微微颤抖的身子,我仰起脸沉思道:“不瞒公子,小女子现下还当真是授受……”

  我一面说着话,一面抬起头看着他的反应,有细密的汗珠顺着他的额角流下来,我伸手团住他的身子,这才突然间想起允舒航方才同我说起:“丫头,你需要撑到午时。”

  我将手掌缓缓上移,最后落在他的肩头,紧紧的攀附,他的身体在抖,我贴着他的耳朵说:“不妨事,阿藏,你就不要总想着男女授受不亲了,我……我是一个没有及笄的姑娘,自然没有那么多的礼数。”

  我顿了半晌,怕他依旧不信任我,于是拍着他的肩膀道:“大不了,大不了你就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女子,你把我当成拐杖,当成一个支撑就好。”

  站在我身旁的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垂眸看了我一眼,然后沉思片刻撑着头,笑着看着我。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眼神看的莫名,却还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阿藏,你别磨蹭了,在这乌漆麻黑的地方呆的时间长了,你就不怕得幽闭恐惧症?”

  说罢,我还没等到允舒航开口回答,就已经撑着他,想要一步步走出沧幽门。

  时间已经不早,我饶有兴味的回头看了一眼灵医,却见他一直在绕着那个巨大的血阵却根本让人猜不到意欲何为。

  我看到烈影透明的身体悬躺在血阵中间,灵医手中的丝线来回的在她的身旁摩擦。我看着已褪去了裙摆的烈影,透明的就像是清晨落在菏泽上的一滴露珠,在空寂的沧幽之中烈影的身影就像是一朵透明的霜花有些萧条。

  我看着幽暗莫名的沧幽低声问允舒航:“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灵医他不是治病救人的吗?他这是在做什么呢?”

  允舒航闻言微微一笑道:“没错,他的确是灵医,可是他说他过了须臾的百年只管灵界。他也说过他在人间呆的时间不能太长的!”

  我闻言猛地一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心里一阵低呼:“难怪他一直在看时间。”

  想到这里,我苦着一张脸抬头问允舒航:“我们现在怎么办?”

  允舒航却还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的样子,笑得舒朗:“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收了你的银子,收钱办事是天经地义的!”

  我闻言心中一阵愤愤,剁脚道:“嗨呀,不对的他的确收了我的银子没错,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沧幽门这个鬼地方,更别说沧幽们之外的阴九娘了!”

  正当我正在努力的想着九娘现在一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允舒航看着那 红圈半晌却发出了一声叹息。

  我在匆忙中抬眼看着他,本想说我想起来九娘有人照顾的,可是当我抬起头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时,却发现那瞳孔深处是再也藏不住的阴骘。

  我看着他的那双眼,心中大为不解,他却仿佛能洞悉一般开口:“丫头,一定要跟紧我,不出意外的话玲珑血阵的主人已经和我们近在咫尺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